南风宸直接走上前,一把拎起金林的衣领。
    这样的举动,一旁的苏亦清都惊呆了。毕竟谁能想到堂堂皇子,居然自己上前对嫌疑犯人动手呢?
    原本金林以为对方是要打自己的,然而南风宸并没有,直接让他直视自己的眼睛,且带有威胁之意,说道:“你以为本王单单只找了你么?本王还记得,那鬼见愁般的女人,正在大牢里蹲着呢!既然你承认,我们一起去对峙。至于对峙完了……说不定你可以直接不用回来了。”
    听到这话,金林是真的被吓到了。
    南风宸毕竟身在高位,一举一动,一言一行,绝对是真实可以决定人的生杀大权的。
    而刚刚,他看着金林的时候,眼神中带有的杀气,如同一把利刃一般,刺窜了金林的心理防线。
    “宸王殿下……小的……小的真的错了,请饶恕我性命!”
    苏亦清听到这话,也知道是自己的门客被威胁得承受不住,想要如实招来了。
    而金林终于被南风宸松了手,才跪在地上,哭哭啼啼地述说着自己伙同鬼见愁女人一起坑蒙拐骗的事迹。
    他原来是因为钱银不够使,才踏上了这条错路的。何况那鬼见愁的女人,似乎对自己还倾心一片,只要自己说,她便愿意去做。
    这一路上,女人虽然作恶多端,实际上,大部分钱财都进入了金林的口袋里。
    南风宸不禁想起在酒楼的那一幕,当女人快要被抓走的时候,金林可是强行撇清关系的。
    女人那个时候也没有将金林招出来,想来是真心对金林的。
    然而金林呢?
    看他这后悔不堪的样子,明眼人都明白,他后悔的恐怕不是作恶多端,也不是利用女人,而是自己找错了坑害对象了。
    一时之间,南风宸虽然觉得那女人可气,但是眼前这金林,则更加让人火冒三丈,看不顺眼。
    但是金林可想不到那么多,如果不是敏锐的感受到自己的性命收到威胁,他还不一定要承认自己做的事情呢。
    他的痛哭流涕就像是个人表演一样,并没有人在意他的反应。
    只是苏亦清此时知道了事情的全过程。
    他长叹一口气,既然当初能够让金林成为自己的门客,自然也是看中他有一定才华的。
    后期金林表现的不尽如人意,他也没有强行一定要对方改变或者赶对方出门,而是在府上寻了一些打杂的活计让对方继续做下去,同时也没有改变对方门客的“尊贵身份”。
    但是眼前这个人就是这么报答自己的?
    因为他让叶灵薇受伤,苏亦清也实在是无地自容了。
    他看了一眼南风宸,说自己想要再问几句,南风宸自然不会阻止。
    他毕竟是大理寺少卿,若是这件事情可以视为案件的话,肯定是需要经过他手的。
    如此,只见苏亦清蹲下身子,来到金林身边,有些无奈道:“你为什么要做这种事情?”
    金林一抬眼,看了眼苏亦清,也不顾自己的狼狈,直言不讳起来。
    “你给我做门客的那点钱,能够干什么?去酒楼吃个两次,就没有了。苏大人,如果不是你太抠,我也不会落得如此下场。”
    苏亦清心中震动,问道:“明明一月二两银子,怎么可能不够?!”
    看着苏亦清有些情绪激动,这一次南风宸倒是罕见地宽容,上前拉住苏亦清。
    “这种人,欲壑难填,还是算了。你这样选门客实在是愧对你读书破万卷的名号,还是赶紧赶走吧。若是你还留着他,我想,监牢应该有很空闲的地方想要收留他。何况刚刚他所言,你我都听见了,都可以作为证人。我们两人说出的证据,应该足够了吧。”
    金林此时已经毫无尊严可言了,他低着头,一脸颓废的样子。
    而南风宸看着这样的金林,心下了然。
    如今惩罚这个家伙,并不能让叶灵薇变得更好,但是这种复仇的感觉,让他欲罢不能。
    “来人啊,将这个家伙拖走,教训之后直接交到官府。我向,少卿大人已经不会有意见吧?”说完,他瞟了一眼苏亦清。
    苏亦清虽然知道,若是自己的人真的被南风宸拖走,而且还是在自己家,实在是有些丢人的,传出去,多半惹人闲话。
    但是事关叶灵薇,他也只能默默看着南风宸把人拖走。
    因为自己的人伤了叶灵薇,也是他不能忍的。
    南风宸将人直接声势浩大地带到宸王府上,路上不少人看着,但是他毫不在乎。
    若是平日里这么做,多半被有心人参上一本,甚至皇兄也会有所不满。
    但是如今他这么做都是因为叶灵薇,因为伉俪情深,以南风轩的个性,也不会多说什么。
    与此同时,叶灵薇在家中也已经收到了消息了。
    甚至南风宸还让人传话,让叶灵薇出来观摩一下复仇的盛况。
    这让卧病在床休息的叶灵薇十分无语。
    明明都是个王爷了,居然还要做这等扮猪吃老虎的事情,直接交到官府去岂不省心?
    不过人都已经送过来了,也算是南风宸莫名其妙的一番苦心吧。
    叶灵薇在木荷的搀扶下,还是走出了自己卧房的大门。
    很快,门口一阵骚动。
    南风宸带着自己的“战利品”回来了。
    一进王府大门,看到叶灵薇的时候,南风宸便兴致冲冲的跑过去,兴奋地如同见到核桃的松鼠一般。
    叶灵薇不仅扶额:“王爷,臣妾身子还不爽着呢。您这专门讲臣妾叫出来,所为何事啊?”
    南风宸似乎完全没有听出叶灵薇语气中的抱怨,兴致勃勃地说:“本王今天来给你报仇了,你看看,这是谁?你想对他做什么都可以。”
    说完,南风宸给自己的下属使了个眼色。下属心领神会,直接将五花大绑的金林推上前。
    叶灵薇自然是认得对方的,但是对于为难对方这件事,她可是没有半分兴趣。
    所以她只是摆了摆手说道:“做什么都可以?这样的话,臣妾希望放了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