绮烟阁
    “什么,别的人去都被倩秀轰了出来,只有夜倾城去,才没有被轰出来。她倒底给她使了什么迷魂计?”赵绯绮皱眉想着。
    “娘,这个小贱种怎么现在居然得到姑姑的喜欢,她现在在王府里可以嚣张了。”夜萱馨恨恨地说道。
    “馨儿,你别急,咱们必须得先查清楚,她去沉香榭做了些什么?”赵绯绮说道。
    去探听的丫鬟很快就回来了。
    “她每次去都会去小厨房。”
    “她去小厨房干嘛?”
    丫鬟摇头。
    夜萱馨走上前来揪着丫鬟的头发,说道:“你摇啥头呀?赶紧去探探她都在里面做啥了?”
    晚荷洲和秋韵院的后又去探了几次,都没有探到点有用的。
    风眠轩
    冰儿对夜倾城说道:“郡主,你的保密做得真好,我打听道他们硬是什么都没有打听出来。现在都在他们各自院里急死了。”
    夜倾城笑笑,说道:“姑姑的胃需要慢慢养,若是被他们得知,指不定找些乱七八糟的,伤了姑姑的胃。”
    嫦儿进来,说道:“郡主,现在整个夜王爷府里的人见着咱们风眠轩的人都恭敬得很呢。”
    “哼,可以好好的静两天了。”夜倾城说着,脑海里浮起轩辕拓的笑容。
    “王爷。”冰儿突然说道。
    “冰儿,你怎么知道我在想……”夜倾城转过脸去,正好看到轩辕拓的一张俊颜凑了过来,她看到他的眼睛里全都是她,周围是闪耀的光点,非常漂亮而迷人。
    “你在想我,对吗?”
    “我哪……”
    “我也在想你。”轩辕拓拉着夜倾城的手,说道:“几天没有见到你,怪想你的,送给你。”轩辕拓说道,一束花园里采摘来的花出现在了夜倾城的眼前。
    夜倾城拿着花儿,闻着花香,说道:“谢谢。”
    “今天天气好,我们出去散散步吧。”轩辕拓说着,拉着夜倾城朝外面走去。
    花园里花依旧开得很好,那些花灵在花上面飞舞着,偶尔还会飞到她这边。
    “倾城,看你这么幸福,他就是你喜欢的男子吧。”花灵玉子飞到夜倾城的耳旁说。
    夜倾城耸耸肩,看着前面这个拉着自己的手的男子的背。他的背特别宽广如海,他的身形高得如高山。
    “倾城,他也很喜欢你哦。”玉子停在半空,停在夜倾城的耳边,说道。
    “他是喜欢我呀。”夜倾城甜丝丝地说道。
    这时,轩辕拓转过身来,搂着夜倾城的纤腰,说道:“我喜欢以后每一个日子都能与你这样手牵手。”
    两个人面对面,看着对方,光线在他们的身后形成了两道特别好看的人影,也将夜倾城脸上的皮肤照成了半透明的,上面的细小的绒毛也清晰可见,水润柔软得好像婴儿的肌肤。
    轩辕拓慢慢地靠近夜倾城,看着他的半透明的皮肤,说道:“你真美呀。”
    旁边的玉子“嘻嘻嘻”地笑着,说道:“他动情了,我闻到他身上的动情的味道。倾城,你真幸运,找到一个最爱你的人。”
    夜倾城侧过头去看着半空飞着的玉子,瞪着水灵灵的眼睛看着她,似乎在问她难道没有找到吗?
    玉子摇摇头,说道:“我曾经遇到一只非常帅气的蝴蝶,每次他来,我都用力地散发着花香,等着他来采摘,当他来到我的花旁停留的时候,我都特别开心。我以为他会一直停留在这里。可是有一天他和他的同伴飞走了,他们一起化作两缕星光消失了。我那时才知道他每次来采蜜,都是为了治疗他的同伴。”
    玉子说完,神色突然变了,像是受到极大的惊吓,说道:“快跑吧,这股嫉妒的怨念太厉害了,我要是沾上了,我的花体肯定凋零。”玉子说完就消失了。
    夜倾城微微侧过脸,看到夜亦娴阴沉着一张过来。
    夜亦娴看着夜倾城的背,恨不得一口吃掉,这个小贱种。继而她的脸上是满满的柔柔的笑意,笑得就像一朵小绒花一般可爱,让人喜欢。
    夜倾城看到夜亦娴这个样子,晃的一眼还以为自己是看错了呢,又看向自己身旁的轩辕拓,这张脸真的是勾魂摄魄。看到他的眼里只有自己,就算夜亦娴的脸上笑得能开出朵花来又怎么样。
    “倾城,这花园里的花开得可真漂亮呀。”夜亦娴说着,看着轩辕拓,想要引起他的注意。
    “二姐喜欢赏花,那边的花开得很盛你可以到那边去。”夜倾城说完,和轩辕拓并排走了。
    “倾城,你比花儿还要美,我想要天天看到你,可以吗?”轩辕拓负手而立,微微偏着头,脸颊靠近夜倾城的头发。他穿着一身白衫,腰间束着玉带,玉树临风,光影在他的周围形成非常好看的五彩光华,把他晕染得好像从天上飞来的男仙。
    夜亦娴看着轩辕拓好看的样子,看着他对夜倾城如此温柔,希望他这是看着自己,一股妒火腾起燃烧起来。她快步走向夜倾城,脸上是阴狠的笑。
    夜倾城,你很快马上就会变成丑八怪,你再往前走吧。
    他们的前方是一片刺棘花,上面覆满了倒钩刺,只要把她推下去,她就肯定会毁容,看庆隆王还怎么喜欢你。我只推说我不小心摔到了,轩辕拓不会说什么。
    夜亦娴的心里盘算着,脸上露出一丝奸笑,迈着轻快的步子冲了上去。
    “啊——”一声惨烈的叫声响满了整个花园。
    夜亦娴冲向夜倾城,轩辕拓的眼尾瞟到夜亦娴,立刻拦腰抱着夜倾城,往旁边转了两圈。夜倾城的双脚离地,一瞬间好像飞起来了一般,长发袖带随风扬起,看着满眼都是她的轩辕拓。
    夜亦娴冲到刺棘花海里,满脸满手掌,凡是皮肤露出来的地方,都被倒钩刺划剌满血口子,血口子里快速地往外面冒着血珠子。身上的衣裙被倒钩刺划剌成一块块的巾条,中衣都露了出来。
    “啊——”这一次不是惨叫,是打开噪门鬼哭狼嚎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