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以你是铁了心要参加这次群英会?”
    孔和韵认真的问。
    站在他眼前的少女点点头:“我不想碌碌无为此生,也不想就随随便便嫁给他人妻,就算是最后我不得不过这样的生活,我也希望自己灿烂过。”
    “我不想后悔。”
    孔倾城神情肃然。
    “哥哥,让我去吧。”
    看着不知世事的妹妹,孔和韵叹了口气:“也罢,去看看也好。”
    她起码有一句话说得是对的。
    人生一世,不当碌碌无为。
    “真的?哥你同意了?”
    孔倾城高兴的一双凤眼都睁大了。
    “还能骗你不成?”孔和韵哭笑不得。
    “哥你说话算话!”言罢,孔倾城扭头就跑。
    独留孔和韵一人坐在空空荡荡的大厅当中。
    “辰渊,她就拜托给你了。”
    半晌,孔和韵道。
    不知道什么时候,大厅多了一个身着紫色华服的男人,他轻声道:“她用不着本王照顾。”
    “也是,那位凤姑娘也不是什么简单人物。”
    孔和韵想起前些日子和他交手的白衣少女,笑了一下。
    几天前他放心不下妹妹,就跑到南城去看她,结果还没靠近便被一个身着白色衣裙的少女拦住了。
    “你是来做什么的?”
    孔和韵不答,想要试试妹妹的这些队友是个什么水平,于是直接上手。
    谁知那白衣少女身形轻盈,姿态缥缈,只是瞬间便融入夜色销声匿迹。
    然后铺天盖地的寒霜冻结了他所在的方寸土地。
    冷寒马上便爬上了孔和韵的后脊!
    这女子的内力绝不在他之下!
    白光一闪,寒气幻化成利刃,无声的破开空气向他袭来——
    孔和韵瞳孔一缩,伸手抽刀格挡,谁知那诡谲的内力竟然错开了他手中的神兵,直直袭向他的心脏。
    “不动明王!”
    浅淡的白色光芒在孔和韵身上冒出,抵消了凤琳琅这一招的大半威势,可就算是剩下的余威也足够孔和韵难受的了,那刺骨的寒意将他的五脏六腑搅了个底朝天。
    “不动明王?你是孔和韵?”
    那白衣女子连忙收回了手中的招式,略带惊讶的看向有些狼狈的孔和韵。
    “是”,他苦笑,“我是看倾城的。”
    女子顿了一下,随后咬牙切齿道:“那干嘛不说!”
    拍拍自己衣服上的土,孔和韵尴尬的笑了笑。
    “走吧,我们正吃碗饭,一个还能匀你一碗。”
    匀?
    孔和韵不解,结果进门就看到几个女孩捧着比她们脸还大的碗在呼噜噜吃面。
    孔和韵:……
    “厨房还剩多少?”
    回答问题的是个橙红衣衫的女子:“大概一碗吧?”
    “够了。”
    于是白衣女子带着他去吃面,孔倾城也在,只是她端的碗依旧不大,孔和韵这才吐了口气。
    白衣女子找了个小碗给他盛了些:“这些应该够了。”
    然后满是关心怜爱的问孔倾城道:“怎么就吃这么些?不要省着,想吃就吃。”
    看看自己面前巴掌大的小碗,孔和韵:……
    你怕不是把我妹妹在当猪喂。
    ·
    “下次见面就不知道是什么时候了。”
    孔和韵看向顾辰渊。
    “你留在京中,务必要多多保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