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我没有照顾好你,我把家里的管家全部都换掉了,以后这样的事情不会再有第二次。还有我们的住址也换了,我不会再让你处于危险之中。”
    他深情的眸子散发着炙热的撩人火焰,那火焰中没有一丝虚假,满满的全是沉浸在深爱里的温柔。
    “不是你的错,这都是我是注定要经历的磨难。我才是愧疚的,给你添了那么多麻烦。”
    “别说了。”顾行之突然探下头,一时间,二人四目相对,眼波流转。
    空气暧昧极了,顾行之的鼻息越来越重,越来越近,他望着眼前满是倦容甚至因为怀孕微微有些臃肿的柳溪,却前所未有地心动。
    这就是心动的感觉吗?柳溪慢慢闭上了眼睛,这一刻她再也不想欺骗自己的心了。
    “叮铃铃……”
    正当两片樱花般的嘴唇要贴合在一起的时候,顾行之的手机不应景的响了起来。
    “靠……”顾行之小声地咒骂着,二人尴尬地望向周围,顾行之急忙起身接起电话。
    “顾行之,你在哪里!”
    不出所料,电话那头歇斯底里地女声正是凌婉儿。
    “别挂电话!”凌婉儿大声疾呼着,“你听!”
    故弄玄虚!麻烦!顾行之愤怒地挂掉电话。
    此时此刻,凌婉儿站在天台上,周围是呼呼的风声,这也是她想让顾行之听到的。
    她等了一会,再度点亮手机屏幕时,只看到对方已挂机的提醒。
    很好,很好!
    看来他是真的不知道自己有多爱他。
    “再见了。”她给顾行之发出最后一条短信,拿出已经准备好的匕首,割向自己的手腕。
    “叮咚——”
    手机简讯传来,顾行之看到那令人压抑的内容还有一张血淋淋的手腕,厌恶地关了屏。
    永远虚张声势,永远以死相逼,这一贯的技俩顾行之早已见怪不怪了。
    “顾行之,我好好休息就可以了,有唐依陪着我,你要有事的话就去忙吧。”
    柳溪看着顾行之心烦意乱的样子,不禁说道。
    “没什么事,只是一些娱乐八卦的记者不知道从哪里又知道我的联系方式,给我发一些无关痛痒的消息。”
    他不耐烦地搔搔头,重新坐在柳溪的身边:“你彻底恢复健康我才会离开,在这之前我会一寸不离的守护着你的。”
    他态度坚决,柳溪感到心中一阵暖流,突然门外传来一阵骚乱。
    “你不能进去!不可以!”
    韩宇大声叫着,然而景宁浩不顾一切地冲了进来。
    “顾行之,你个王八蛋!凌婉儿在哪里!她现在在哪里!”他仿佛一直暴怒的野兽绝望地大叫着。
    “她去哪了我怎么知道!滚出去。”顾行之态度阴冷,不动声色地说着。
    “她自杀了!现在人杳无音信!你他妈还在这一幅没事人的样子!你算个什么东西!”
    他歇斯底里地怒吼,顾行之蓦地松开紧握着柳溪的手,站起身来。
    “自杀?什么意思?”
    他难以置信地打开手机,那副血淋淋的图片告诉他一切都不是装的。
    他神色慌张的站起身,要离开。
    “顾行之!”柳溪哀怨的看着他,“你要去哪?”
    顾行之意味深长地望了柳溪一眼,头也不回地绝尘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