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到叶哲这个样子说,傅贝贝有些不甘心,刚想要反驳,可是,想了想之后,便没有说话,只是将叶哲抱的很紧很紧。
    看着像是无尾熊一般,将自己抱的那么紧的傅贝贝,叶哲俊美而温润的脸上,不由得闪着一丝的好笑,他伸出手,轻轻的摸着傅贝贝的脑袋,眼底带着一丝的深沉。
    一路上,为了能够让傅贝贝睡的安稳,叶哲开车开的很慢,而傅贝贝靠在身后的椅子上,睡的也很安稳,她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睛的时候,看到的便是叶哲冷峻而成熟的俊脸,男人目光如炬的看着窗外,眼底似乎闪动着一丝奇怪的光芒,看着叶哲的侧脸,傅贝贝不由得撑着下巴,一直津津有味的看着叶哲的侧脸,却没有在这个时候,开口打扰叶哲。
    直到车子开到了别墅的时候,叶哲将傅贝贝抱下车子,看着浑身虚弱的靠在自己怀里的傅贝贝,叶哲不由得沉声道:“看你以后还敢不敢在喝酒了。”
    “叶哲,我难受。”傅贝贝撒娇的在叶哲的怀里蹭了蹭,叶哲爱怜的摸着傅贝贝的脑袋,轻声道:“知道难受以后就不要喝酒了,知道吗?”
    “嗯,只要叶哲不让我喝,我就不喝了。”傅贝贝一本正经的看着叶哲,娇俏动人的脸上带着一丝坚毅,看着少女坚定执着的目光,不知道为何,叶哲竟然有些羞愧,他甚至是不敢和这个样子的傅贝贝对视,想到自己竟然在这个时候胆怯,叶哲顿时觉得有些好笑,他揉着自己的眉头,看着傅贝贝道:“好了,我先将你送回房间,在给你熬一碗醒酒汤。”
    说着,叶哲便将傅宝宝往楼上抱,将她放在自己的房间之后,叶哲便下楼了,看着叶哲离开的背影,傅贝贝的眼珠子不由得咕噜噜的转动着,嘴角扬起一抹得意。
    叶哲弄好了姜汤之后,将姜汤装好,便来到自己的卧室,看着放在自己窗上的连衣裙,叶哲不由得有些头疼,傅贝贝就像是一个小孩子一般,完全忘记了叶哲是一个成熟的男人,她这个样子没有任何危机感的动作,不得不让叶哲一阵头疼起来。
    “贝贝,你在洗澡吗?”听到浴室里传来的流水声,叶哲便知道,傅贝贝此刻是在浴室里洗澡,他将手中的姜汤放在桌上,朝着浴室里洗澡的傅贝贝叫道。
    “嗯,叶哲,我洗完了。”傅贝贝模糊的声音从浴室传出来,叶哲刚想要离开的时候,浴室的门便被打开了,叶哲有些震惊的看着只裹了一条浴巾的傅贝贝,看到傅贝贝的样子,冲击着叶哲的身体,叶哲撇开脸颊,双拳不由得紧握道:“贝贝,你怎么这个样子洗澡,你已经不是孩子了,知道吗?”
    看着不敢看自己的叶哲,傅贝贝的嘴角微微勾起,乌黑的眸子在经过了水蒸气熏染,更是显得傅贝贝那双眸子越发的娇媚动人,她举步,朝着叶哲走过去,看着男人紧绷的身体,还有那微微颤抖的手臂之后,傅贝贝的脸上带着一丝妖媚。
    “叶哲,你为什么不敢回头看我一眼?你害怕看到这个样子的我吗?”
    他沉着脸,声音幽暗几分道:“姜汤我已经放在那里,等下你就自己过去喝,喝了姜汤之后,你的脑袋就不会这么疼了。”
    说完,叶哲举步,就要离开这个地方,一双手臂,却在这时候,抱住了叶哲的后背。
    “叶哲,回头看我一眼,叶哲,回头。”
    “叶哲,我是你的,这里是你,这里也是你的。”傅贝贝见男人依旧紧绷着身体,就是不肯回头看自己一眼之后,她没有放弃。
    “傅贝贝。”
    可恶的叶哲,她都已经这个样子诱惑叶哲了,可是叶哲却依旧无动于衷,想到这里,傅贝贝不由得检讨,是不是她的魅力不够?要不然,叶哲怎么会没有反应?
    “你太让我失望了,你这个样子放荡的举止,将你妈妈的脸都要丢光。”叶哲高高在上的看着趴在地上,满脸羞耻的傅贝贝,他说的话很重,看着傅贝贝苍白的脸色,叶哲的心底不由得闪着一丝烦闷,他举步,丢下一句话。
    “好好给我反省一下,在一个男人的面前,这个样子,这样的你,真的令我很失望。”
    “我只对叶哲这个样子,因为我喜欢叶哲,难道这个样子也不行?我想要将自己交给你,是不是就这个样子也不行?”听到叶哲这个样子指责自己,傅贝贝的眼底闪着一丝的伤痛,她咬住唇瓣,看着男人冷漠的背影,朝着叶哲大叫起来,叶哲跨出房间的脚,微微一顿,他停下脚步,看着叶哲停下脚步,傅贝贝以为男人是接受自己,却不想,在听到了叶哲后面的话之后,傅贝贝面如死灰。
    “我不爱你,我也不喜欢你,我这一辈子,只爱你母亲一个女人,傅贝贝,你要是在继续做出这种事情,以后,就不要再来找我了。”冷冷的说完这些话,也不看傅贝贝就竟是什么表情,男人已经无情的离开了房间,看着男人无情而冷漠的背影,傅贝贝的眼底满是眼泪,她抽噎了一声,将自己紧紧的抱住,放声大哭起来。
    而在门的另一边,男人听到傅贝贝大哭的声音,俊美沉稳的脸上闪过一丝的无奈,他的身子,慢慢的滑落下来,坐在地上。
    那是,楚瓷的女儿啊……
    叶哲俊美的脸上一片的阴霾,他坐在地上,看着窗外浓重的夜色,就那样坐着,坐了一个晚上。
    第二天,叶哲平复了一下自己的心情之后,再度回到自己的卧室的时候,却看到傅贝贝面色赤红的倒在床上,身上已经穿上了昨天那件连衣裙,看到这个情况,叶哲顿时惊骇不已,上前将傅贝贝抱在怀里,不断的叫着傅贝贝的名字。
    “贝贝,贝贝,你怎么了?”
    “叶哲,我不要你。”傅贝贝被叶哲这么紧张的叫着,原本迷离的眼睛,微微睁开,在看到抱住自己的是叶哲之后,傅贝贝嘟囔着红唇,看了叶哲一眼,推着叶哲的身体,朝着叶哲低吼道,看着傅贝贝不断挣扎的样子,叶哲有些无奈起来,他揉着自己的额头,强制的按压住不断挣扎的傅贝贝,脸色微沉道:“别动,我这就带你去医院,乖。”
    他用手掌探视了一下傅贝贝的额头,果然是发烧了,要不然,傅贝贝不会这么的虚弱的。
    “不要你,我讨厌你,就算是死了,我也不关你的事情。”傅贝贝看着满脸担心的看着自己的叶哲,眼眶慢慢一红,总是这样,叶哲总是这个样子对她,明明知道,他对她很好,会让她越发的不能够忘记他,可是,叶哲总是这个样子,十年都没有恋情的结果,在昨晚听到叶哲的话之后,傅贝贝已经打算放弃了,可是,为什么这个时候,叶哲竟然会这么温柔的对她?想到这里,傅贝贝不由得苦笑了起来。
    “乖,不要任性,你现在生病了。”看着抗拒着自己的傅贝贝,叶哲有些无奈,他也知道,或许是自己昨晚那些话,真的是伤害到了傅贝贝,她毕竟也就是一个小女孩,在自己这么严厉的话语之后,傅贝贝自然是被伤到了。
    “我不要你,叶哲,我不要你了,不要你了。”傅贝贝虚弱的不断的重复着,可是,最终,还是扛不住头昏眼花,最终,光荣的昏倒在了叶哲的身上,看着已经昏过去的傅贝贝,叶哲有些无奈起来,他看着昏倒在自己身上的傅贝贝,摇摇头,抿唇的站起身,将傅贝贝抱起来,便往医院走去。
    “真是的,你究竟是对贝贝做了什么?竟然会发高烧?”裴楠看着叶哲一辆慌慌张张的将傅贝贝抱过来的时候,有些无奈的看着低垂着脑袋,一脸愧疚的看着自己的叶哲。
    “抱歉,都是我的错,昨晚贝贝喝了那么多酒,又洗澡,估计是受寒了。”叶哲握紧拳头,想到自己竟然就这个样子放任傅贝贝那么难受的在房间里挣扎,他便恨不得想要将自己给杀了,他怎么可以这个样子对傅贝贝?
    “你真是的,楚瓷和傅靳寒不是让你要好好的照顾好傅贝贝吗?你就是这个样子对她的?话说,你是不是对贝贝下手了?”裴楠给傅贝贝打了一针的退烧针之后,走到叶哲的身边,伸出手,将叶哲搂在自己的怀里,一脸坏笑的看着叶哲那张阴沉的脸说道。
    “滚。”叶哲冷哼一声,一脸嫌弃的拍开了裴楠的手指,看着叶哲恼羞成怒的样子,裴楠状似有些头疼的摸着自己的下巴,看着叶哲说道:“按照我这个样子看来,贝贝真的是很喜欢你,不如你就从了贝贝吧,我知道你爱的是楚瓷,可是你要想想,你和楚瓷已经不可能了,贝贝是楚瓷的女儿,又这么喜欢你,有什么不好。”
    “她不是替代品。”叶哲淡淡的掀起眼皮,看着躺在病床上的傅贝贝,脸色微微带着一丝沉凝道。
    听到叶哲的话,裴楠的眼底闪着一丝的讶异,他原本还想要说什么的,可是,最终,看着叶哲那副冷酷的样子,却也没有继续说话了,他摇头,眼底带着一丝无奈道:“你自己好好想想吧,贝贝已经长大了,如果你真的是对贝贝没有一点的意思,最好就冷酷无情的拒绝她,要不然,小女孩可能会继续的缠着你,所以,拒绝的时候,一定要快狠准。”
    拍了拍叶哲的肩膀之后,裴楠便离开了病房,在裴楠离开了之后,叶哲只是静静的靠在一边的墙壁上,他双手抱胸,目光带着一丝疑惑和沉凝的看着紧闭着双眸,脸色苍白的傅贝贝,从某一程度上来说,傅贝贝和楚瓷简直就是翻版,每一次,看到傅贝贝,叶哲的心底都觉得心悸,想到傅贝贝的执着,叶哲的唇边,不由得泛着一丝的好笑。
    “唔。”正当叶哲想到傅贝贝小时候缠着自己的样子的时候,原本紧闭着眸子的傅贝贝,却在这个时候,睁开眼睛,她睁开眼睛,看到依靠在门边不远处的叶哲之后,神情似乎有些呆滞,可是,很快,眼底便闪过一丝的清明和决绝。
    (全书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