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了院子,想到刚才看到桌子上的两块玉佩,副将在一旁忍不住问道:“乔将,上个月苏富比两亿天价拍出的玉佩,相传被一位唐国大富豪买走了,是您吗?”
    乔铭看了副将一眼说道:“你什么时候也这么八卦了?让你查的事情怎么样了?”
    副将不敢怠慢,忙回道:“乔将,当年的事情背后比较复杂,还正在调查。您当年遇到的那名小女孩,原名许清儿,本是许家的嫡系,因为其父包养小三,丢了家族生意,被赶出许家,许家不允许他姓许,故跟了母姓,现名祁清儿,如今是许氏集团的副总经理,目前公司正在稳步发展中,不过最近似乎在招上门女婿。”
    “上门女婿?以她的身份,条件,再怎么样也不用招上门女婿吧?”乔铭冷声问道。
    回忆起当年的事,那个声音无比温柔的小女孩,乔铭心里满是温暖。
    “乔将,她似乎最近遇到了一些困难。”副将恭敬的回道。
    “既然如此,我的女人,有我保护就够了!”乔铭眼中带着寒芒,掷地有声的说道。
    ……
    乔铭站在许氏大厦的楼下,又看了一眼手里的几张纸和那份假的入伍证。
    是他让手下准备的假的资料。毕竟真的身份太过惊人。
    乔铭抬腿走进了这座大楼。
    23层,会议室。
    他环顾了一下四周,附近坐着的都是前来应聘的,一个个打扮的人模狗样,什么人都有,在位置上蠢蠢欲动。
    但在乔铭眼里,这些人都是蝼蚁罢了。
    “你们可以走了。”乔铭站在会议室里看着众人说。
    众人闻言当即大怒,这家伙是谁啊,都是来应聘上门女婿的,凭什么让我们走?
    这时,会议室的门开了,祁淸儿带着助理走了进来。
    祁淸儿脚踩着黑色高跟鞋,一身黑色的连衣裙,显得整个人干练又利落,一双性感白嫩的双腿,让人不禁血脉喷张,但是眼神冷冰冰的,一副拒人于千里之外的表情。
    乔铭看着眼前的女人,眼底闪过一丝惊艳,当年的女人,如今已经是这个样子了。
    乔铭忍不住失神,他还记得那天晚上他第一次遇见她,她看见自己难受眼里的焦急,明明是一个不相干的人,她的善良让乔铭有了活下去的希望。
    “你很美!”
    乔铭看着祁清儿忍不住脱口而出。
    祁清儿看着这个莫名其妙的男人,微微皱眉,心里想着,这那里来的人真是莫名其妙。
    乔铭越想越偏,突然想到她资料里写着她会身体不舒服。“你太瘦了,你得多吃红枣一类补血的东西,不然生理期会肚子疼的。”
    祁清儿闻言大怒,“哪来的疯子,在这乱说话,你赶紧给我出去。”
    “今后我来保护你。”乔铭看着祁清儿深情的说。
    “就你?”祁清儿打量了一下眼前的男人“还是算了吧,我的丈夫会保护我,你赶紧给我出去!”
    “我来保护祁总。”只见一个穿着黑色西装的大汉站起来开口说道。
    “我们都能保护祁总。”
    底下的人群都叫嚷着要保护祁清儿,祁清儿表情倒是没有什么变化,只是冷冷的看着乔铭。
    “那我也应聘你的丈夫,这样你没理由赶我走了吧。”乔铭笑意盈盈的看着她。
    祁清儿懒得和他纠缠,心里想着,反正一会儿把他淘汰了就像,于是给秘书一个眼神。
    秘书心领神会,说道:“开始吧,你们先做自我介绍,要当祁总的丈夫可不是那么简单的,除了学历,样貌,身高,体重等健康情况外,还要没有不良嗜好。”
    “最重要的一点,要能打!要能保护祁总!”
    话音刚落,乔铭已经站了起来,一指桌子上自己的简历,笑着说道:“我的简历在那,你刚刚说的条件我全部满足。”
    “最后一条,要能打,我觉得这个很重要,需要证明一下。”
    “你们,一起上吧!”
    什么?一起上?
    众人闻言纷纷大怒,这小子简直太狂了。
    他们这些人里可不乏好手,甚至不少都是特种兵退役的,单打两个普通人没有问题,这人居然让大家一起上。
    祁清儿对他的厌恶更是多了一分,他不喜欢这种狂妄自大的人。
    “你他妈的疯了吧,我们一起上?”
    “不是我吹,你这身板,我根本不放在眼里。”
    “两招我能把你昨天晚饭打出来!“
    乔铭不愿多废话,勾勾手指催促道:“快点,我的时间很宝贵。“
    “曹,小子你找死!“
    乔铭的自大,傲慢,终于激怒了这群人,纷纷起身对乔铭动手。
    大约五秒钟之后,办公室里只剩下乔铭站在地上,拿纸擦了擦鞋上不小心喷上的血,而其他人,都在地上横七竖八的躺着起不来了。
    “叫保安把他们拖出去吧。“乔铭像是做了一件微不足道的事情般,对祁淸儿笑着说道。
    祁淸儿和秘书都已经看傻眼了,他们没想到,这个狂妄自大的家伙身手如此了得。
    祁淸儿就算讨厌乔铭,此时也没有办法,谁让其他应聘者都已经起不来了呢?
    叫保安清理过后,祁清儿看着乔铭,冷声说道:“做我的丈夫不是那么容易的,而且,你只能做我名义上的丈夫!”
    “你不能随意离开我身边。”
    “我没问你话,不得随便开口。”
    “我让你做的事情,不许有任何反驳和质疑!”
    “在我们婚姻存续期间内,不得和任何其他女人产生纠葛,如果造成后果,将全部由你承担!”
    “最重要的一点,不能和我有任何身体上的亲密接触!”
    “如果你不能接受,现在可以离开。”
    祁淸儿打算用一些苛刻的要求,让乔铭知难而退。
    不过显然乔铭没有给她这样的机会,不论是多么无理的要求他都一概答应下来。
    连一旁看着的秘书都默默汗颜,这条件的上门女婿,图什么呢?
    你要说图祁总的美貌,可这美貌又不能碰啊。
    “你放心吧,你什么要求我都答应,现在可以带我回家了吗?”乔铭开口道。
    祁清儿微微皱眉,他怎么感觉乔铭有些迫不及待了?难道他没听懂自己说的话吗,就算回家他们也不会发生任何关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