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是说了,不必这么多人来接。”乔铭对面前的副将说道。
    “能来迎接您回B市,是我们的荣幸。”副将无比恭敬的说道。
    李威天和他身边的手下此时已经反应过来,双腿颤抖着,都要站不住了。甚至有一个手下直接被吓得尿了裤子。
    李威天颤抖着赔笑道:“大,大哥,车上的事情都是我不对,我爸是李国豪,你们应该认识的,我让我爸请您吃饭!”
    “你父亲,还没资格让我认识!”乔铭冷声说道。
    “乔将,这些人是谁?”副将早已看出李威天等人不是什么好东西,开口问道。
    “处理了吧。”乔铭只简简单单说了一句话,然后迈步走出车站。
    从此李威天再也没发出过声音,应该说,永远也不会在发出声音。
    车站上,那墨镜女子看着乔铭离开,依然没有回过神儿来。
    天啊,她看到了什么?
    这站台上的军人,竟然是来接乔铭的?
    回想自己在车上对乔铭所说的话,女人恨不能找个地缝钻进去。
    以乔铭的身份,实力,李家在他眼里,算什么?
    副将遣散众多士兵,带着几名警卫陪同乔铭回家。
    路上的风景好像都已经被岁月侵蚀。
    和他记忆里的样子天差地别。
    但当车子拐过这条熟悉的街角时,乔铭心里不禁泛过一丝酸楚。
    这个自己曾经生活的过的地方,仿佛被时间忘却,始终是当年的样子。
    那些纵横交错的陈旧电线,以及身边响起的熟悉的口音。
    想起那些年义父的教导和疼爱,被自己气得撅着胡子发火的样子,还有义母一手拿手的家常菜。
    临近家门,乔铭一个人下了车,副将在原地,没有跟上。
    乔铭一个人走在这条熟悉又陌生的马路上。
    身边你追我赶的稚童说着他熟悉的乡音,蹦蹦跳跳的路过他的身边,渐行渐远。
    他记得胡同的尽头有座桥,
    桥下的河水清凉极了,
    每年夏天,他们一群小孩子会在河里摸鱼。
    还有那个他义父的女儿,他的妹妹,陈佳。
    那个小女孩总是很傲娇,每次出去都是一副不情不愿的样子。
    但是不带上她又要生气。
    不论去哪里玩,身后总有那个扎着小辫子一脸不高兴的小姑娘。
    记得当时义父还开玩笑说让妹妹嫁给他,那个小姑娘听见这话的时候又气又羞样子可爱极了。乔铭想到这笑了笑。
    他的朋友不多,亲人更是屈指可数。
    陈家,便是他的家人。
    若无义父的收留,何来今日的乔铭。
    他一点点的品味着当年的回忆,不知不觉走到了陈家门口。
    陈家好像在办什么宴席。屋里的嘈杂声传到门外,好不热闹。
    门口坐着一个穿麻布衣服的中年男人,手里拿着旱烟卷,用力的嘬了一口。
    脸上喜滋滋的,仿佛什么都没有这一口旱烟舒服。
    “还抽呢,你都多大年纪了,也不保养。”
    乔铭走到他身边小声的提醒着,话里满是亲情的甜味。
    陈弄突然愣住了,慢慢的回过头,仿佛转的快了就会在梦里惊醒似得。
    “你臭小子,真的是你。”
    乔铭双手背在身后,站直了腰身。“怎么,不认识自己儿子了?”
    “臭小子,你还知道回来,我以为你这辈子都不回来了。”
    陈弄激动的双手都在颤抖,先是给了乔铭一拳,接着紧紧的抱住了他,五年了啊。
    “咱们家今天这是?”
    提到这事儿,陈弄脸色顿时变的很愧疚,不知道该怎么和乔铭解释。
    这时房门一开,义母王霞满脸笑容的走了出来,口中喊道:“你个死老头子,赶紧进来收拾收拾,今天可是佳丫头未婚夫上门的大日子!你可别怠……”
    刚一出来,王霞就看到了乔铭,瞬间脸色就变的无比冰冷。
    “你……”
    陈弄满脸高兴的对妻子说道:“怎么,连咱儿子都不认识了?是小铭回来了!”
    “你回来干什么?我告诉你,今天是我们家的大日子,你别想来捣乱!”王霞似乎突然想到什么,语气顿时变的严厉起来,对乔铭警告道。
    不等乔铭说话,院内众人听到争吵声也纷纷出来查看,当见到乔铭的时候,这些亲朋脸色大变。
    “这不是老陈那个干儿子吗,他怎么出来了?”
    “可不就是,得有五年了吧。”
    “当年干出强奸那种事,坐了这么多年牢今天还有脸回来!”
    “小点声,这可是坐过牢的强奸犯,什么事儿都干得出来!”
    乔铭。
    这个沉寂了五年的名字,仿佛一石激起千层浪,又回荡到大家的视野里。
    “当年陈弄可是想把亲生女儿嫁给他,今天不会是回来搅局的吧。”
    “可别乱说,人家现在女婿可是富二代,能看上他这种穷酸小子?”
    大家议论的正是王霞心里所想,好巧不巧怎么就今天回来了,她越听大家的议论越心烦。
    “你今天回来干什么,我们家不欢迎强奸犯。”王霞满脸厌恶的说道。
    “义母,当年的事,我是被陷害的。”乔铭不在乎被人误会自己,但他不想让义父义母失望。
    “你别叫我义母,你不配。”
    王霞越听他说越生气,想到今天是女儿带男朋友回家的好日子,明明是好心情,反而被他搅合了。
    “乔铭你出来,我们谈谈。妈,你们接着吃饭吧。”这时陈佳也出来了,神色无比冷漠的看着乔铭说道。
    如今的陈家已经长成了大姑娘,亭亭玉立,五官清秀。
    但她的神情,却让乔铭无比陌生。
    两人来到院子的一旁,陈佳无比冷漠的对乔铭说道:“乔铭,既然你已经出来了,有些话我还是要和你说明白。”
    “小时候我爸是说过一些关于我们的事情,不过那都是玩笑,你别当真。”
    “现在你出来了,也已经不是当年的商业天才,我希望你能找份好工作,把你自己养好就行了,做个普通人挺好的。”
    “至于我爸妈这边,不用你担心,我和许金会照顾好他们的。”
    说到这,陈佳脸上满是傲然之色,似乎比面前的乔铭要高贵很多。
    小时候他是想过和乔铭在一起,他和乔铭青梅竹马,乔铭长的也算帅气。
    可现在他才知道,帅气有什么用?在这个社会上,要的是本事,是背景,是钱。
    许金是许家大少,开着六七十万的宝马,住着几百平的别墅。
    而乔铭呢,不过是一个从监狱里出来的劳改犯,恐怕只能找个保安之类的工作,每个月赚着可怜的两三千块钱。
    “小佳,你是这么看我的么?”乔铭望着眼前既熟悉又陌生的人,心里感慨万千,短短五年的时间,真的是物是人非。
    以前,她从来不会直呼自己名字的。
    “乔铭,我们已经是两个世界的人了,你不要再做这些无用功的事情。”
    “不要再纠缠我了,也许我们还能做朋友,以后如果生活上有什么困难,可以来找我,就这样。”陈佳说完,冷冷的看了乔铭一眼,然后头也不回的转身离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