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样一扇巨大的门,根本不是普通的人类光凭力量就可以撼动的。
    顾长天神情平静的走到大门旁边,看向门旁那几处异样的凸起。
    “这应该就是开启大门的机关。”
    禄雅紧跟过来,看向那些凸起。
    “这里有五个凸起点,分别对应五个方位,看样子,必须将每个对应的凸起点旋转到对应的位置上才能成功开启大门,问题是怎样才能将这五个凸起点扭到正确的位置上。”
    正在禄雅觉得犯难的时候,顾长天走到了凸起点前,伸手将第一个凸起点扭向了左边,紧接着,顾长天又分别把这些凸起点扭向了下、右、左、上四个方向,动作行云流水没有丝毫的停顿。
    顾长天拉着禄雅神色淡定的离开了门旁,禄雅侧眸看向顾长天问出了心中的疑惑。
    “你怎么知道那些凸起点旋转的方向?”
    顾长天紧盯着仍旧纹丝未动的大门,向禄雅解释道:“之前那面墙壁上的花纹刚好是由五条线组成的,每一条线正好对应着不同的方向。”
    顾长天伸手指向了凸起点的方向:“如果仔细看的话就会发现,这些凸起点的旁边有一个小点儿,小点儿的颜色对应的正是那个组成花纹的颜色。”
    许是为了印证顾长天的猜想是对的,大门突然发出一声沉闷的声响。
    声响过后,大门自动向两边徐徐展开,一股飓风从门缝之中呼啸而来,顾长天赶紧拉着禄雅躲进了一旁的墙后。
    伴随着凝涩沉闷的声响,巨大的门扉缓缓打开,一直到大门彻底静止,顾长天才带着禄雅从墙壁后面走了出来。
    巨大的门扉之内恍然如白昼,禄雅和顾长天举步走进大殿,发现这些光亮都来源于镶嵌在穹顶之上的宝石。
    半圆形的穹顶之上以各色宝石镶嵌成了十八星宿的图案,九龙烛台之上的烛盏长明不灭,整个地面被雕刻成了万里江山图,横贯南北的江河湖海被凿成了沟渠,有活水在其中潺潺而流。
    而悬于这一切之上的是一副巨大的骨架,这副骨架以一种睥睨众生的姿态悬浮于空中,宛如一只翱翔在九天之上,能够呼风唤雨的神龙。
    而透过他巨大骨骼的间隙能够隐隐窥见一座极为华贵的棺椁。
    在看见那座棺椁的时候,禄雅和顾长天就已经确信,这里就是他们一直都在寻找的主墓室。
    顾长天缓步上前,走到一处标有泾河的水渠前,用指尖沾了一点儿里面正在潺潺流淌的水,放在鼻子前闻了闻,在没有觉察出什么奇怪的味道之后,凑近唇边尝了一下。
    “水质清澈,入口甘甜,这水应该是从山下引渠上来的活水可以饮用。”
    顾长天唤禄雅过来,又从自己的衣服上撕下一块布料用以过滤,才放心让禄雅饮下了这水渠中的水。
    禄雅的嗓子早已干渴的不行,一说话就感觉到嗓子干涩到发疼。
    清冽的水划过禄雅的嗓子,缓解了那种火烧一般的疼痛。
    虽然水源充足,但禄雅尽量控制着自己并没有让自己喝太多的水。
    在补充完水分之后,顾长天和禄雅才将注意力重新集中在了这一处建造宏伟的主墓室之中。
    禄雅看着那一副悬浮在空中的巨型骸骨,喃喃道:“没想到烛龙的体型竟然会如此巨大。”
    对于很多普通人来说,烛龙一直存在于传说之中,普通人一生也难得窥见一次。
    禄雅虽然一直有听闻烛龙,却未曾见过真的烛龙,看见烛龙的骸骨也是第一次。
    顾长天抬眸看着悬浮于空中的骸骨道:“这头烛龙的体型的确比较巨大,或许是以前的环境更适合于他们生长,以这种体型来说,被那时的人当做神龙倒也不为过。”
    这座巨大的主墓室,上披星宿,下承万里河山,禄雅看着面前这一切却只觉得凄凉。
    “为了那些虚无缥缈之物就修建了如此大的陵墓,真不知道,这个人生前到底在想些什么。”
    顾长天走到禄雅面前和禄雅一同仰望着那被骸骨环绕在中间金灿夺目的棺椁,嘴角扬起了一抹嘲讽的笑。
    “人心总是贪婪的,在得到权力和地位之后就想要得到无尽的生命,去享受这一切。殊不知执念越深就越是泥足深陷不可自拔,最后反而用有限的生命做了些荒唐事罢了。”
    禄雅转眸看向身边的顾长天,问道:“顾长天,你想要永生么?”
    顾长天曾经想要找到神石,虽然需要付出巨大的代价,可神石的确能够让人永生。
    顾长天眉眼含笑的看向禄雅,眼中满溢着浓到化不开的柔情。
    “若是这世上没有你,予我将没有任何意义。”
    禄雅的心陡然漏了一拍,神色有些慌张的别开视线看向了别处。
    “先不管这位的千秋大梦,我们还是尽快从这里出去吧。”
    顾长天知道,想要彻底消除掉禄雅的心结并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情,见禄雅转移话题顾长天便也顺着禄雅说道:“除了我们进来的这扇门之外,这墓室之中还有八扇门,这八扇门所对应的应该就是八门当中的休门、生门、伤门、杜门、景门、死门、惊门、开门。在这八门当中,只有生门才是这座墓室的唯一出路。”
    八门之说从古至今一直都是玄之又玄的东西,禄雅凝眸沉思道:“我之前曾经听人说过,这八门虽然排列的序列不会随意更改,可是却可以倒转逆位,先不说我们能否准确判断出这八门所在的位置,就是这逆位之说也极为凶险。”
    顾长天凝视着环绕在他们身边的这八扇门,这八扇门在形态上几乎完全一样,所隔间距也分毫不差。
    墓主人会在自己的陵墓中费尽心思设置机关阻挡入侵者,却又在最为关键的主墓室中设置这八门留有一线生机,定然是想要让走到主墓室中的入侵者最后因为自己技不如人含恨而终。
    “这八门分别对应八个卦象,棺椁下葬的位置是按照卦象放置的,若是有违卦象于风水来说必受影响,或许我们可以从这棺椁所在的方位推算出其中两扇门代表门是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