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威简单粗暴地将木系灵气汇聚成一根巨木的形状,裹挟着自己的身体,朝着秦何一头撞去,一力降十会,若是普通炼气境巅峰遇到这种攻势,妥妥被撞得重伤,几个月都休养不过来。
    更恶毒的是,秦何背后不远处就是一处粪池,陈威是打着把秦何撞进粪池的主意来的,只要有了这么一出,管你是什么天才,以后成就如何高,一辈子都要背着“钻过粪池”的帽子示人了,而这就是陈威效忠楚修杰最好的投名状。
    不过陈威着实低估了秦何的实力,当时秦何还是三系灵根天资,而且每一系灵根都是上等品质,论灵力总量并不比陈威差,只是在进入筑基境后,灵力品质会有质的改变,所以秦何总体实力还是比陈威略逊一筹而已,但秦何多年练就的战斗本能完全能补上这一缺口,甚至还有盈余。
    秦何凭借强大的战斗嗅觉,在陈威爆发的瞬间,就立刻爆发全身火系灵力。
    以爆发性强著称的火系灵力瞬间将秦何如同炮弹一般推向一旁,刚好躲过全力攻来的陈威。
    由于陈威之前根本没有留手,被秦何闪过攻击后一时半会收不住前行的脚步,他前行的方向不远处乃是外门牧场的一处粪池,原本他是想将秦何撞入粪池的。
    眼看攻击被闪过,陈威立即收住攻势,想要停下脚步,略显慌乱。
    但此时的情境可由不得他了。
    你不想走?
    不想走也得走!
    秦何大步一迈,一侧身跨到陈威身后,以炼气巅峰的实力全力爆发出满身的风系灵力,双掌并排轰然拍向陈威后背。
    饶是陈威筑基一层的实力,也扛不住秦何这雄浑灵力加持过的双掌。
    “噗”
    陈威一口精血喷出,运行灵力减速的动作一滞,旋即立即被秦何发出的迅捷无匹的风灵力裹挟着身体朝半空中飞去,在天空中划过一道完美的抛物线后,精准落进了外门牧场粪池之中,溅起剧烈不明液体的水花。
    而由于方才陈威还受了秦何一掌,落进粪池后他气息不稳之下呛了几口,瞬间就被恶臭给熏晕了,在粪池中直接沉了下去,半天都没上来。
    旁边吃瓜看戏的外门弟子都看呆了,平时身为外门弟子的他们只能放放牧、打打杂,过着无聊平淡、枯燥乏味的日子,没想到今天竟然能看到高贵的内门弟子在此比斗,本以为实力高达筑基一层的陈威必胜无疑的,却没想到转眼间就被仅仅炼气境巅峰的秦何给一掌拍吐血了,最震撼的是陈威竟然落进了粪池里,这下估计能沦为整个引仙宗百年笑柄了。
    秦何可不管这些,他对没事老招惹自己的陈威落得这么个下场感到十分满意,于是也不管陈威死活,直接拍拍手走人。
    外门弟子们呆愣了一会,立即反应过来,陈威在粪池里都晕过去了,再不救说不定就憋死在里面了!
    若是地位尊崇的内门弟子死在他们外门牧场中,在场的外门弟子都脱不了干系,必定会受严重的惩处。
    众人面面相觑,旋即苦笑着拿出方巾捂住口鼻,悲壮地拿着打捞工具骂骂咧咧地走向粪池,一起去打捞陈威了。
    经过数次捞起又不慎再次滑落的情景,陈威终于被打捞上岸,此时他已经被泡透了,浑身上下散发着恶臭的气味,不过胸膛仍然略有起伏,筑基境界保住了他的性命。
    一看陈威还活着,诸多外门弟子就放心了,而后立马作鱼鸟兽散,跑得远远地去吐了,一眼都不愿再看陈威那恶心的样子。
    这天所发生的的一切在极短时间内就在整个宗门内传播开来,自此全宗门的人看到陈威后都忍不住退避三舍,仿佛他身上还在散发着恶臭一般,还给陈威起了个雅号“粪池仙人”。
    就连他师父都不允许他再踏进炼丹阁了,诸多打击下,陈威心中对秦何的怨恨愈来愈烈,全然忘记了当时乃是他主动挑衅,并且想要将秦何击入粪池的,此时他的下场只是玩砸了的因果报应而已。
    不过不知为何,此事过后,陈威逐渐开始销声匿迹,低调了许多,终日在自己洞府内呆着也不出门,大家都以为他被教训怕了,在闭关修炼。
    秦何却知道事情并非如此,因为当日被绮云与楚修杰暗算夺取灵根的时候,他所在的山洞,就是陈威的洞府。
    秦何被暗算的事情,陈威一定脱不了干系,至少是帮凶,甚至可能是为楚修杰出谋划策的幕后黑手之一。
    所以,今日在仙宝阁见到陈威,秦何心中才会如此愤怒。
    外门牧场之战,由于是陈威恶意堵截秦何,且有诸多外门弟子见证,秦何将其击败后,完全可以直接击杀陈威,不用担心被门规处罚。
    但他当时念及同门的一念之仁,没有继续追杀陈威,放过了他一命,没想到却为自己埋下了这么大的隐患。
    这给了秦何深深的教训。
    他的思想发生了深刻的转变,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我必斩尽杀绝,不留后患。
    这就是秦何现在的态度,所以不论是对秦家诸人还是城主公子等人,秦何都保持着杀伐果断的态度,所见者皆惊惧不已。
    此时,刚刚踏入仙宝阁大厅的陈威见秦何不说话,以为对方被吓到了,抿起嘴唇刻毒的寒声说道:
    “哼,秦何,你现在果然是废人一个,见到本使者连话都不敢说了吗?”
    秦度则躲在陈威的背后,带着得逞的笑意,恶毒地看着秦何,刚才他消失不见就是去找陈威报信去了,令他没想到的是陈威和秦何看起来好像还有仇,这着实是意外之喜。
    秦何闻言,思绪略一回转,轻笑了声回道:
    “哦,是陈威啊,我还在想是谁离这么老远就满身恶臭传了过来呢,原来是“粪池仙人”,失敬失敬,看来你喜欢泡粪池的习惯还是没变,味道越来越冲了,再待一会估计都有人要吐了。”
    “呕”
    此时恰到好处的在屋内人群中传来了一声干呕的声音,此情此景下十分响亮刺耳,仿佛蓄谋已久,专为打陈威的脸一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