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刚进去,就见财务部经理的手撑在了桌子上,做出一副傲娇的模样,“吴组长,我先声明,这是庄董给我的权利。”
    “有话快说,时间不等人。”我转过头来 看了看手表,语气里没什么感情。
    财务部的经理一脸尴尬,他的手从桌子上拿开,转到了我旁边,“吴组长,叶蓁今天的做法很不道德,会议结束后,我会在公司的群里通报她。”
    我抬起头来看着财务部的经理,不用说他肯定是庄如风的人,以此徇私枉法,好大的官威。
    “经理,这就有些过分了,别人来调账目都没事,偏偏我手下的人不行,你倒是跟我说说,这又是怎么回事?账目原本就是公开透明的,她没跟你打招呼,是她的错。”
    我抬眼看这个经理,他的脸色略微有些吃瘪,坐回了座位上。
    “那吴组长打算怎么办?”经理可能也觉得他的做法把账目作假搞的太明显了,故意询问我。
    “不碍事,明天给你答复。”我看了看叶蓁,给了她一个眼神,叶蓁颇为无奈的跟经理道了个歉。
    出了会议室,我迅速回到了庄家,庄父在给他养的花浇水,看着气定神闲的。
    “爸,我想调取财务部账目。”我谨慎的说着,眼睛直直的盯着庄父。
    既然财务部的经理说点名批评叶蓁,他根本就没有想让我们再次调取账目,目前我能找到能够劝说制衡庄如风的,也只有庄父了。
    庄父把手里的喷壶放下,动作慢悠悠的,丝毫不慌。
    “调取什么?”他重复的问了一遍,我再次回答他,我知道他是故意的。
    “账目,你直接跟财务部的经理谈不就好了。”他的语气流畅自然,丝毫没有疑问。
    “他不允许。”
    闻言,庄父的眉头皱了皱,“不允许的话,你找我那可是越权了。”
    我一直在观察他的表情,虽然他没有露出破绽,但我清楚,这件事情他肯定知道些什么。
    最终我也没能跟他商量出来结果,无论我说什么,都好像把力气打在棉花上一样,同庄父身上掀不起任何波澜。
    察觉他的坚持后,我没有再继续追问下去,道别庄父就去了医院,推开病房门,庄非寒躺在床上,他朝着我的方位看了看,接着便起了身。
    “怎么了?”庄非寒关心的语气让我觉得心里暖暖的。
    我坐在他的身边,随手把他的水杯倒满,“调查假账目的事情被中断了,财务部那边来人把调取的账目收了回去。”
    他一下子把我搂在了怀里,吻了吻我的额头,“没事的,柳暗花明又一村,总会有转机。”
    他轻声安慰我,我情绪稍稍好了一些,抬起头来看着他,“庄父不批给我调取权,没有又一村了。”
    他的手刮了刮我的鼻头,眼神中展现出了阳光般的温暖,“你别操心太多了,眼下的事情是要把新锐公司的产品做好,一心不能二用。”
    经过他的提醒,我想到现在光顾着查账了,早就把新锐公司的事情抛到脑后了。
    突然,庄非寒的话锋一转,声音也随之低沉了下去,“我在父亲那边的暗线,告知我他在外面还有一个上小学的孩子。”
    “私生子……”我有些难以置信,庄父他还真的是体格健壮!
    庄非寒点了点头,颇有些无奈。
    晚一会的时候,我接到了叶蓁的电话,她情绪不高的约我去酒吧,说实话,我并不想去,但毕竟我现在跟叶蓁也属于合作关系,况且她又有心事,我只好去一趟。
    等我到的时候,叶蓁已经喝了不少酒了,我透过她举起来的玻璃杯,看到她陀红的脸颊,伸手想要夺过她的酒杯,叶蓁却好像察觉到我的意图一样,把手向后收了一下。
    她盯着我的脸,然后阴恻恻的一笑,语气却格外落寞,“吴悠,要不是你,我也不会被人点名批评!”
    或许也只有借着酒劲,她才能说出自己的心里话。
    这件事确实是我考虑的不周到,不光失去了查假账的机会,还让叶蓁蒙了冤。
    我立刻道歉,“确实是我不对,我跟你道歉。”
    看着她这么喝,我也有些于心不忍。
    “别喝了,我送你回去。”我在她耳边轻声的说,岂料叶蓁一下把我的手甩开。
    “吴悠,我为什么这么看不上你呢?可是非寒却这么喜欢你?为什么?”她陡然起身,拽住了我的衣服。
    之后她手松开,缓缓的趴到了吧台上,嘴里还不停的念叨。
    “公司的事情你都干不好,什么事情都把我拽下去,你是怎么管的啊!”
    叶蓁的声音突然升高,她的手也指向了别处。之后,她昏昏沉沉的,眼神更加游离。
    “吴组长!”一个细腻的男声传来,我很快回过了头。
    是路柯,我对他微微一笑,路柯的脸上笑的更是灿烂,他走到旁边跟我打着招呼。
    这时他才看到吧台上已经烂醉的叶蓁,他疑惑道:“蓁姐?”
    我点了点头,心里有种说不出的滋味,路柯震惊的表情随即消失了,接着去扶叶蓁,“吴组长,我送蓁姐回去。”
    “你别碰我,怎么这么烦呢!”叶蓁的话有略微不是很清楚。
    路柯并没有因为她的话而停下手里的动作,看着叶蓁这个样子,我必定处理不了。
    “都跟你说了,怎么回事啊!”叶蓁发着脾气,语气也有些不耐烦。
    路柯没有一点脾气,耐心的把她扶出了酒吧,随后他们的身影渐渐消失在了我的视线里。
    我坐下,想着叶蓁对我说的话,忍不住摇了摇头,虽然一同经历过这些事,可因为我跟庄非寒的关系,她的内心对我还是存着敌意。
    一个叶蓁尚且如此,我倘若再不拿出点什么实质性的东西,庄如风手下的人更不把我放在眼里。
    次日我便再次去了新锐公司,新锐老板李酩出来迎接我。
    “吴组长。”李酩对着我点了点头,随后恭敬的跟在我后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