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神医面对众人的指责与猜疑,生怕他们得罪了叶阳。
    苍老的面孔上带着几分慌乱:“大家听我解释,虽说他年纪轻轻,但他的医术是祖传,他在此之前可看过不少的病人。可都是在圈内有头有脸的大家族,要是不信的话大家都可以打听打听。”
    “你说的可都是真的。”有人听到后,神色凝重。
    毕竟老神医在业界里可是又赫赫有名的。
    稍微一打听,就知道近几年的医治的人员。
    再加上老神医一行走多年,治疗的病人无数,没必要气愤欺骗大家,利用自己的名誉来维护一个年轻人。
    众人听到他的劝说,纷纷露出惊奇。
    老神医说起这段时间治病的名单,让他们自己去查。
    其中一个人,询问了之前的朋友。
    根据他的提示,没想到竟然真的是叶阳。
    叶阳面对众人质疑,他被邀请过来,不过是看在老神医的面子上。
    “既然你们不相信我就罢了。”他轻叹一口气,转身准备离开。
    众人听到老神医的劝说,以及实际案例,也知道是误解他了,立即上前拦住了他的去路。
    “抱歉,是我们误解你了,还请您帮我们看一下家主。”
    众人异口同声的询问。
    女人站在他的面前恳求:“抱歉,叶神医,是我误会你了,这都是我的不对。还行,您看一看我们家主,他现在生命垂危,情况不容乐观。”
    叶阳面对众人一番恳求,这才勉强的答应:“好吧。”
    叶阳被人带领下再次进入房间。
    他看着面前昏迷的女子,年纪尚轻。
    较好的面孔,面色苍白却带着病态的美感,身下露出淡淡的痛苦,惹人怜惜。
    叶阳随即掀开被子的一角,就看到她穿着一身淡紫色的衣裙,露出一截手腕,白皙的肌肤又白又嫩。
    他看到这么貌美的女子,心中难免有些惋惜,随后捏起她的手腕摸了摸脉象。
    老神医跟在一侧,面色忧郁。
    “他的病,我看了许久,还是看不出个所以然来,没有办法才请您过来看一趟。”
    老神医缓缓地看着面前年轻的女子,惋惜道。
    叶阳摸了一下她的脉象,除了阴气过重导致昏迷,好像也没有什么其他的病因。
    “这个病很简单呀,按道理说你很容易解决的。”
    “唉,你再看一看就知道了。”老神医并没有立即反驳。
    毕竟他一开始也以为只是简单的阴气过重导致身体虚脱。
    可谁知?
    配了药让她喝下后,反而导致身体愈发的虚弱,甚至导致昏迷,症状更严重了。
    叶阳神色愣了一下,难道他漏了什么细节?
    随后,又捏起她的手腕,微微眯上眸子,感受到他的脉象微弱,却杂乱无章。
    虽说看似是阴气过重,可远远没有这么简单。
    叶阳为了探寻她体内的病因,闭上眸子,动用体内的灵气,进入她的身体内。
    一方试探后,这才发觉,他体内的波动,已经超乎了正常人的标准。
    看似是体质阴寒极其重,但体内散发出阵阵的热量,身体两种温度无法保持均衡,相互排斥,导致身体忽冷忽热。
    别说是一个正常人了,那一个正常男人都无法适应,相差太大,更何况是一个女人。
    “你看到什么门道了吗?所以说我这行医这么些年,一直以为病情到手里都会迎刃而解,可这小闺女的病实在是让老夫难以琢磨。”
    老神医叹息一声,在看着这小闺女长得姿色过人,却患了这种病,不免为此惋惜。
    叶阳神色严肃,收着轻轻地抚摸了一下它光洁的额头,冰凉的触感像是一块冰块儿
    “你是不是给她喝了什么药治疗阴寒的药吧?”
    “对,是的,对她的身体状况,误以为是身体阴寒导致身体虚弱,所以配了些药,只是按照常规的量,没想到她这还没喝两口,就突然身体不适,我再一摸脉,比之前还要虚弱。”
    老神医自责不已:“都怪我自以为摸准了,万万没想到导致,病人病情加重了,你可一定要治好她呀……”
    “我知道,看来我今天是来给你擦屁股的。”
    叶阳眸子一闪而过的笑语,瞧着他苍老的面孔,有一些无奈。
    老神医叹息一声,抿了抿唇,一时间被他逗笑了:“别在这里给我开玩笑了,你快想办法救她,”
    “人我是会救的,但我至少要摸准她的病情吧”
    叶阳淡淡的说了一句收回了手,又看了一下她手臂处的红痕。
    老神医瞧着眼前的小伙子尽力尽责,又故意靠近几分,声音谨慎地说:“别怪我没有提醒你,这个女人是这整个家族的家主,身患重病,可这医药费可不少呢,你猜有多少钱?”
    “能有多少?”叶阳云淡风轻的问了一句
    老先生并没有直接回应,眸色担忧地看了一眼病床上的病人:“你先治好了就知道了”
    “好吧,你先坐下休息,剩下的我来”
    叶阳一边与他谈论,一边忙着手中的动作,在大致检测了一下。
    并没有确切的保证她到底是因何而起,随后又将一丝气息探入了她的胸口处
    慢慢的等待回应。
    而众人一直站在不远处围观。
    毕竟他实在是太年轻了,年仅二十多岁。
    虽说有不少被他治好的案例,但有不少人对他依旧是半信半疑,充满警惕。
    叶阳又怎么会不知他们的心态,反正这病情治好后,直接走人就是了。
    “你看的病情如何?”
    “别说话,我再看看查出来了再告诉你。”叶阳聚精会神的探知她体内的病因,摸着他颈部的脉象与手腕处。
    摸着手腕处的迈向,明显的是阴寒之气,而颈部的脉象却非常虚弱,时有时无,十分诡异。
    这个现象倒是第一次条件,所以一时间还不敢下定论。
    老神一听到他聚精会神的诊断,不好再打扰,随后陷入了沉默。
    就连叶阳也察觉出事情不对,叹了一口气,他越发的紧张担忧,生怕他无法医治,导致这年轻的生命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