卫姝原本已经有些昏昏欲睡了,突然听见这句话,她心中微微一顿。
    要一个孩子?
    这件事情,她不是没有考虑过。
    只是……她觉得如今要孩子,不是一个恰当的时机。
    就在卫姝沉默着不知该如何回答楚宁风的时候,他也没有再说什么,只是轻轻抱着她,手很有节奏的拍着她的后背,像在哄她入睡一般。
    卫姝也是累的狠了,哪怕心里装着事,没过一会儿便也睡着了。
    次日醒来时,她的神情还略有些恍惚。
    “夫人可是夜里没睡好?”锦绣进来服侍,见她这副模样,问了一句。
    “没什么。”卫姝回过神来。
    她不愿意说,锦绣也没有多问。
    不过,就在锦绣帮着卫姝梳头的时候,她突然又问道:“锦绣,以前替我检查过身体的那位大夫,你现在可还能找到?”
    锦绣微微愣了一下,才道:“夫人说的,可是当初在卫府时的那位大夫?”
    卫姝轻“嗯”了一声,铜镜里,她的面容透着一抹若有所思。
    “您若是想再检查检查身体,请柳太医来不就是了?”锦绣疑惑道。
    “若是请了柳太医来,那势必会惊动娘的。”卫姝略微无奈道,“这件事,我想悄悄的,不让任何人知道。”
    锦绣一听,立刻回过神来:“您的意思是……您要准备停药了吗?”
    要知道,卫姝几乎每次行房后,都要合上一碗汤药的。
    那能避免她怀上孩子。
    “当初一直怕身体太虚,急急忙忙要了孩子,坏了身子。”卫姝轻轻叹了一口气,说道,“可如今我都嫁进来大半年了,肚子一点动静都没有。我怕娘对我的一点喜欢,也要消失殆尽了。”
    “可当初那位大夫说了,您的身体,至少要喝满两年的药才行呢。”锦绣担忧道,“这才喝了一年啊。”
    卫姝从小就有手脚冰凉的毛病,原先还以为不是什么大事。
    直到一年前,她身体突然见血,才找了大夫检查。
    “你去请来吧。”卫姝安抚的拍了拍锦绣的手,笑着道,“若是大夫觉得我如今的身体可以了呢?”
    锦绣还想再劝,可是想到卫姝好不容易走到今天这一步,她又不太敢多说什么。
    哪怕如今楚宁风跟卫姝的感情看着是蜜里调油的,可哪个男人,会不希望有一个自己的孩子呢?
    更何况,楚宁风年纪都那么大了,也还没有自己的子嗣。
    这件事,卫姝是让锦绣瞒着楚宁风,秘密去找的。
    将大夫请来,也是两天以后的事情了。
    大夫是在晌午之前登门,被锦绣从偏门领着偷偷进来的,一路上给那些门房塞了不少碎银子,才堵住他们的嘴。
    锦绣领着大夫来到听雨轩,卫姝已经在次间等着了。
    大夫一进去,便惶恐的行了礼:“见过夫人。”
    “快请起。”卫姝面带和善,轻声说道,“今日劳烦大夫跑一趟,为我诊诊脉。”
    “是,夫人。”大夫忙从药箱里拿出脉忱,小心翼翼的垫在卫姝手腕底下。
    其实一开始大夫知道是将军夫人请自己去看诊的时候,他还奇怪来着,难道自己的医术已经闻名到这种地步了吗?
    来到这里才发现,原来这将军夫人,就是曾经卫府的一位庶出小姐。
    他在惊叹的同时,又不得不承认,卫姝的确是有这个命的。
    卫姝见大夫摸着胡须,闭眸摸着脉,好一会儿了,才忍不住问:“如何了?”
    大夫睁开眼睛,收回手,再看向卫姝的眼睛里,少了惶恐,多了思虑:“夫人的身体,较之一年前,已然好了很多。只是您若现在停药,怕是不妥。”
    “为什么?”卫姝微微皱眉,“我的身体,我能感觉到,已经比以前好了许多。”
    “夫人这病,是需要长期养着的。”大夫解释道,“您最少也要喝一年的药才能有所缓解。否则,您现在贸然断药,哪怕有了孩子,日后对您的身子亏损也是极其严重的!”
    虽然卫姝没有说,她停药是想要孩子。
    但大夫基本已经能猜出来。
    卫姝抿了抿唇,皱着眉,好半天都没有说话。
    她沉默,大夫也不敢多说什么。
    锦绣望着卫姝,犹豫了片刻,才凑到卫姝的身边,轻声说道:“夫人,这件事,您不如告诉将军吧。他若是知道是您身体不好,才不能要孩子,一定会体谅您的。”
    是啊,楚宁风对卫姝的好,整个听雨轩的人都看在眼里。
    他们理所应当的觉得,卫姝不能要孩子,楚宁风知道了,一定会体谅她。
    可是这么做……对楚宁风来说,未免太不公平了些。
    卫姝长长的叹了一口气,语气有些疲惫:“锦绣,你替我送大夫出去吧。”
    “是,夫人。”锦绣应道。
    卫姝一个人坐在椅子上,心情很低落。
    她知道自己这一身的毛病,是因为什么而来。
    原先还在卫府时,卫娇曾在一个冬天将她推入结着霜的池塘里。
    她的病根,也是那时候落下的。
    只是她没想到,会这么严重。
    卫姝抬起手,撑着自己的额头,面露苦涩。
    过了一会儿,她听见外面传来脚步声,猜想着应该是锦绣回来了。
    她抬起头,正要说什么时,却看见楚宁风大步走了进来。
    卫姝愣了一下,急忙从椅子上站起来:“将军回来了!”
    外面怎么没有一个人通报?
    “你刚见过大夫了?”虽是疑问句,可语气里却满是肯定。
    楚宁风走过来,握住卫姝的手,紧皱着眉头:“身体哪里不舒服?”
    “没什么。”卫姝想要大事化小,只是笑着道,“只是请大夫日常检查一下身子而已。”
    这话,楚宁风明显是不信的。
    他刚进来时,就看见卫姝满脸的愁容。
    若是一点事都没有,她又何必这副模样?
    想到这,楚宁风眯了眯眼,语气里带了抹威胁:“你若是不说,我一会儿便去将锦绣叫来,她若是不肯说,我便将那给你诊脉的大夫找来!”
    卫姝听着怔了怔,随后嘴角才浮起一抹苦笑:“好吧,那我告诉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