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氏不是一个人来的,身后还跟着两个妇人。
    其中一个比赵氏高出半个脑袋,生得膀大腰圆,虎着脸,叉腰往院门口一站,好似一堵墙。
    另外一个稍微矮些,不大起眼。
    赵氏要往里面走,奈何罗春燕拦着不让进,那膀大腰圆地妇人便伸手将罗春燕一扒拉,她就跟阵风似的摔在了地上。
    都是做农活的,罗春燕身上自然也是有些力气,可同那妇人一比,她就像个小鸡仔般弱不禁风!
    “你们想干什么!?”
    罗春燕大叫一声,爬起来还要去阻拦时,赵氏已经带着人大摇大摆地进了院。
    她笑了一声,道:“阿青,你不用这样紧张,婶子今日来,也不是找茬的,就是请你去我家一趟罢了。”
    罗青青黑沉沉眸子一撇,见赵氏这阵仗可不觉得是来请她去一趟家里这般简单。
    她没接赵氏的话,先递给罗春燕一记眼神,平静道:“没事,春燕,这是李家村的赵婶子,我爹之前还去她家里瞧过病。”
    “什么?”罗春燕愣了一下,一时没反应过来她这话是什么意思。
    “你回去同你娘说,我还得等阿爹阿娘回来,就不上你家吃早饭了。”罗青青又道,“快去吧,这会子你爹娘应该已经起了。”
    到这,罗春燕才猛地反应过来她这话的真正意思,当即撒腿就跑。
    赵氏也反应过来了,忙回头喊:“拦住她,不许她去叫人来!”
    “你说不许就不许?”
    罗青青冷笑一声,扬起手中的棍子就对着赵氏后背砸下去:“问过我意思没?”
    “哎哟——!”
    赵氏怎么也没想到罗青青会突然发难,她只觉后背一痛,直接就给趴地上了。
    那要去追罗春燕的妇人听见动静,脚步一顿,猛地回身,直逼罗青青而来,熊掌一般厚实的手一把拽住棍子,罗青青便挣扎不得了。
    赵氏被另外一个妇人拉起来,龇牙咧嘴地对罗青青道:“本来还想着往后你也是我李家的人,好言与你说,你既然这么不领情,那就别怪我不客气!秋云,绑了她带走!”
    她们是有备而来,连绳子都随身带走。
    罗青青眼眸一沉,松开手,转身就往厨房跑。
    那膀大腰圆的妇人立即就要去追。
    谁知罗青青不顾腿上的伤,大步奔进厨房里,捡起案板上刀,就在门口堵了那妇人。
    她拿刀尖对着妇人,冷笑连连:“放心,我家刀快,杀人就跟杀猪一样,一刀下去,保准半点痛苦都没有,就你就蹬腿去了!”
    刚才罗青青拿棍子打赵氏那一下,就让妇人明白,这姑娘跟别的姑娘不同,有点虎。
    她不敢同罗青青硬碰硬,却试探着没有往后退开。
    “滚!”
    罗青青脸一沉,对着妇人就是一刀砍了下去!
    见她来真的,那妇人才感到害怕,连连后退好几步,惊险的躲开了那一刀。
    罗青青却根本就不将她放在眼中,忍着腿上的痛楚,径直朝赵氏走去!
    赵氏见她过来大喊一声:“我娘呀,杀人啦——”
    接着她转身就要跑,谁知罗青青比她还快,扑过去一把抓住她的头发,脸朝下把人摁地上了!
    另外一个矮小一点的妇人要来拦,罗青青红着眼一瞪,吓得她顿时不敢动了。
    “说!”罗青青刀横在赵氏脖子上,“我爹娘在哪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