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爷,你就行行好赏我个馒头吃吧,我和弟弟已经两天没吃饭了。”小女孩满脸花,可眼睛却很明亮,怯生生的开口,还不断的作揖。
    “你们几天没吃东西,关我什么事,快滚!别妨碍我做生意!”掌柜的烦躁不堪,扬手驱赶。
    “大爷,你是好人,你就行行好赏我们个馒头吃吧,我们将来一定会报答你的。”
    小女孩扯着弟弟,不顾老板驱逐咒骂,还在不断的作揖,为了一口吃的,她也实在是豁出去了。
    “滚滚滚!”掌柜的见他们不走,气急败坏的从摊子里绕出来,直接将他们两个推了出去。
    乞丐姐弟俩被伤倒在地,弟弟直接哭了起来,姐姐一把搂住了他,瘦弱的小手已经被划伤了,却根本顾不得自己。
    默默实在看不下去,走过来把他们扶了起来,“你们两个没事吧?”
    那小女孩摇摇头,怯生生的不敢再多说话。
    小男孩赶紧擦了把眼泪,脏兮兮的小手弄的满脸花。
    “你们的父母呢?怎么会要饭?”她关切道。
    “我们是从外地来的,家里闹饥荒和父母走散了……我们已经两天没吃东西了……”小女孩眼泪汪汪的说。
    默默看着心疼,伸手摸了摸女孩的小花脸。
    “老板!再给我来一屉肉包子!”默默转身直接从荷包里掏出银子扔给老板,面色带着不悦。
    面对她时,老板立刻换上了和颜悦色,“嘞来姑娘,您稍等。”
    他的动作依旧是非常麻利,将银子收好,立刻拿了油纸,揭开笼屉,迅速的将几个包子放到纸上,“姑娘请!”
    默默接过来,弯下腰,将包子递给面前的两个乞丐,“来,姐姐请你们吃包子!”
    姐弟两人互看了一眼,转头看向默默时满眼全是感激。
    小男孩想伸手去拿,小女孩却立刻拦住他,拉着弟弟的手跪在地上给默默磕了个头。
    默默还从没见过这阵仗,有点惊讶,“你们这是干嘛?快起来啊。”她再次将两人扶起。
    不过是个包子而已,没想到他们居然对自己行如此大的礼。
    “哎呦……”默默弯下腰去扶起姐妹的同时,突然有人从她身边路过撞了她一下,虽然并没多疼,可还是让她往前倾了一下,险些跌倒。
    两姐弟赶紧起身,扶稳默默,“姐姐,你还好吧?”
    瞧他们这么懂事,更是让人心生怜惜。
    默默伸手摸向腰间的荷包,向拿些银子给他们,可腰间……却空空如也。
    她脸上的表情骤然一变,“我荷包呢?”
    她把两只手都缩了回来,在腰间摸来摸去,可丢了的,不光是荷包,还有她的香囊!
    她从渡口到街市一路走来,出手阔绰,买东西根本就不计较钱财,早就已经被人盯上了。
    默默这才反应过来,刚才撞自己的那个人就是小偷,不然这一路走来并没有人近自己的身,再加上刚刚买包的时候荷包还在腰间的。
    该死!自己刚才没注意,这会儿那小偷已经走远了。
    默默捏紧了拳头,眼睛微眯,鼻子细细的嗅着,她闻了熟悉的气味……
    “你们两个在这儿等我!”她对姐弟俩认真的点了点头,之后转身便向前跑了去,正是刚才那小偷离开的方向。
    默默的轻功怕是没有几个人能及得上,快马都追的上,更何况是区区一个小偷。
    拨开了旁边看热闹的人群,默默急速前行。
    她跑的速度可是要比一般人快了许多,一阵风一样从人眼前闪过。
    跟随着那个自己熟悉的味道,她很快跑出两条街去。
    果然,就是刚才碰自己的那个家伙!这会儿他正逃命似的往前奔跑。
    “给我站住!”跑过闹市,这边人少了许多,默默见他不肯停下,直接腾空而起,翻了两个跟头,正好落在那人面前,挡住他的去路。
    “还想跑?快把东西交出来!”默默左手叉腰,右手伸了出去,做出要东西的架势。
    “什么东西?你说的话我听不懂。”小偷神色慌张,跑得直喘粗气却不肯承认自己拿了默默的东西。
    “你从我身上拿走了什么就把什么拿出来,少装傻!”她保持着刚才那动作,盛气凌人的看着对方,一副不要回钱包誓不罢休的架势。
    “小姑娘家家的,别诬赖好人。”小偷慌张的负隅顽抗。
    对面不过是个小姑娘,就算跑得快一点,那也不是他的对手。
    “好啊,你偷了我的东西还不承认,反倒说我诬陷你!哼!那就别怪我不客气了!这样的人真是可恨,有手有脚不去做工非要偷别人的东西!明明被自己抓到了,却还不承认?”
    默默念叨着,越想越气,上前一步提起对方的领子,右手捏紧拳头吓唬他。
    “你,你这是干嘛,快,快放开我,我没拿东西,你少在这吓唬我啊……”小偷明显是心虚了,说话有些打颤。
    真是知人知面不知心,这么一个瘦小的姑娘,竟敢提着她的领子质问。
    看着她手下生风的架势,该不会是会武功吧……
    小偷越想越紧张,身子已经开始不自觉的打颤,还真是有贼心没贼胆儿,这回怕是碰上了硬茬子。
    默默怎么可能就这么放开他,瞧着对方怂了,她这一拳倒也没砸下去,撇着嘴角冷哼一声,伸手从他怀中掏出了自己的荷包和香囊,冲着对方晃了晃。
    “可别跟我说你这么大个男人用些小女儿家的东西。”
    现在是人赃并获了,小偷也没法解释,吓得“扑通一声跪在地上。
    “小姑奶奶饶命,我,我是迫不得已的,不是,是女侠,女侠你就饶了我这一次吧,我上有八十老母,下有三岁孩子,家里实在穷的揭不开锅了,要不然你也不会做这种见不得人的勾当,求求你了,就饶了我这一次吧,我下次再也不敢了……”
    小偷的一番话情深意切的,让默默反倒心生怜悯,本来还想好好惩治他一番,这会儿竟动了恻隐之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