袁子厚浑身伤痕,狼狈的走在丛林里。
    他的四个祖境护卫,三个被大鸟当虫子吃了,一个被卓凡斩杀了。
    处境不可谓不凄惨。
    直到现在,他总算知道为什么那个小秃驴害怕进入到这里了。
    本以为这是一处没什么危险的丛林,却不曾想,如此危机重重。
    其实他所不知道的是,从进入到这里开始,他们的危险远不止这些。
    只是,因为有卓凡在,所以有些凶猛异兽不敢来挑衅,他们才得意畅通无阻。
    可他偏偏要处处针对卓凡,才落得如此境地。
    只不过是咎由自取罢了。
    “阿刚这是遇到高手了啊,能够以一片树叶洞穿心脏,并且切入那黑树中,至少得是神境强者吧。”
    袁子厚心中困惑。
    他没有把阿刚的死跟卓凡联系到一起。
    在他看来,卓凡不过是一个宗师武者,而阿刚是祖境。
    实力差距太大了,卓凡根本就不可能杀得了他。
    就这样走了一阵之后,袁子厚感觉眼皮越来越沉,越来越沉,扑通一声倒在地上。
    “那火红色的蜥蜴,是什么玩意,好像毒素没有逼干净。”
    他脑海中闪过这个念头,彻底晕厥了过去。
    没有多久,程心走到了附近,看到了晕厥过去的袁子厚。
    看着半死不活的袁子厚,她心绪复杂,取出一粒解毒丹给他喂了下去。
    “这里离那个古仙洞府应该不远了吧。”
    程心此刻也很纠结,没想到事情会到这一步。
    无奈之下,她捏碎了一枚传讯玉佩,把袁子厚拖到一个地方躲了起来。
    现在只有等待救援了。
    这传讯玉佩程家的至宝,名为子母玉,无论在何处,只要捏碎一块,另外一块就会得到感应,指引向捏碎的那块玉的位置。
    就在这一瞬间,在丛林深处一个古老的祭坛旁边,一个五大三粗的虬髯大汉脸色骤然一变,看向程心所在的方向。
    “心儿遇到危险了,就在十里外的地方,凰竹,你带着传讯子母玉,将心儿带过来。”
    他身边一个身材高挑,穿着一身武袍,扎着高马尾的靓丽女人,接过子母玉,直接往程心所在的位置而去。
    这个祭坛旁边,除了这虬髯大汉以外,还有好几个人。
    他们都彼此戒备着,观察着祭坛之上亮起的那一道法阵。
    “程后武,你让那个小娘皮去哪里,这结界看样子很快就要开启了,少了个半步神境的帮手,这机缘你可就抢不过我们了。”
    一个身材留着八字胡,头裹着白色毛巾,鼻梁高挺,眼眶凹陷下去的白袍中年人,用蹩脚的华夏语开口说道。
    “呵呵,阿古索,少在那里打嘴炮,我程后武还会怕你这阿三不成。”
    “要打架吗?赶紧打啊,我给你们加油!”
    旁边一个全身西部牛仔装扮的小老头在一旁添油加醋道。
    除了他们以外,外围还有几个人,不过看样子,主要都是以他们三人为主。
    祭坛上的结界还未打开,他们彼此僵持这,谁都不敢先动手,以免让其他人渔翁得利。
    ……
    卓凡往这个祭坛赶来的时候,半路遇到了那个去找程心的女人。
    “宗师境武者?”
    看到卓凡后,她皱了皱眉,有些奇怪,宗师境武者也敢往这里闯,还能活着走到核心位置,这是怎么做到的?
    卓凡也看到了她,没有理会,继续往里面走。
    “站住,小子,那里不是你可以去的,想活命,就不要继续往前了。”
    “不劳费心。”
    卓凡继续往前走。
    “脾气还不小,你要找死,就由你好了。”
    上官凰竹冷哼一声,不理会卓凡,继续往程心所在的方向掠去。
    现在祭坛三方势力牵制,随随便便一个人都有祖境修为,在她看来,卓凡这个宗师境想要去夺取机缘,简直就是找死。
    看在同是华夏人的份上,她好心提醒一句。
    既然不听劝,那她也懒得多管了。
    不多时,上官凰竹就找到了程心跟袁子厚。
    看到狼狈不堪,陷入昏迷的袁子厚,不由皱了皱眉。
    “你们怎么搞成这样?”
    看到上官凰竹之后,程心紧绷的神经终于放松了一些。
    她将这一路上的遭遇说了一遍,听得上官凰竹咂舌不已。
    “那群猴子我们来时也见过,不过它们避得远远的,根本就不敢接近。它们竟然这么难缠?”
    上官凰竹想了想,大致明白了。
    大概是他们身上的气息太过强大,所以那些猴子不敢动手。
    它们有着某种避凶趋吉的本能。
    至于那群大鸟,就是袁子厚他们自己作死了。
    看了一眼昏厥的袁子厚,上官凰竹取出几根银针,扎在他身上的几处大穴,然后划破他的手臂。
    一股黑血流了出来。
    袁子厚的气色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开始变好。
    “上官姐姐的行针之术真是厉害,不愧是师从扁鹊的仙医门。”
    程心啧啧称奇道。
    上官凰竹得意道,“那是自然,论这行针之术,我若是称第二,没人敢称第一,以气运针,当世也只有我们仙医门有这种手段了吧。”
    听到这话,程心支支吾吾道,“上官姐姐,其实……我遇到一个人,他的行针之术可能比你还高明一点点。”
    “什么?”
    上官凰竹手上的银针不小心用力大了一些,扎得袁子厚直咧嘴。
    “上官姐姐,如果有人在突破祖境时走火入魔,可用几根银针把人救回来吗?”
    “开什么玩笑,练功走火入魔,只能用真气镇压,银针怎么行。”
    “他就做到了!”
    程心将卓凡救治察布法师的事情说了一遍,又细述卓凡在雪山救她,为她行针祛寒毒的过程。
    上官凰竹都顾不得给袁子厚行针了,直接拉过程心,给她号脉。
    她的瞳孔猛然收缩,难以置信道,“这不可能,你体内的寒毒,竟然被镇压了大半,他是怎么做到的?这人是谁,在哪里?”
    程心没想到上官凰竹会这么失态,有些失落的道,“他本来跟我们一起来的,但中途被袁子厚给赶跑了,这里处处凶险,也不知道他能不能活下来,他可只有宗师境修为啊。”
    “宗师境,是那小子?”
    上官凰竹脸色骤然一变,粗鲁的拔下袁子厚身上的银针,然后直接两个巴掌抽在他脸上。
    “别装死了,给老娘起来,心心,我们走,晚了那小子可能就没了。”
    说罢,她拉着程心就往祭坛方向掠去。
    袁子厚其实一直是醒着的,但他有些害怕上官凰竹,所以不敢睁眼,一直在装昏迷。
    这两巴掌下来,打得他火辣辣的疼。
    一睁眼,就看到上官凰竹跟程心快速远去。
    “哎,等等我,等等我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