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妈的!”
    等到了大半夜,袁琥终于等来了秦啸风的人,听到外面的怒骂声,他叫了一嗓子,一把甩了手上的茶杯,却没有出去……
    傻子都知道,金家人敢在外面这么叫嚣,一定是有所依仗的。
    而他们的依仗九成九是那个叫秦啸风的糟老头子,那可是个地阶高手,自己要是真的没脑子带着兄弟们冲出去。
    只有一个下场!
    那就是死。
    暴怒过后,袁琥压下心头的胆怯,匆匆上楼,敲开了李大柱的房门。
    此刻,李大柱已经在这间屋子里整整闭关了六个小时。
    在这六个小时期间,别说上厕所了,李大柱甚至连一口水都没有喝过。
    包括门口的两个守门小弟在内,没有人知道里面发生了什么。
    而李大柱却清楚的知道,自己诡异地突破了玄阶巅之外,甚至还感觉到了一股奇怪的助力在心中诞生。
    这份助力让他哪怕受了重伤,也能够用诡异的速度愈合身躯,效果之恐怖,让李大柱自己都不敢相信这是真的。
    李书文到底在我身上做了什么手脚?
    李大柱眉头紧皱,听到敲门声之后,缓缓睁开眼睛。
    他很清楚,虽然自己还没有突破地阶,但是对方已经打上门来了。
    自己不出去,手下的兄弟们只会损失惨重。
    “大哥!”
    看到李大柱走了出来,袁琥不觉得松了口气,连忙对着李大柱汇报到:
    “外面金家人在叫阵,我们估摸着,应该是金家的那个老不死秦啸风来了。”
    “估摸着?”
    李大柱微微皱下眉头,“外面人在叫阵,你竟然都没有出去看看清楚?”
    “大哥……”
    袁琥没想到李大柱竟然一下子听出来了自己的胆怯,尴尬之余,只能低头说道,“兄弟们就剩下了六七十号了。”
    “不是让白苗去临江通知兄弟们增援吗?人呢?”
    李大柱随即皱眉,六七十人,哪怕自己杀了秦啸风,这金家剩下的人马也不少。
    这些人,未必能够威慑住金家剩下的人马。
    “额……那我就不知道了。”
    袁琥尴尬开口,李大柱也懒得问了,起身一跃,直接从楼上跳到了大厅里。
    看到李大柱身轻如燕的落地,周围紧张兮兮的兄弟们纷纷松了口气。
    凭李大柱这身手,外面的人未必有那么可怕。
    “妈的!李大柱不会是缩头乌龟,跑了吧!”
    久久没有人回应自己的叫嚣,站在门口的金家人马大声嘲讽道,
    “之前不是挺牛的嘛?现在怎么了?跑回家奶孩子了?”
    “我看,这临江的人都是怂蛋!知道咱们老祖宗过来,都吓跑喽!”
    “看看看看,就这胆子,还敢来省城找死?你们这里面的人,今天晚上有一个算一个,都得给老子死!”
    外面的金家人马纷纷叫嚣起来,话说的一个赛着一个难听。
    而里面的临江兄弟们纷纷怒目圆瞪,若不是看到李大柱闲庭信步的走了出去,此刻已经气得冲杀出去了。
    “叫够了吗?能把你的狗嘴闭上了吗?”
    李大柱推开夜总会的房门,信步上前,双手背在后面,一派高人作风。
    他鹰隼一样的双眼只是对着眼前的车队扫了一眼,就感受到了车队中间那辆莱斯劳斯轿车中蕴含的浓浓杀气!
    地阶高手!
    李大柱脸色一变,旋即死死的盯着那辆劳斯劳斯,根本没把眼前的一众打手放在眼里。
    “李大柱……”
    看到李大柱出来,刚刚还在拼命叫嚣拉仇恨的金家人马纷纷后退,紧张的朝着自己的头目看过去。
    他们都知道李大柱杀了金茂的事情,本以为李大柱此刻应该身负重伤才对,没想到,这李大柱竟然完好无损地出现在了自己的眼前。
    看样子,根本没受伤啊!
    同样的情绪也蔓延在了秦啸风的心头,他同样认为李大柱就算是杀了金茂,此刻也多半是身负重伤才对。
    甚至为此做好了李大柱率先脱逃,自己带着人手杀入临江的准备。
    没想到,李大柱竟然完好无损的出现在眼前。
    而且那气息,竟然已经是玄阶巅峰的状态了!
    情报有问题!
    微微皱眉,秦啸风第一时间在心里给自己找了个解释,同时默默起身,推开车门,走了出来。
    只是一个出场,李大柱就感受到了秦啸风身上武者特有的气息。
    那双鹰隼一样的眼睛,瞪着自己的时候,仿佛利刃一样,能够扎穿自己的心房。
    “你就是李大柱?”
    见李大柱默默转身面对自己,秦啸风诧异李大柱的沉稳之余,默默开口。
    “正是。”
    李大柱轻轻点头,扫了一眼车里的金洪烈的等人,诧异的发现金盛竟然不在此处。
    那小子,应该很渴望看到自己被秦啸风杀了个场面才对。
    “既然如此,你就自断双臂,一头撞死在这里吧,以你玄阶巅峰的实力,我杀你如宰鸡!
    你如果能够自己一头撞死,你身后的这些蝼蚁,老夫念在上天有好生之德的份儿上,饶过他们!”
    秦啸风不屑开口,纵是知道李大柱的实力,也并没有办法放在眼里。
    在他看来,自己地界高手,和李大柱虽然只有一层之隔,但是这如同几何倍数一样的巨大差距下,李大柱根本不是自己的对手。
    对这种人出手,他觉得辱了自己的身份。
    “哼,老东西,你孙子欺辱我朋友,你外孙设计杀我,而你的女婿甚至为此特意绑架了一个无辜的小姑娘,你觉得,该死的是谁?”
    李大柱冷声回应,历数金家所做的罪孽,语气里没有丝毫胆怯。
    “哼!你杀了我外孙,有这一条,就够死你的了!其他的事情,老夫管不着!”
    秦啸风可不是来跟李大柱论理的,冷哼一声,旋即冲杀向李大柱。
    既然李大柱不打算在自己面前自尽,那自己就只能送这个狂妄之辈上路了。
    唰!
    秦啸风身躯一动,霎时间如同鬼魅一样出现在李大柱的眼前。
    速度之快,让李大柱只能看到他的残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