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地不在乎,但是他的主人在乎……主人在乎,天地就在乎……因为有了情,所以妖族宇宙,正在涅槃,她的主人,现在是我。”
    “你很得意。”
    “还好。”秦风笑眯眯的看着妖皇道:“我不想和你拼命,也不想让你就这么离开,那样太便宜你了……毕竟,你所掠夺的本源,是属于妖族宇宙的,不能让你随便拿走。
    你觉得呢?”
    “哼哼,成王败寇,弱肉强食。我得到的,是我应得的,谁也别想抢走。你毁了我七十八个分身,这笔账,我记着。”妖皇仔细的盯着秦风的影响,似乎要将它永远烙印灵魂最深处。
    秦风,将成为他永远的心魔。
    “很荣幸……不过,我是先灭杀了你的三个分身,影响了你的融合仪式,说起了,你没能让第一次融合圆满,和我灭了你三个分魂有关。
    你是不是很恨我?想不想杀了我?想不想和我打一场?”
    “哼,会有机会的。”
    “你真是太遗憾了……妖皇大人也有如此脆弱的一面,真是让人遗憾!”秦风挥了挥手,天空出现一块巨大的显示屏,里面正在播放的,正是他与妖皇的对话。
    “你……”妖皇气的几乎吐血。他没想到,秦风居然会这么狠,做的这么决。
    如此一来,他的事情就会传出去,名声自然就毁了。他再也不是妖族宇宙的英雄,再也不是妖族宇宙的骄傲。他不再是妖族宇宙生灵崇拜的偶像,信奉的神灵,而是恶魔,被人痛恨的恶魔。
    “我只是做了自己该做的事情。做错事,应该受到惩罚。”秦风冷笑道:“难道你还想一边做屠夫,一边还要享受他们的崇拜和信仰?
    你太贪心了。”
    “你叫秦风?你才是这一切的罪魁祸首。你才是恶魔。你才应该对这一切负责。”
    “呵,我从来没听过这样的道理。”秦风嘲讽冷笑。
    “我本就是妖皇宇宙的主宰,是你,破坏了这一切。如果没有你,妖皇宇宙依旧是妖皇宇宙,与之前不会有什么不同,而且有我在,还会变得越来越强大。
    如果不是你,我不会融合失败,如果不是你,妖族宇宙不会放弃我。”
    “不,你错了。就算没有我,你的融合也不见得成功;就算没有你,妖族宇宙只会与你同归于尽,她也不会选你。
    苍天是有眼的,宇宙是有灵的,你在做,她再看,她并不糊涂。”
    “哈哈哈……只要我成功了,只要我获得了强大的实力,我就可以带着妖族抗衡虫族,可以一统附近几个宇宙,成为超级强者。都是你,破坏了我的计划。”
    “你修的是魔神功法,本身就不容与这方宇宙,他们天生有敌意。不是你没有察觉,而是被你刻意忽略。宇宙抛弃你,只是早晚的事情。”
    “什么魔神功法,胡说八道,你不要污蔑我。”
    “呵呵,睁着眼睛说瞎话,我也不得不说声佩服!”秦风摇头,觉得这家伙人品实在太差。
    当然,如果他真的有人品这种东西的话!
    “现在,你怎么说?是留下你这具身体,灵魂遁走,还是咱们继续?”秦风笑眯眯的问道。
    “小子,你不要欺人太甚。我也不是好惹的。你敞开宇宙壁障放我离开,咱们两清,如何?”
    “呵呵……你觉得,这可能么?”
    “这么说,你是不肯罢休了?”妖皇脸色越来越沉,他以为自己猜错了,他以为秦风要和他拼命。
    他不想死,更不会坐以待毙。
    “我知道你不会同意,但是,就这么让你离开,我怎么向整个宇宙无数生灵交代?我如何服众?”
    妖皇心中咒骂。你需要向谁交代?你需要服众么?那是什么东西。
    “你,究竟想怎么样?”妖皇身上气息变得危险起来,似乎随时准备拼命。
    “不想怎么样。我只想知道,你想怎么离开。就这么走了?不妥吧。”
    “……”妖皇沉默良久,咬了咬牙道:“算你狠。”妖皇挥手间,十几个空间巨大的戒指飞了出来,落入虚空。
    “不够……”秦风摇头。
    “秦风,你不要欺人太甚。惹急了我,咱们谁也别想好过。”妖皇双眼通红,几乎喷出火来。
    “你想怎么样,我奉陪。”
    “你……”妖皇心中这个气,几乎喷出火来,却是又无可奈何。
    他不想死,所有不敢和秦风拼命。
    “你想怎样?”妖皇咬牙。
    “不是我想怎样,是你想怎样。原则我已经说了,你不能带走一根草。”秦风面无表情的说道。
    “好,好,好……秦风,我记住你了。”妖皇感觉无限憋屈,张口喷出一口鲜血,然后再次挥手,一个佛宗佛钵出现在手,滴溜溜旋转间,钵盂内有大量戒指,各种法宝,甚至连龚殿类高品质秘宝都有七八件。
    不愧是宇宙之主,受伤的好东西就是多。
    “果然是富得流油。”秦风满意的点点头,挥手间所有东西消失不见。
    “我可以走了吧?”妖皇恶狠狠地盯着秦风。
    秦风微微摇头。
    “你想出尔反尔?”妖皇暴怒,恨不得立刻冲上去将其碎尸万段。
    “不是我出尔反尔,是你,没有按着规矩办。”
    “我怎么没有按着规矩办?”
    “我说的是,你不能带走一根草,你为什么还穿着一身衣服?为什么丹田之内还留着几件秘宝?你当我瞎么?”
    “你,你说怎么发现的?这不可能……”妖皇下意识捂住丹田,满脸不可思议的看向秦风。实在是太恐怖了。
    “没什么不可能。”
    “那是我的本命法宝,不能给你。”妖皇盯着秦风的影响,用不容商量的语气说道。
    “那真是太可惜了……你应该知道,我有两个宇宙。虽然将一个宇宙的生灵送入另一个宇宙比较麻烦,但是,并不是不可能。
    你若是不安我说的做,那,抱歉,我宁愿用一个宇宙为你送葬。”
    “你,你就是个疯子……”
    “我不是,你才是……”
    “放开宇宙壁障……”妖皇随手甩出七八点光芒,身上衣服消失,一层淡淡的能量遮挡全身,隐住要害。
    “哈哈,早这样不就好了,何必打打杀杀……”秦风大笑,在妖皇前方出现一个光门,光门之上,符文闪动,流转着隐晦的韵律。
    光门的另一边,有着宇宙节点,特有的气息传出,证明它不是假的。
    “哼”妖皇不想稍微停留,一头钻了进去。
    看着妖皇背影,秦风咧嘴一笑,低声自语道:“慢慢玩吧,好戏才开始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