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哼!妄想!”苏晨一听当即发出一声冷喝。
    他可以不管排名,但却不能允许有人夺得第一,因为这是他当年跟那个人的约定。
    “晨子你要记住,佣兵界不能有第一,不然整个世界将会大乱,就算有我也希望夺得第一的是你,其他人绝对不行,你要答应我好吗?”一个白发的中年男子躺在苏晨的怀中奄奄一息的说道。
    “我……我答应你,龙叔你不要死……”苏晨哀求般的对男子说道。
    结果男子却在他答应之后欣慰的笑了笑久直接歪活了头……
    “龙叔你放心我绝对不会让任何人坐上第一的位置!”苏晨紧握着拳头发誓,下一刻对科尔基问道,“你还知道什么吗?比如他们的计划。”
    科尔基当即摇头苦笑道:“孤狼你真是要看得起我了?我怎么可能知道死神的计划,不说我们恐怕就算是你们暗夜那帮人也不一定知道吧!”
    “不过我想现在你们暗夜一定也在防备了!”
    苏晨皱着眉,最后一句话没说就徒步离开了帝花庄。
    科尔基就默默的看着苏晨的背影直至消失。
    “这个男人要出手了!”
    ……
    苏晨离开帝花庄就去附近的公共电话亭打了一支国际电话。
    当电话被接起的后对面当即传来一阵诧异的声音,“你是?”
    苏晨听着耳边这句无比熟悉的声音,本来紧绷的表情不由得露出了一抹微笑,“墨子是我。”苏晨缓缓的开口。
    “啊!”
    咚!
    结果对面当即传来吓一跳的声音并且还有一声撞响。
    此刻在很远的某个世界角落,暗夜的基地内,一名短发青年正把刚接起的手机掉到了地上。
    因为他有些不敢相信自己听到的那声音是真的。
    但很快他又连忙把电话拿起来,一脸激动的喊道:“晨哥,实是你吗晨哥?你终于肯联系我们了!”
    “嗯,是我。”苏晨能够感受到墨子的惊讶,他也感到内心一阵激动的点了点头。
    “真的是你晨哥?”
    “哇!大家快过来,是晨哥晨哥打电话给我们了!”墨子当即忍不住朝四周大喊道。
    “什么,晨哥?”
    “晨哥打电话来了吗?!”
    紧跟着附近纷纷有人发出几声惊讶,然后就看到七八个穿着迷彩裤的男子心奋的狂奔过来。
    “晨哥,晨哥,是你吗?是你吗?”这些男子一把枪过墨子的手机你一言我一语起来。
    听到久违的兄弟的声音,苏晨莫名有些激动,眼睛也突然有些发热。
    “是……是我,大家还好吗?”苏晨深呼吸了一口气又微微笑笑回道。
    “真的是你晨哥?你现在在哪里?我们好想你啊!你没打电话给我们,我们都不敢找你害怕打搅到你,我们真的太想你了!”
    很难想像以上那么肉麻的话会是一群大男人说出来的。
    但苏晨却一点也不觉得尴尬,反而重重的点头,“我也想你们。”
    跟弟兄们聊了几句后,苏晨就让墨子先来接电话。
    这衣一次他打电话回去并不是叙旧的,而是有重要的事情要说。
    “晨哥你突然打电话说有什么事吗?”墨子接过电话后问道。
    “墨子我有事问你,你必须如实回答我。”
    墨子眼神闪烁了一下,连忙回道:“是晨哥,我一定如实说!”
    苏晨点点头直接问道:“死神最近是不是有什么大动作?”
    “啊!”墨子当即一惊,连忙问道,“晨哥你是怎么知道的?”
    “你先别管我是怎么知道,你就告诉我是与不是!”
    墨子眼神逐渐有些凝重,当时苏晨离开是时候,他说了以后关于地下世界的事情都不要再来找他,所以这一次暗夜的事他并没跟苏晨说。
    现在突然被苏晨问起,这让墨子不知道该作何回答?
    “怎么,连回答这个问题都要犹豫吗?”苏晨见墨子久久不说话不由得连忙问道。
    “不……当然不是,晨哥你说的没错,死神他们是有动作了。”墨子无奈的感叹一声连忙回道。
    “那你为什么不要告诉我!”苏晨一脸责怪道。
    墨子回答:“晨哥当年不是你说以后地下世界的事情不要告诉你的吗?而且我也怕打搅到你正常的生活。”
    苏晨挑了挑眉头,他以前的确说过这种话,但做人总应该要变通啊,这件事那么严重,所以怎么能不让他知道呢?
    “算了,以前的事情就不要再说了,你先告诉我,死神他们是不是对你们对手了?”
    “这……”墨子顿时有些欲言又止。
    “怎么有什么不好说的吗?”陈楠眉头一挑问道。
    “不是不是。”墨子连连摇摇头说道,“最近死神还没有对我们下手!但排名第四的獠牙佣兵团却被他们吞并了,听说他们的老大直接被死神干掉。”
    “獠牙?”苏晨眉头一皱,“不是说他只对前三出手吗?”
    “噢!晨哥你竟然连这个也知道?”墨子明显有些诧异,然后继续说道,“死神只对前三出手上没错,但那獠牙好死不死的要去招惹他们,结果最后直接被干掉了。”
    “我听说獠牙的老大死了,但他的一些干将包括女儿却跑了,现在死神正在全世界追杀他们。”
    “是吗?”苏晨挑了挑眉头,说,“那些都不重要,总之你们自己要做好防备。”
    “放心吧晨哥这些我们当然知道,凝霜姐几天前都已经让我们做好防范了。”
    “凝霜?”突然听到这个名字,苏晨的内心突然有些悸动,然后问道,“她还好吗?”
    “晨哥你是说凝霜姐吗?”墨子似笑非笑的问道。
    苏晨听得出墨子在打趣自己,立即翻了个白眼回道:“不然呢!”
    “嘿嘿!我还以为晨哥回都市逍遥快活惯了,已经把凝霜姐忘了呢!”墨子嘿嘿一笑说道。
    “别废话,我问你她还好吗?”苏晨又翻了个白眼问道。
    心想这些天不见墨子这小子竟然也学会打趣人了。
    “哎。”结果就在这时墨子突然叹了一口气,这顿时让苏晨心里一紧,连忙问道,“怎么,难道出什么事了吗?”同时苏晨的心跳也开始突然加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