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行,我得赶紧把这两股劲道逼出去!”科尔基心想,然后大吼一声双眼再次通红,体内力量爆棚而起,跟着就看到他的身体开始冒起白气。
    呜呜~
    可就在这时一阵拳风突然快速的袭来,科尔基抬头一看赫然是苏晨,于是他只好连忙抬起双臂抵挡。
    砰!
    苏晨的一拳猛的撞击在科尔基的手臂上再次把他震退,然后还没彻底逼出体内的劲道再次在他体内肆意破坏!
    “啊!可恶,老子就不信不能把你们逼出去!”科尔基退后到最后一步就半跪在地上,单手撑着地面大声吼道。
    下一刻他的体表再次冒出白气,这时苏晨要是再来一击绝对能让科尔基受伤甚至重创,但他没有而是眯着眼站在几米外看着他。
    之前轰入他体内的劲道已经够他喝一盅了,所以现在他已经不着急再去出手。
    科尔基虽然能够借助仿造的药物进化为泰坦巨族,同时也拥有他们的强大蛮力,但在绝对实力面前他终究还不是苏晨的对手?
    毕竟苏晨现在的实力可是远超于牛虎境的人,这等实力纵使在整个武道界也没有多少个。
    等科尔基把劲道都逼出体外之后已经是一分钟之后了。
    期间他也诧异苏晨为什么没来攻击自己。
    这时当他抬起头来,看到苏晨正笑眯眯的看着自己时,科尔基就知道了,原来对方早已胸有成竹,纵使给他逼出劲道那他也不一定是苏晨的对手,因为在苏晨的脸上写满了这样的自信。
    而且经过刚才那几招的对击,他也明白了自己跟苏晨真的差很远。
    “怎么,逼出来了吧!”就在这时苏晨还向他问出了一句。
    科尔基眉头挑了挑苦笑道:“你的力量真是厉害,我甘拜下风!”
    “哦?”苏晨听到他这句话倒是有些诧异道,“你这算认输了吗?”
    科尔基继续露着苦笑,“认输,那你就当认输吧,但至少这一次,总有一天我会赢你的。”
    “呵呵,好吧,我随时奉陪。”苏晨不介意的笑了笑说道。
    比赛就这样突然结束了,科尔基认输苏晨胜出,这对于苏晨来说并不是什么意想不到的事情,一切早已在他意料之内。
    毕竟要是伦单挑的话在整个地下世界他还没遇到过哪个对手呢!
    “孤狼要留下来喝一杯再走?”比赛结束,苏晨要走时,科尔基立即邀请道。
    “不了。”苏晨摇了摇头说道,“已经很晚了,我习惯早睡早起。”
    “额……”科尔基一愣,表情顿时有些古怪,因为像他们这类人那会有什么早睡早起的说法。
    苏晨似乎看得出他的想法不由得轻声说道:“忘了告诉你了,我已经离开那个地方一年多了,所以对那边的事情我一般都不会再去理了。”
    苏晨的言外之意就是告诉他,以后有事没事都不要再找他,毕竟他与那边脱离了,当然还想单挑的话他倒是可以答应。
    “哦?那暗夜的事你也不管了吗?”科尔基听到苏晨的话后反而面色调侃的问道。
    看到他突然说调侃苏晨眉头不由得一皱问道:“你什么意思?”
    “没什么意思,只不过最近那边有大动荡。”科尔基若是漫不经心的说道。
    苏晨眉头一挑严肃问道:“跟暗夜有关?”
    “算是吧!”科尔基点点头。
    “快告诉我!”苏晨立马紧张起来。
    暗夜是他一手创立的,里面的每一个弟兄都是跟他出生入死的兄弟,所以就算脱离那个地方,脱离暗夜,但兄弟之情却不会脱离。
    见苏晨紧张,科尔基反而不着急一边调侃道:“怎么你不是说那边的事跟你无关了吗?”
    结果下一刻苏晨却直接如同一只猛兽一般突然朝科尔基扑去,甚至连科尔基都没反应过来,苏晨直接一把抓住了他的衣领,科尔基猛的又被吓一跳,他没想到苏晨的速度这么快,要是他想要杀自己那岂不是轻而易举?
    科尔基的眼神隐隐有些恐惧的望着苏晨,心想这个男人也太恐怖了吧,原来刚才跟我单挑不过是开玩笑而已。
    要是单挑的时候他用现在的实力那他恐怕连一招都支撑不住。
    “混蛋,你干嘛?放开我们老大!”几乎是同一时间科尔基的小弟们反应过来后纷纷拔枪大声喝道。
    科尔基也从他们的话中回过神来,于是连忙喊道:“都住手把枪放下!孤狼只是跟我开玩笑而已!”
    科尔基对小弟说完之后就连忙抓住苏晨的手说道:“孤狼你别生气,我刚才只是开个玩笑而已,我马上告诉你暗夜的事情行了吧。”
    “哼!我不喜欢别人在重要的事情面前跟我开玩笑!”苏晨冷哼一声才随手把科尔基放开。
    “是是是,是我的错。”科尔基想到苏晨恐怖的伸手立马认错道。
    他的那些小弟都有些惊讶,因为他们哪里见过自己的老大对别人那么客气,甚至还跟别人认错?
    “把暗夜的事告诉我!”苏晨不跟科尔基墨迹直接问道。
    科尔基深呼吸了一口气看着苏晨说道:“是这样的,最近我听说死神佣兵团那边将会有大动作,而这场大动作很可能会波及到你的暗夜,现在地下世界的人都差不多知道这个事情了。”
    “死神佣兵团?”苏晨眉头突然紧皱,眼神寒芒炸现,这个佣兵团跟他的暗夜都是排名前三又不分上下,以前他们经常抢任务,甚至还互相搏杀过对方兵团的人,所以两家兵团基本都是血仇。
    甚至也因为他们苏晨才决定离开地下世界脱离暗夜回归都市的。
    “死神!”不知不觉苏晨已经紧握起双拳,甚至连指甲都插入肉里他都不自知,冷声向科尔基问道,“他们具体要做什么?有什么大动作?”
    “吞并前三兵团!”科尔基深呼吸了一口气回道。
    骤然苏晨的双眼寒光爆射,当即把科尔基吓了一跳,然后一道冷冷的声音从苏晨的口中传出,“他们想霸占第一位置?”
    “应……应该是的。”科尔基感受到苏晨身上传来的寒意,战战兢兢的回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