毓清也不想多让他待在这里,毕竟有他在身边,她的父亲就会安全不少。
    “古叔叔你走吧,你去好好保护爹爹。”
    古迟还是有所担心的看向她,毓清也明白他的担心。
    “古叔叔不必担心,有江文保护我就已经足够了。”
    对于江文的能力古迟是知道的,所以也放心的离去。
    他走后一直郁闷自己居然就这么说出来了。
    古迟离开后,江文也及时的来到了毓清身边。
    “小姐,你还好吗?”
    毓清抬起手摸了摸自己的脖子,虽然有点疼但她的心是开心的。
    “我还好,不必担心,对了今天发生的事情,你不许对谁说知道了吗?”
    江文点了点头,直接扶起了她。
    毓清也站稳了以后,大步走向街上,办完了自己最在乎的事情以后,她是十分开心的,现在就算看到路过的马车,也会不自觉的笑出来。
    洛屋。
    来到洛屋的卜玉直接就找到了木习凛。
    其实关于连维禁卫军多权的事情他也早在刚才就已经知道了,也知道卜玉一定会来找自己,所以早早的他就准备好了热茶。
    “五殿下来了,请坐。”
    看到他如此淡定的模样卜玉就已经猜到她一定时间知道自己一定会找来。
    想必他也早就得到消息了,这样也好,直接去掉没用的前言直奔主题。
    “没错,我想你应该已经知道了,那我就不用转弯抹角了。我想要回去,夺回属于自己的东西。”卜玉眼神坚定的说着这一席话。
    他这样的眼神是木习凛想要看到的,一开始虽说他们约定过了,那个时候,他从卜玉是眼神里没有看到这样的坚定,这一刻的卜玉给他的感觉就是已经完全变了一个样。
    总体来说,是他想要看到的样子。
    “五殿下既然想要拿回属于你的东西,木某一定会帮助的。”说着往卜玉手前的杯子里面沏满了热茶。
    “只是现在我们需要一直边境力量的支持。”
    木习凛的眼神入深潭一样让人一眼看不到底,卜玉自然也看不懂他。
    不过他相信看懂这个人,是自己迟早的事情。
    “木阁主且说。”
    木习凛将手伸进茶杯里弄湿,在桌上写了一个揭字。
    卜玉也秒懂,他也早就看出了揭族首领其实实力非常,要是有他相助的话肯定也是锦上添花的一件事。
    “可以利用,只不过,我担心……”
    木习凛一眼就看出了他所担心的事情。
    “殿下是担心那揭族首领会因为此事而用自己的女儿捆绑于你?”
    果然和聪明的人就是不需要太多的暗语,一个眼神和一句没有说完的话他都能知道自己担心的事情。
    卜玉点了点头,愁眉不展。
    木习凛倒觉得这事是可以值得被利用的,因为这样以后揭族首领一定会用心的帮助他们。
    “其实这也未尝不是一件好事,这样一来,你要是以揭族女婿的身份,估计办起事情来更容易。”
    卜玉想也不用想的直接就拒绝了这个事情。
    对他来说,如果他真的这样了,只怕以毓清的性子会与自己老死不相往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