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人视线相碰,谁都没有先打招呼,凌蕊蕾别扭的转过头,她才不会承认自己对他看傻了眼。
    “这位家属,你过来坐在这里。”刚才录口供的那位警察,招呼左承轩坐在凌蕊蕾身旁。
    左承轩坐下后,那位警察就冉冉不绝的说起凌蕊蕾今天的交通事故来。
    “这位家属,你身为丈夫理应要普及一下交通规则,只是一个追尾造成了七人受伤跟交通瘫痪了三个小时。”
    “情况非常严重,但凌小姐对自己的错误不知悔改,所以家属要一起过来受训。”
    ……
    那位警察一口气说完,口渴的拿起桌上水杯喝下。
    左承轩沉默听着警察的还原交通事故的经过,不可思议的看了看凌蕊蕾,她是怎么做到的。
    而凌蕊蕾感应到左承轩的目光,转过头显出一副窘态。
    “所以家属你听明白了吗?”警察对着左承轩显得更加无奈,左承轩只有一开始来的时候表现紧张。
    进来见到凌蕊蕾平安无事之后,他全程面无表情的冷漠,就算听到交通事故也是眼睛也没眨一下。
    他们该不会都觉得这是小事吧?
    “明白了!”左承轩站起来,“可以走了吗?”
    “这……这……”那位警察为人民服务了这么久,还是第一次遇到这样难以沟通的人。
    发生了这么严重的交通事故,好歹也要表现一下歉意,而不是一副毫无表情、毫不在意的样子。
    “这位小姐跟家属,你们确定都听明白了吗?”
    “确定!”
    “明白!”
    “那你们可以离开了,小姐记得要回来补考,还有三个月内不允许再开车。”
    警察决定不再浪费口水,该说的该罚的都处理完毕,也不想再留着他们。
    左承轩跟凌蕊蕾两人站起来,走到门口的时候,一位刚从外面出勤回来的警察,冒失的冲进来。
    左承轩眼明手快的抱住凌蕊蕾,赶紧闪躲在一边。
    “你这是干什么,一点规矩都没有!”那位警察逮到机会,把不满的情绪都发泄出来。
    外勤回来的警察马上站立行了个军礼,“报告长官,我刚从外面出勤回来,一直追着一辆拉斯莱斯的车回到警察局中,那辆拉斯莱斯连闯了两个红灯还一路超速。”
    “什么?又是一个无视交通规则的人,那你还不把他逮住捉回来。”
    太可恶了,最近不遵守交通的人特别多。
    “我是一路追回来的,听外面的同事说,那位车主进来了长官这里,所以我才匆忙的跑过来。”
    “这位家属,你是外面拉斯莱斯的车主吗?”那位警察长官很无奈的看着左承轩,这里就他刚刚进来,好像除了他就没有别人。
    “闯两个红灯又超速,你开车技术也并不比我好!”凌蕊蕾冷笑一声,声音中带着幸灾乐祸。
    “对,外面的车是我开的!”左承轩还从容冷漠,“我没闯红灯,只是闯了黄灯。”
    闯黄灯还这么理直气壮,直接气坏了那位长官警察。
    “不可能,我明明见到闯红灯的!”
    “那你们就查查监控!”左承轩对自己的开车技术很自信,绝对没有闯红灯。
    至于超速他就认了,他是以塞车车速过红绿灯的。
    “好,那就查监控,让你心服口服。”出勤回来的警察也相信自己的眼睛,他绝对没看错。
    监控下,见到左承轩开着车子在闪着黄灯的时候,猛的加速到底,像火箭一样瞬间消失在眼前,那确实是在红灯亮之前过去了,事实证明是闯了黄灯。
    果然是对夫妻,车子加速都是油门直踩到底,对交通规则更是藐视!
    最后左承轩因为超速扣了六分,罚款两千元。
    他们走的时候,那位长官警察还一直唠叨他们要牢记交通规则,绝对千万不能超速,要安全行驶。
    黑色劳斯莱斯在路上行驶,左承轩开着车送凌蕊蕾回去。
    “你现在要去哪里?”
    “去玫瑰商场!”凌蕊蕾看看时间,今天白白在警察局浪费了这么多时间,晚上得加班到很晚了。
    想想之后的三个月禁止她开车,她需要考虑请个司机代驾。
    “今天我去接梓涵跟潼潼,你就不用去了。”
    “谢谢!”
    这是那天不愉快之后,他们再度说话。
    短暂交谈过后,又恢复了安静。
    凌蕊蕾一直以为左承轩生她的气,是因为她跟左梓潼说了离婚,害的孩子哭泣的原因。
    那么她自己究竟为什么,会因为他的生气而生气呢?
    她从没有细想过!
    平静过后,凌蕊蕾心想是自己出了绯闻,害左梓潼伤心。
    这绯闻还不知道会不会闹到长辈哪里去,要是那样的话,还真的是她不对。
    可她就是不想向左承轩道歉,不想在他面前低头!
    前面又是一个红绿灯,还有两秒才转黄灯以左承轩的技术肯定能过,但这次他居然停下来在等。
    “我还以为你会冲过去!”
    “安全第一。”
    “那么你刚才为什么连闯两个黄灯?”
    “闯之后不是被批评了吗?”
    “我才不相信。”凌蕊蕾嗤之以鼻,她才不相信他会这么听话。
    他是左承轩,才不会因为刚才长官警察的教导,而去改变自己的习惯。
    左承轩不解释,如果说刚才闯黄灯是因为太担心她,她会相信吗?
    而现在故意放慢速度,是因为她在身旁,为了能让她安全,所以才慢慢行驶。
    “你呢?为什么等红绿灯时候把油门踩到底?”左承轩换个话题,他很关心她今天到底是干什么了。
    “我……我……我在想事情。”凌蕊蕾不好意思的把脸转上车窗外,说起这事还得怪左承轩。
    要不是想起他,害她生闷气失去理智,会把油门踩到底。
    “想事情?”是什么事居然让她想到失神了?是时瑾波还是他大哥。
    “当然,凌氏集团跟逸煌集团的合作计划要筹备了,能不分心吗?”凌蕊蕾才不会让他知道,自己是想起他失去理智的。
    左承轩听到了凌蕊蕾的解释,全身的寒气慢慢的被风吹散了,原来她是在想工作的事情!
    “你以后还是专心开车好了,别失神!”
    “哼……这次只是个意外!”
    凌蕊蕾发誓绝对不会再有下一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