闻言,皇上顺着声音的来源看了过来,自然也是看到了孙玉月手中的那杯酒,不用想也知道,那里面肯定是有毒的。
    想着自己方才都已经喝了一杯毒酒了,未曾想到这个时候的孙玉月却还想着拿着一杯毒酒过来,也真不知道她心中究竟是怎么想的,难不成觉得自己就那么命大吗?
    不过,既然她都已经将毒酒摆到了自己的面前,那他自然是不可能错过这个机会的,至少也要让他们高兴一场啊。
    想到此处,他便毫不犹豫的就将就给接了过来。
    “爱妃既然如此有雅兴,那朕自然也是不会扫兴的。”
    话毕,他便将杯中酒一饮而尽。
    须臾,皇上眉头一皱,装出一副中毒的模样。
    “我……我……这……酒里……有毒……”
    他捂着自己的胸口,根本就不得动弹。
    见状,丞相和孙玉月心中都是一阵的欣喜。
    还真是没想到这次的事情居然发展的如此顺利,本来想着皇上不可能轻而易举的就将酒给喝掉了,却未曾想到他居然宠爱孙玉月宠爱到了如此程度,也不让太监去试酒,这让人有些百思不得其解。
    然则,只要事情成功就行了,根本就没有必要去多生事端。
    想到此处,丞相便将心中的情绪默默给压制了下来,直接就投给了那些乐人一个眼神。
    收到他的眼神之后,乐人也没有丝毫的犹豫,直接就开始动手了起来,不过片刻的功夫,场面便陷入了混乱当中,不少的朝廷大臣和工人就慌张了起来,开始四处逃窜了。
    看着这一幕,君临渊心中一阵的冷笑。
    或许换成其他人,这个时候肯定就会慌张起来了,毕竟事情进行的这么顺利,丞相成功的可能性也是特别的高。
    但对于现在来说却是不一样了,这只不过是自己计策中的一环而已,根本就没有必要去担心。
    当即,他就大叫一声,不给其他人丝毫反应的机会就直接扑到了皇上的面前。
    “父皇!”
    随着他的话音刚落,丞相并隐隐地察觉到事情已经得手了,察觉到这一点之后,他心中一阵的激动,有些不敢相信自己所看见了这一幕。
    尽管早已知晓这一次成功的可能性还是非常大的,到时候自己称王称霸也不远了,却未曾想的事情居然进展的如此顺利,根本就没有丝毫的阻碍。
    既然都已经发展到这一点了,那他自然是不可能轻而易举的错过的,想到此处,他便将心中的情绪默默的给压制了下来,直接就站到了众人的面前。
    “现如今皇上都已经被我给制服了,你们还有什么异议吗?”
    当他正沉浸在成功的喜悦当中,一众朝辰和皇子便直接站了出来,满脸的坚定。
    其中一位穿着红色朝服的中年男子质问道:“丞相大人,你这是什么意思?今日可谓是皇上的寿宴,你在这个时候指挥着这些刺客过来刺杀皇上,你难不成是想要造反吗?”
    “丞相,皇上一向待你不薄,要不然的话,你也不可能做到今天这个位置的,一人之下万人之上,难不成你对你现在的成就还不满意吗?”
    当众人的话刚一说完,从一旁便出现了一群的私兵直接就包围了这里。
    看到这些私兵,丞相瞬间就松了口气,心中的大石头也跟着落了下来。
    尽管方才皇上都已经被自己给制服了,按理来说的话,他已经到了成功的地步了,根本就没有必要去在乎其他的事情。
    偏偏如今这么多的朝臣和皇子们全部都在质问自己,如果任由事情就这么发展下去的话,他也不知道该怎么去处理了,也幸亏私兵来到了这里,这也是自己的底气了,只要有他们在,他也无需害怕这些朝臣们了。
    看着这一幕,原先还有一些大臣是迷迷糊糊的,根本就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但到现在也瞬间明白过来了,一副恍然大悟的模样。
    “说句实话,我之前还挺崇拜你的,觉得像你这种忠君爱国的人的确是非常的少了,也把你当做榜样来看待,却未曾想到你居然做出这种造反的事情来,简直就是奸臣贼子。”
    “皇上待你这么好,不论什么事情都会第一时间想到您,哪怕你犯了什么错误也会去原谅,却会曾经想到你居然恩将仇报,做出如此事情来,实在是有些不知好歹了。”
    闻言,丞相眉头一皱,心中的情绪瞬间就压制不住了。
    本来想着只要将皇上给制服了,其他人所说的话自己也根本没有必要去在意,在此之前就已经想过这个时候的场面了,却未曾想到这些大臣所说的话居然如此的难听。
    既然如此的话,那他也没有必要对他们再客气下去了。
    想到此处,他便直接拿起一旁的剑就要劈过去。
    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顾念音的声音却是传了过来:“丞相大人,你确定要这么冲动的做这件事情吗?”
    听到这话之后,丞相直接就顺着声音的来源看了过去。
    只见从一旁走过来一位穿着白色衣裳的女子,衣裳上面没有一丝的点缀,但却给人一种飘飘欲仙的感觉,就像是从画中走出来的人一般,那张熟悉的面孔正是顾念音。
    看到她,丞相心中则是一阵的疑惑,根本就不知道他在这个时候站出来究竟是为了什么。
    毕竟他心中非常的清楚,顾念音肯定是站在君临渊这边的,又为何会突然跟自己讲话呢?这的确是有些百思不得其解了。
    顾念音自然是察觉到了他的情绪变化,却根本没有去在意,只是自顾自的说出了自己心中的想法。
    “丞相大人,你虽然已经成功了,但不管怎么说,这造反说出去的确也是有些不好听的,如果是你这个时候就将大臣们给杀掉的话,只怕堵不住悠悠之口,还不如耐心的去劝服他们呢,这样一来的话,你也可以稳坐皇帝的位置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