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承认,我被“我们”两个字刺激到了。
    也在这一刻,我忽然怜惜起我那可怜的自尊心了。
    要是别人,或许我还不会这么难受,可偏偏,是张美欣。
    天之骄女,人家的起点或许就是我的终点,有父母疼,还有江夫人给她撑腰,连业务能力也是数一数二,压根不会给江书韪惹麻烦。
    他在意她,也是情理之中。
    而我,就为了能跟他平起平坐,都要受尽折磨。
    老天有时候,还真的不公平呢。
    “其实......”我用最快的速度调整了情绪,“也没什么大事。”
    我想我的语气应该是轻松的。
    “就是江总帮了我们,我想,是不是有机会,能请他吃个饭。”
    “小安......”
    “悠悠上次冒犯了江总,我们总要赔礼道歉的。”不想张悠悠继续哀求下去,我选择了另外一个说法。
    “不过我猜江总最近事务繁忙,那就等江总忙完这段时间再说吧,”我故作镇定,露出了一个轻松的笑容,说:“那两位,我们就不打扰了,再见。”
    没等江书韪开口,我便拉着张悠悠出了包间,张悠悠使性子甩开了我的手,质问道:“刚才明明有机会的,为什么不争取?”
    “抱歉。”
    “你跟我说什么抱歉,盛可安,从我们创业到现在,苦过,累过,乐过笑过,我张悠悠何曾向你抱怨过一句?但是今天,我想说,你真的让我失望了!”
    我难过的看着张悠悠,一时间无言以对。
    “到底是自尊重要,还是生存重要?今天你只要向江书韪低个头,我们就拉回了优势,只要有证据,我们就可以去找周子峰谈判,那Sa上上下下那么多跟着我们的人就会免于失业,明明这么好的机会,而你却放弃了,就是因为你那可笑的自尊!”
    这是张悠悠临走前对我说的话,看得出来,这一次,她是真的对我失望了。
    公司走到山穷水尽的一步,我有着不可推卸的责任,现在我又错过了扳回一局的机会,所以我能理解张悠悠的内心。
    她说的没错,这个时候,我还有什么资格谈自尊呢?
    北城忽然下起了雨,被着冰冷的雨水浇了以后,我忽然清醒了。
    我想,为了我跟张悠悠的梦想,为了Da上下一百多号的员工,我,必须低这个头。
    下定决心后,我又独自一人折返紫云馆,上电梯时,我默默的告诉自己,丢掉自尊,丢开颜面,诚恳道歉。
    可是让我没想到的是,江书韪跟张美欣居然已经离开了。
    前后不过半个小时啊,他们居然离开了!
    前所未有的悔恨在我心口徘徊,我转过身去,询问了服务生后,才知道这两人是刚刚离开!
    来不及多想,我立马直奔停车场。
    负一层的电梯刚打开,那辆熟悉的玛莎拉帝便从眼前闪过,车窗半开着,张美欣灿烂的笑容落在了我的眼中。
    有人说,当你身处黑暗时,一点阳光都会让你心生怨愤。
    我承认这一秒我妒忌了。
    但我还有更重要的事要做。
    下一秒,我钻到车里,一边拨打江书韪的电话,一边追了上去。
    管它自尊不自尊,活下去,才最重要。
    然而,电话拨通后,却无人接听。
    是怕张美欣误会吗?
    明明就在车里,为什么不接电话呢?
    我不甘心,索性再拨一遍,而我没想到的是,这一次,提示音里居然传来了关机的声音。
    关机了......
    所以江书韪并非是没有看到我的来电,而是他,压根就不想接听我的电话对吧。
    呵呵,还真是绝情呢。
    从车库出来时财务又来了电话,她告诉我,最近两个星期公司净亏损将近两百万,如此下去,DA恐怕撑不到下个月。
    撑不下去了......
    曾经风光无限甚至能与VM并列竞争的Da,居然落到了这种地步。
    而这场变故来的太过突然,紧紧一个月的时间,我们就从天堂掉到了地狱。
    “砰”的一声在耳旁响起,我的身体被弹到了方向盘上,重重的磕了一下。
    真是人倒霉喝凉水都能塞牙。
    居然追尾了。
    “你这人怎么开车的?不看红绿灯吗?”司机骂骂咧咧的走了出来,指着我,怒骂道:“原来是女司机,难怪技术那么差!l?”
    被撞了一下,我整个人就清醒了。
    在这之前,我喝了一杯酒。
    如果这个时候交警过来,那我岂不是在劫难逃。
    “大哥,对不起啊,我不是故意的,”我立即道歉,说:“你看这大雨天的,大家都不容易,要不这样,咱们也就别麻烦交警了,私下解决吧?”
    司机一脸烦躁的看着我,在我身上打量了一番,说:“你打算怎么解决啊?”
    我看着那被刮花的位置,说:“你的车子被蹭了,怎么着也得去保养下,这里有一千块,请你收下。”
    我想我的道歉态度还是比较诚恳的。
    司机扫了一眼我递过去的钱,没好气的说:“我这车可是刚买的。”
    我对车并不了解,可是明眼人都能看出来,这车并不是新车。
    谁让我今天脑子灌水了呢,刚才要不是想要开车去追江书韪,又哪里会出这档子事。
    既然犯了错,那就得负责,这事儿要是被捅到了媒体那里,那才真是麻烦了。
    于是我又从包里掏出了一千,说:“大哥,我身上就这些钱了,麻烦您了。”
    那司机扫了我一眼,说:“看美女这行头,不至于吧?”
    我疑惑的看着司机,又听到他说:“你身上带着酒味,该不是酒驾吧!?”
    我惊恐的看着司机,扯了扯嘴角,说:“刚从饭局出来,不过滴酒未沾。”
    因为堵着路,后面的车子已经不耐烦了,可面前的司机明摆着不在意,乐呵呵的说:“不如让交警来一趟吧。”
    “大哥,这又何必呢!”
    “正常处理啊。”司机瞥了我一眼,“你又没喝酒,心虚什么?”
    我欲哭无泪,说:“大哥,我身上的现金真的就真多了......”
    “现在谁还用现金啊......”
    这是让我扫码付款?
    “大哥,你看后面的人还催着呢,不如你说个价,我也有急事......”
    司机扫了我一眼,又看看自己的车子,说:“我这可是新车。”
    “再加一千。”
    “一万。”
    我惊愕的看着司机,又听到他说:“看你这装扮,想必也不是普通人家,这点小钱对你来说不算什么,要是找了交警......”
    我懂,这是在威胁我。
    可是看情况,也只能任人宰割了。
    于是我掏出手机,说:“行吧。”
    “我话还没说完呢。”司机突然指了指车子,说:“我家狗狗刚才被吓了一跳,怎么着也得安抚一下吧。”
    车里的确有只乱叫的泰迪。
    罢了,息事宁人。
    “行,我再加五百。”
    “我家狗可是赛级犬。”
    我恼火的看着司机,问:“那你的意思,赛级犬应该给多少安抚金?”
    “怎么着也得五千吧。”
    周围的嘈杂声在耳旁此起彼伏,生怕引来记者,我叹了口气,说:“行,五千就五千。”
    司机满意的拿出了二维码。
    我也掏出手机,刚准备扫那二维码,一只手就伸了过来,挡住了摄像头。
    我疑惑的看过去,这才发现站在身后的彭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