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安意吃三明治的动作一顿,脸上的笑容悄无声息的凝固住。
    “看来,还是先生了解时小姐的口味。”小舒一心沉浸在男人在厨房里一丝不苟为时小姐做早点的样子,丝毫没有注意到女人的变化,“先生说,时小姐虽然怀了小少爷,但是却瘦了好多,所以先生想亲自下厨,做一些开胃的食物。”
    不知道为什么,时安意听着小舒在旁边一直说着霍景琛对自己如何如何好,她心里就越发的难过。
    说不出为什么,就是莫名堵得慌。
    眼看小舒还要再说什么,时安意立马就打断她的话,“好了,小舒,你家先生如何好如何好,我已经知道了,你要是想要拍他的马屁,也要等人在的时候,是不是?”
    时安意故作打趣的说道,却没有将手里的三明治放下。
    时小姐都这么说了,小舒自然不好意思在继续拍自家少爷的马屁了。
    小舒很识相的住了嘴,话锋一转,道:“那时小姐先用早饭吧,我先下去了。”
    时安意闻言点点头,朝小舒挥了挥手:“去吧。”
    小舒看见时安意又吃了一口三明治,于是兴高彩烈的下了楼。
    ……
    等小舒走后,时安意才将目光重新落在手中的三明治上,一双眼睛深如寒潭,却让人看不透是什么情绪。
    不知自己发了多久的呆,直到一阵的电话铃声响起,时安意才后知后觉的回过神。
    匆忙的将三明治搁在一边,然后起身去床边拿手机。
    看见手机上的来电显示的事秦蓝雪的名字,时安意这才想起顾西洲被撤职的事情。
    连忙按下接听键,问道:“蓝雪,怎么样了?顾医生那边究竟是什么情况啊?”
    时安意的话问出口,电话那头却没有什么人回答。
    时安意皱了皱眉,抬头看了看手机屏幕。
    上面显示是正在通话中。
    于是时安意对着话筒又问了一句:“蓝雪?你在听吗?”
    电话那头秦蓝雪一只手紧紧将手机贴在自己的耳边,另一只手,则是紧紧捂住自己的嘴巴。
    远远看过去,女孩儿的表情看上去隐隐有些激动,还有些兴奋。
    时安意不知道什么情况,电话那头没有说话,她就愈发的紧张了。
    “蓝雪,你怎么了??怎么不说话,是不是出什么事情了??”
    秦蓝雪在脑子里回想着昨天晚上发生的事情。
    仍然有些活在梦里的感觉,直到听见时安意说自己再不说话,她就要报警了,她才总算缓过神来。
    秦蓝雪努力平静了一下自己一颗噗通狂跳的心,语气尽量平和的吐出两个字:“安安……”
    听到电话那头,秦蓝雪终于有回应,时安意一颗悬着的心总算是放下来了。
    吐了一口气,时安意埋怨道:“怎么回事啊,你这半天都不说话?”
    “安安,我和你说,我可能真的中了彩票了!”
    “嗯?彩票?!”
    时安意皱眉,不明白她什么意思:“像你这种有钱人,还用得着买彩票?”
    “哎呀,都不是!!”
    秦蓝雪知道时安意是故意打趣她,索性直接挑明了说道:“安安,你知道吗?我住进顾西洲家里了!!”
    “什么?!”
    时安意着实是被秦蓝雪抛来的直线球给震惊到了。
    就一天的时间……
    不对,准确的说,应该是就一晚上的时间,秦蓝雪就直接住到人家家里去了??
    这进展,可要比她和霍景琛的节奏快多了。
    “蓝雪,你老实告诉我,是不是顾西洲欺负你了?”
    时安意左思右想,也只有这一种可能。
    那就是秦蓝雪和顾西洲两个人,可能已经生米煮成熟饭了!
    如果真是这样——
    “蓝雪,你听我说,要真是这样,你一定要和我说,这种事没有什么丢人的,该理论的我们还是要去找他理论的。”
    谁知,时安意的一番理论,直接引来秦蓝雪无语的鄙视:“我说时安意,你这小脑袋瓜子里面能不能成天想点些纯洁的东西啊?!我和人家顾医生之间清清白白的,你可不要玷污了人家顾二少爷的好名声。”
    听到秦蓝雪这么说,时安意心里就顿时松了一口气,语气也变得轻松了许多,还不忘调侃道:“哟,原来我们的秦大小姐,也懂得知道是自己会玷污了人家的名声啊……”
    秦蓝雪刚才那样说只不过是不想让时安意误会顾西洲的人品。
    现在才后知后觉地反应过来自己居然被女人给嫌弃了!
    “好你个时安意!居然还敢调侃起我来了!?”
    秦蓝雪的话里,丝毫没有一点威胁的语气,电话那头甚至还能听见时安意传来的咯吱的笑声。
    秦蓝雪总算有些不悦了,对着电话那头就是一阵抱怨:“我跟你说正经的事情呢,你能不能严肃一点?”
    时安意也收起了玩笑的意味,问道:“好好好,我严肃,那所以,你们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事情?你怎么会突然直接住进了人家家里去了??”
    说起这个,秦蓝雪瞬间来了兴致,把昨天晚上的遭遇大致的和时安意说了一遍。
    ……
    二十分钟后。
    “所以你就是用这种方法,直接成功的把人骗到手了?”
    了解了这件事情的前因后果的时安意开口问道。
    原来,昨天在她和霍景琛离开之后,秦蓝雪便直接到去停车场堵人去了。
    顾西洲离开顾氏,说到底,时安意和秦蓝雪多少都有点责任。
    医院和学校那边都没有顾西洲的人影,秦蓝雪猜测他一定来公司了,却没有想到真的在停车场等到了人。
    面对顾西洲这种禁,欲,有礼的绅士,秦蓝雪直接花言巧语的一顿胡扯淡自己一穷二白,再加上最近节目组又停工了,要是顾西洲不肯收留自己,她就要沦落街头,顾西洲无法,只得应下。
    只是,一个单身大男人和一个单身女孩子住在一起,无论如何,多少都会惹来一些非议。
    顾西洲是打算给秦蓝雪另外订一个五星级酒店暂时住下。
    可秦蓝雪却说,酒店里没有一种宾至如归的感觉。
    顾西洲于是又准备将自己手里的一栋在市中心的公寓临时借给秦蓝雪入住。
    结果又被秦蓝雪以一个人住不安全,也不好直接白住自己的房子为由,直接被驳回了。
    顾西洲有点头疼。
    如果换做是其他人,他直接当成想要傍上他这个大款的女人,完全不用去理会。
    可秦蓝雪却不一样。
    虽然剧组的人不知道,可是他却清楚秦蓝雪家中的底细。
    秦蓝雪并不是她口中那种无家可归,穷困潦倒的扑街演员,而是云城秦家千金。
    钱这种东西,她从来不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