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衍淡淡道:“徐大人放心,锦衣卫既然接手此案,自会还大人一个公道。”
    “那就先谢过萧千户。”
    徐文华一副我忠心我冤枉的神情,宋嘉宁只觉虚假,这位徐大人莫不是戏子出身,如此能演。
    白行简对此,心中是嗤之以鼻。
    幸好菜端上来了,结束了这个话题。
    宋嘉宁作为一个专职吃货,见到吃的,甚事当下都一扫而去。
    本是期待满满,结果放到桌子上的菜,她顿时傻眼了。
    腌菜,芋头梗,大馒头,野菜,菌菇等等,全素宴。
    徐文华搓着手,赔笑道:“灾民们受苦,咱当父母官的不能铺张浪费,所以打那起,下官让府里换上素食。虽说省下来的不多,但至少能供一些灾民。”
    萧衍说道:“徐大人有心了。”
    “委屈几位了。”徐文华满脸歉意。
    宋嘉宁笑得极为勉强,做戏可以,但是故意让他们来这里做戏给她看,还不让她有得吃,这就实在过分了。
    萧衍睨了眼宋嘉宁,她的反应实在好笑,他嘴角不由微勾。
    白行简视线在萧衍和宋嘉宁身上游走一遍,萧衍那些个眼神动作,他全看在心里。
    宋嘉宁岔岔道:“真可恶!这枫林寨实在可恶,连赈灾银两都要下手。”她纯属就是想骂徐文华,又不能骂,所以找了个由头。
    徐文华接连叹气:“枫林寨这几年来安稳的很,也不知怎就打上赈灾银两的主意。”
    说罢,他摆摆手:“下官不该说这个,萧千户请用。”
    宋嘉宁打小吃的就没委屈过自个,即便与宋禾去外地出公差,也是好吃好喝。她那点月钱还不够她几顿饭钱,更别提要追她喜爱的美男花费的那些银子。以前在宋家军,作为士兵也是顿顿吃好。爹说过,吃饱喝足,才有力气上战场。委屈了谁,也不能委屈了保家卫国的士兵们。
    面对这一桌子菜,宋嘉宁吃不下,也得使劲咽下去。有一点徐文华没说错,受灾的百姓连饭都没吃上,她也就不必挑三拣四了。
    白行简粗略吃了几口,也没了胃口。
    萧衍倒是习惯了风餐露宿的日子,他吃过比这还简单的菜。
    只是见宋嘉宁半天不动一筷子,他实在觉得好笑,是谁成日里喊着她不挑食。
    一餐艰难的晚饭终于结束,宋嘉宁感觉自个更饿了。
    管家端上茶水,点心是几块硬邦邦的饼,宋嘉宁也没敢吃。
    正闲聊着,外头听得管家声音:“夫人,老爷在见客,不方便。”
    “让开,你莫要拦着,我有话与老爷说。”娇娇的声音响起。
    徐文华皱了皱眉,脸色微变,随即立马露出笑容对萧衍说道:“萧千户,内人或许是有急事,下官先去看看。”
    萧衍扫了眼外头,淡淡道:“那就请夫人进来吧。”
    “这……”徐文华有些为难,“妇道人家不懂事,怕叫萧千户笑话了。”
    “无妨,看夫人似乎很着急,请她进来吧。”
    萧衍都如此坚持了,徐文华不好再推脱,只好对外头道:“让夫人进来。”
    没一会,一名年约三十多岁的貌美妇人徐徐入内。
    她想将萧衍他们打量一圈,才对徐文华说道:“老爷,你答应让我出门一趟,为何食言?”
    徐文华冲萧衍他们讪讪一笑,随即将妇人拉到一旁:“夫人,且等我回房再说。”
    妇人却甩开他的手,指着宋嘉宁:“这女的谁啊?”
    徐文华连忙解释:“夫人,这是上头下来的人,不是你想得那样。”
    “不是我想得那样?上回六巷子的胡妈妈不是还想给你介绍她侄女。”
    妇人虽一副蛮不讲理的态度,但眼神时不时往宋嘉宁身上瞟。
    从妇人入门,宋嘉宁就留意到她,这是徐文华的元配妻子李飞卿。李飞卿一眼都没往旁瞧,而是时不时看向她。
    按理来说,白行简这样的大美人在,即便不喜欢美人,也会多看上两眼。萧衍这般气势,也瞧一瞧。
    李飞卿却不顾他们,只盯着宋嘉宁。让人看起来,有些来者不善。宋嘉宁觉得好生奇怪,李飞卿并不带着恶意。反之,她与徐文华之间看似恩爱,总是觉得怪怪的。
    徐文华冲萧衍他们搓手赔笑:“让萧千户见笑了,内人脾气素来直来直往。宋小姐莫要放在心上,内人并无恶意。”
    说罢,推着李飞卿往外:“夫人,咱有话回去好好说。”
    宋嘉宁却见李飞卿下意识地躲开徐文华,眸中恐惧和厌恶一闪而逝。
    害怕!李飞卿在害怕徐文华。李飞卿看似霸道,实则徐文华才是那个主导的人。
    作为妻子,害怕自己的丈夫,又故意寻来找事,怕是有话要说。
    萧衍和白行简也看出来了,李飞卿与徐文华之间,问题不简单。换做旁日,他们只当做是家务事,不会上心。可如今徐文华牵涉赈灾银两案,他们不得不多个心眼。
    李飞卿躲开徐文华直奔宋嘉宁过来,喝道:“你给我说清楚,这到底是谁,不然咱们没完。”
    徐文华连忙上前制止,宋嘉宁起身对李飞卿道:“徐夫人,我想你应该误会了,我乃是大理寺的捕快,奉旨与锦衣卫来凉城调查赈灾银两一案。”
    李飞卿上下打量了宋嘉宁,狐疑道:“大理寺怎也有女子?”
    萧衍说道:“徐夫人,她确实是大理寺的人。”
    徐文华擦着额头的汗:“夫人,我知错了,你想回房等我,稍后我与你解释。”
    说罢,又与李飞卿一一介绍:“这位是锦衣卫萧千户,这位是大理寺宋捕快,这位是仙逻世子殿下。”
    李飞卿看了白行简和萧衍一眼,福身道:“本以为是徐文华又惹了甚么莺莺燕燕,不知是殿下和大人,唐突了。”
    萧衍微微一笑,说道:“夫人脾气直率,我很喜欢,无需介怀。”
    徐文华与萧衍道:“萧千户,实在抱歉,内人她在家里习惯了。”
    “无妨。”萧衍仍是笑笑,只是那笑意有些冷锐。
    李飞卿突然拉起宋嘉宁的手,与宋嘉宁道:“宋捕快,我妇道人家不懂事,你千万别往心里去。”
    宋嘉宁正要应她,突感到李飞卿往她手中塞了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