洛辞在肖寒走的第二天就醒过来了,当自己知道生病了晕倒的时候,一点也没有惊讶,毕竟那个屋子太冷了。
    这几天她在医院里面待的像是一个废人,看不见肖寒,也没有办法和外界联络。
    “也不知道奕彤怎么样了。”
    “想要知道他怎么样了,那就跟我去谈一笔生意,回来之后就让你见他。”
    洛辞转头就看到了消失很多天的肖寒,站在门口定定的望着她。
    她看到了肖寒十分高兴,并不是因为惊喜的看到了他的人,而是因为他口中的那句话十分高兴。
    “你说的是真的?不需要我在这里治疗,只要我跟你去谈成药妆生意就可以了是吗?”
    肖寒看着他的眼睛里面闪烁着兴奋的光芒,一时之间他也不知道做什么反应,只能按照自己的心意点点头。
    “那我们什么时候去谈生意?”
    洛辞可是一秒钟也不想等了,虽然自己现在还没有彻底恢复,但是一想到回去就能见到自己的儿子,什么事情都阻止不了她了。
    肖寒皱着眉头也不知道在想什么,虽然很想阻止,但是看到洛辞眼中那么兴奋,再多拒绝的话也说不出口了。
    “你收拾一下,现在就去。”
    洛辞愣了一下,没想到这么着急,于是赶紧用最快的速度收拾好了。
    看着镜子里面的人嘴唇没有血色,脸色有一点苍白,于是化了一点淡妆,让自己看上去精神一些。
    “抱歉肖总,久等了。”
    肖寒根本没有说话,迈着大长腿就走在前面了,而洛辞跟在后面小跑着。
    两个人来到了医院的地下车库,就坐上了秘书等在那里的车,不一会儿就到了一个会所之外。
    两个人刚到门口的时候,就看见一个穿着黑色西装的中年男人笑眯眯的在等着他们。
    这中年男人看到肖寒下车之后,立刻小跑的过来,在旁边点头哈腰的说着。
    “肖总,辛苦您了,我已经订好了,这就带您和秘书过去。”
    说完还十分有礼貌的对着洛辞笑了一下。
    进到几个人进到包间的时候,萧寒坐在主位洛辞坐在他旁边,而洛辞的旁边,竟然坐着刚才的那位中年男人。
    洛辞看到这样坐法什么也没说,就直接起身就要坐到肖寒的另一边。
    但是等她站起来还没要走的时候,手就被人拉住了。
    “这位秘书就直接坐在这里就好了,没关系的,走来走去还是比较麻烦的。”
    拉住洛辞的手是那个中年男人,那一双油腻的大手还在洛辞的胳膊上蹭来蹭去。
    该死,竟然敢在肖寒眼皮子底下吃豆腐!
    这种事对方显然是经常做,所以做的很隐蔽,而且一双眼睛还在看肖寒的态度,只见肖寒当做没看见一样端起面前的茶水喝了起来。
    这一下就更加肆无忌惮了,另外一只手就要拍洛辞的屁股,但是让洛辞一转身躲开了。
    “先生,您和肖总谈生意,我还是不要碍眼的好。”
    没等这位中年男人说什么的时候,就立刻挣脱开了迅速的走到肖寒的另一边,坐了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