咬着后槽牙把这句话说了出来,白莹莹听完这句话之后,脸上讽刺的表情更深,一点也没有害怕的样子。
    仰着头冲着萧寒就喊了起来。
    “来呀,你打呀,我的脸就在这,你打呀,为了那个已经死了的小白莲花,你的智商都被狗吃了是不是!”
    “被人骗的团团转,肚子里面的孩子根本就不是你的,竟然这么上心,得亏她已经死了,没有生下这孩子,要不然你肖大总裁头上的帽子就更绿了。”
    周围的人听到这句话之后恨不得立刻原地消失,这是什么惊天大秘密,竟然被他们自己听到了,就希望肖大总裁没有注意到他们。
    肖寒本来就已经很愤怒了,听完这句话之后愣了一下,转而整个气场爆发,冻得周围人都瑟瑟发抖。
    “你这句话是什么意思!”
    白莹莹发了一个大白眼,像是故意作对一样。
    “什么意思?难道你听不懂话吗?还是你的学习能力有问题,语言理解能力有障碍吗?”
    “那个死去的人肚子里面的孩子根本就不是你的,被人忽悠了这么多年,还一副深情的样子装给谁看呢,恶心死人了!”
    肖寒已经听不到白莹莹在说什么了,内心是很愤怒的,但是又有一种情感在告诫她,白莹莹说的是对的,他有怀疑,但是不知道该怎么表达。
    “如果你再敢诋毁玉儿一句,那洛辞这一辈子就见不到洛彤!”
    白莹莹是彻底无语了,面前这个男人所做的一切都让自己感觉到万分的恶心。
    洛辞和洛彤这么多年受的苦,在这个男人的面前根本不值得一提,而且自己如果没有猜错的话,这男人觉得他母子两个人所受的灾难都是应该的。
    “你除了拿孩子来威胁女人还会做什么,这些年也就洛辞能够忍受你!”
    “不会瘦,老娘才不会受你的威胁,你爱对谁怎么样就对谁怎么样,我管不着,既然你想做冤大头当一个痴情种子,那尽管做好了,等到百年之后你的墓碑上就写着万年备胎!”
    说完就不管面前这个男人是什么表情了,转身就走了。
    走到医院门口的时候,拿出手机给洛天佑打了电话。
    “天佑哥,我找到肖寒的位置了,但是没有看到洛辞在哪里。”
    “你放心,我看到他这边好像手忙脚乱,有什么事情,洛辞但是没有什么生命危险。”
    “而且洛彤还在我相信他不会做得特别过分,你放心我在这边继续调查,一有消息会通知你的。”
    白莹莹不知道的是,她心心念念的好朋友,就在刚才的那个医院里面。
    而这边的肖寒还在想刚才白莹莹的那些话,为什么会有这样的说法。
    越想越不对劲,但是也不知道自己心里面想的这些是不是真的。
    “好好看着她,治好她。”
    冷冷的抛下这一句话之后就走了,接下来的这些天都没有发现他出现在医院里面,好像是躺在床上的这个女人和他没有关系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