洛辞觉得对面的那个画面有点刺眼,于是转身背对着这两个人当做没有看见,仔细的盯着文件上面的文字。
    肖寒不管洛辞,拿起手帕仔仔细细的擦了起来,每擦到一个地方的时候都在笑,于是一边说话一边擦着身体,就希望自己的这些举动能有一点点的作用。
    “玉儿,这些年你躺得难道还不够吗?赶紧起来吧,我们还要做的事情有很多呢,你不能把所有的事情都扔给我,自己在这里偷懒。”
    洛辞再也听不下去了,眼泪啪嗒啪嗒的掉了下来,落在了这些纸张上面,眼睛也有些看不清了,于是落荒而逃,快速的推,开门走了出去,站在客厅里面遥望着窗外,让自己的情绪平静了一些。
    真讽刺自己那四年的时间,因为床上的这个女人,现在自己又还得被迫给她治病,凭什么?
    就凭自己的儿子在肖寒的手上,而肖寒对这个女人视若珍宝。
    还没等她在想下去,肖寒就出来了,神情很冷。
    “你在这里贴身照顾玉儿,具体要做什么不需要我多说。”
    “今天开始你在玉儿旁边睡,我会给你安排一个床。”
    说完就挥挥手,门外的保镖就搬进来一张床。
    洛辞看到这样皱眉头,看样子是不能反驳了。
    “资料看清楚了吗?需要多久?”
    “什么需要多久?”
    “洛辞!不要挑战我!需要多久玉儿能痊愈!”
    洛辞感觉面前的肖寒疯了,大部分器官都是科技材料,这根本不可能痊愈。
    “我只保证救活她,至于能不能像正常人一样,我无能为力,她……”
    没等她说完,肖寒就掐住她的脖子,狠狠的堵在墙角。
    “你再说一遍!”
    “我……只能救,救她的肉身,至于……”
    “洛辞!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必须救好她!要不然你就得陪葬!想想你的儿子!”
    “他也是你的儿子!肖寒!”
    肖寒听到这句话笑的更冷血了,一脸冰冷的看着洛辞,手里更用力了。
    洛辞的脸已经涨红,张着嘴,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肖寒冷哼一声,把她甩到一边。
    “别给我耍花样,你儿子在我手里!”
    说完就走了,走到门口的时候,对着保镖说。
    “看好她。”
    洛辞跌坐在地上,死死的盯着肖寒离开的方向。
    走回玉儿的房间,看到自己的床放在窗户下面。
    “但愿你能醒过来,告诉他不是我,也放过我们母子。”
    说完就躺在床上了,天气阴沉沉的,像是要下雨。
    轰隆一声,外面就雷雨交加了,洛辞坐在床上只觉得身上越来越冷。
    “这屋子怎么没有空调?”
    找了半天也没有找到多余的被,于是就走到门口,两个保镖竟然也不在。
    “屋漏偏逢连夜雨,这么冷怎么睡,该死的肖寒!”
    “我咒你今天晚上感冒!卧床不起!”
    “阿嚏!阿嚏!”
    连打了好几个喷嚏,洛辞感觉头越来越沉,冷的缩成一团了,钻进被里,还是冷的发抖,昏昏沉沉的就睡过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