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是至少自己握住了不是吗?已经和他站在一起待了一段时间了,他也没有推开自己,应该是有什么迫不得已的事情吧。
    于是很高兴的走到门前想要去关门的时候,突然听到了一句话。
    “G市少奶奶那里传来了消息,说身体状况又有一些问题!”
    洛彤听着有些迷茫,少奶奶不就是少爷的老婆吗?少爷不就是自己的父亲吗?他老婆不应该是自己的妈妈吗?
    妈妈现在也不在那个地方,是和他们在同一个城市!
    想到这里是会脸色就变了!这个男人竟然有老婆了,如果自己以后还待在这个家的话,那就是寄人篱下,别人的孩子,他不会让这种事情发生的。
    刚刚还有一些高兴的心情现在是彻底的冷了下来,还有一些说不清道不明的情绪,他称这种情绪为难过。
    苦笑了一下,自己和妈妈确实不应该抱有幻想,虽然妈妈告诉自己她爸爸不承认她,但是还是忍不住想靠近。
    经过这一天这一次的事情,他知道了不应该和不相干的人靠得太近。
    G市那一边出了问题,所以两个人没有按照之前约定的时间,三天后出发,而是第二天就出发了,坐在飞机上面看着旁边的男人,洛辞有一点不真实。
    以前他们也会坐飞机出去谈生意,度蜜月,甚至是旅行,没想到时隔多年,自己坐在他身边,以前就像过电影,一般在自己的脑海里面飞速闪过。
    肖寒看着女人盯着他的眼神,冷笑了一下,果然狗改不了吃屎,这女人改不了自己的贱毛病。
    “我不希望你再用那种眼神看着我,要是再被我发现这双眼睛就不需要了!你也不用看你的儿子了!”
    眼神像刀子一样飞射过来,洛辞打了一个冷战之后,便坐直了身体看向外面的天空。
    一个小时之后两个人就到达了目的地,有人来接,坐上车之后不到半个小时就到达了酒店。
    洛辞像是木偶一样跟在他的身后,让做什么做什么,毕竟自己是来治病的,给人看病治好了病人就可以一看自己儿子了。
    所以不在乎肖寒对自己什么态度,也不在乎吃什么睡在哪里,只想着赶紧完成任务。
    等到有跟着他走到一个总统套房之后,旁边那些带着两个人行李过来的人就退了出去而肖寒此时也拿着自己的衣物去浴室洗澡了。
    洛辞一脸懵的看着现在的情况,难道是让自己睡在客厅的沙发上吗?这样也行。
    所以她也没敢有过多的动作,只是安静的坐在那里看着手机上面的照片。
    肖寒洗完澡出来的时候就看到这个画面,女人安静的坐在那里,修长的脖子露在外面,几缕头发调皮的吹在耳边,她一脸温柔的看着手机画面。
    偷偷走过去之后就看到手机画面上是那个小孩子,一脸笑颜如花,很开心的样子,坐在秋千上面。
    冷哼了一声,用力的把毛巾甩在地上,这孩子从来没对自己这么笑过,而洛辞听到声音之后惊恐的转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