肖寒皱了一下眉头,但也是站在原地没有靠近,看了半晌之后,终于他憋不住了,先说了话。
    “我今天去见了你妈。”
    终于窗前的小孩子动了眼睛,穿了几下手,慢慢的握紧了拳头。
    见了自己的母亲又怎么样?这个名义上的父亲,每次见到母亲就只是伤害,伤害,再一次的伤害。
    他都能想到母亲回家是多么的痛苦,他现在来告诉自己是什么意思,难道是想看自己痛苦的表情以满足他变态的心理吗?
    肖寒要是知道自己被儿子这么想的话,大概会气吐血吧,但也没有深究小孩子的表情是什么意思,接着说了下去。
    “我跟你的母亲说,她可以来看你。”
    他说完这句话之后还想要接着说下去,但是窗前的男孩子已经跑过来了,一双眼睛亮着吓人。
    “真的吗?你真的答应我妈妈可以来看我吗?”
    说完又紧张的握着衣角,像是怕拒绝一样。
    “我答应了,是我主动跟她说的,只要她帮我治疗好一个病人回来之后,她就可以过来看你。”
    这一下子小孩子是真的笑了,有一个小酒窝,眉眼很像自己,看着现在的模样就已经很帅了。
    他也跟着笑了起来,他不笑还好他一笑之后,那小孩子就不笑了,一脸愣住的看着他。
    洛彤呆住了,一动不动的看着面前的这个男人,自从上一次哄自己睡觉之后,他对这个男人的感情就有一些复杂。
    而现在又看到这个人笑了,真好看,要是从小到大都和父亲在一起,他都这样了笑的话,自己应该很幸福吧。
    于是鬼使神差的伸出手,握住了肖寒的一只手指头。
    肖寒本来就有一些慌乱,而等到自己的手被握住的时候,心像是被什么牵动了一下,软软的。
    那软软的小手握住了自己的一根手指头,像是得到肯定一样又像是害怕什么一样小心翼翼的。
    洛彤在握住这只手指头的时候,看到肖寒并没有把自己推开,于是就偷笑了起来,一双眼睛偷偷的看着肖寒。
    已经开心了冒泡了,他终于在醒着的时候握住了自己的父亲,虽然两个人都没有说话也很尴尬,但是自己就是很开心。
    肖寒在儿子握住自己手的时候,他想要推开,理智跟他说这个时候应该推开,要不然就是对不起玉儿,但是身体本能又特别希望这个时刻可以长长久久。
    于是一大一小就这样站在屋子中间,一直等到洛彤的手心出汗,两个人还是一动不动。
    这个时候管家突然来了,对着肖寒紧张的说了一句话。
    “少爷,G市那边有情况!”
    听到这句话时候肖寒在也待不住了,于是立刻把手抽出来看都没看就走出去了。
    能让管家这么慌张而说出这句话,也就代表着玉儿那边出状况了,自己能不担心吗?
    洛彤呆呆的看着自己的手心,刚刚还握住的手,现在已经不在了,看着那个人面无表情的抽出来就走了,心里空落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