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彤彤,都怪奶奶,奶奶不知道你吃芒果过敏,以后再也不会了,原谅我好吗?”
    洛彤听到这句话之后诧异的盯着林婉云,为什么没有责怪自己,明明是自己的原因,她为什么会道歉?
    林婉云也不深究洛彤的眼神表达什么意思,只是单纯的感到内疚,不管这个孩子处于什么样的原因,吃了这个芒果,说到底也是因为自己大意的原因,根本没有关注到这个地方。
    他是恨自己的爸爸把他和妈妈硬生生的拆散了,虽然妈妈和舅舅没有跟他说过从头到尾的这些故事,但他多多少少也猜到了一些。
    虽然自己还小,不懂得那么多,但是从自己父亲出现的那一刻起,他的生活就已经被打破了,因此对于这个捡来的父亲来说他是恨的。
    但是这个名义上的奶奶,从头到尾对他都十分疼爱。
    今天的事情明明是他自己的原因,她竟然没有责骂,没有追究,更没有厌恶,反而是心疼。
    越想,他就越你难过。
    到底还是小孩子,最后竟然哭了起来,泪水像是不要钱一样往下落。
    今天还跟那个名义上的爸爸说自己是男子汉不能哭,妈妈给他打电话的时候也忍住了。
    没想到因为这个人的关心自己竟然哭了起来,而林婉云看到一直坚强的小孩子,竟然哭了,更是心疼的不得了。
    抱住了他,怜爱的摸着头。
    而此时的两个人,根本没有看到门外站着的那个男人,像是雕塑一般。
    英俊冷傲的颜色有一些晃神,那个在车子里面跟他说是男子汉死活不哭的孩子,现在竟然哭得上气不接下气。
    这不应该是他自找的吗?为什么会觉得委屈!跟那个女人在一起,不应该才是作践自己吗?
    他很想进去大喝一声,让这个孩子认识到那个女人的真面目,但是他竟然不忍心深深的看了一眼,随后转身离开。
    抱在一起的一大人一小人根本不是同门外的情况,等到洛彤哭累了之后,便睡在了林婉云的怀里。
    林婉云从旁人的手里接过温热的手帕,慢慢的擦着洛彤脸上的泪痕。
    她不管儿子和洛辞之间的种种,也不想知道他们之后是什么样的关系,只要这个孩子在自己身边安全的长大就可以了。
    只要儿子和洛辞都爱这个孩子,她就没有太多的奢求了。
    床上的孩子睡得一点也不安稳,眉头皱了起来,竟然在梦里还是抽抽搭搭的哭泣。
    林婉云看着很是担心,立刻吩咐人,让管家把医生叫两个到家里面随时待命。
    小孩子生病总会反反复复,医生在身边她才安心一些。
    ······
    洛彤已经醒过来好几天了,只有林婉云在的时候,他才会有表情,会吃饭,其他时间一直是呆愣愣的看着房顶一动不动。
    这一些天他考虑了很多事情,自己还是太小了,虽然因为自己吃了芒果导致大家有些慌乱,但是自己也被看的更紧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