难道是肖寒的孩子吗?这件事情也不是他们能管的,更不是他们能打听的,于是就立刻回答了起来。
    “夫人放心,小少爷并没有生命危险,只不过是有一些过敏,他还小反应有一些激烈,以后多注意一些就是了。”
    林婉云听到这句话之后松了一口气还好,要不然自己就罪过了。
    “那我们能不能进去看看他,或者把他带回家休养,行吗?”
    “可以,小少爷刚才检查的时候有一些低血糖,身体状况不是特别好,是不是不按时吃饭或者吃的很少,肚子里面并没有看见一点食物的残留。”
    “以他现在的身体状况,一定要多吃东西才能有体力恢复。”
    医生自顾自说根本没有看到林婉云的脸色,肖寒听到这句话更是脸黑到不行。
    他两天没有吃饭,竟然还敢吃芒果,把自己送到阎王爷的手中,就为了寻找一丝机会去看那个不合格的女人。
    但此时听了医生的话也不会多说什么,点头之后便让人把手术室里面的孩子送回去。
    肖寒吩咐完之后就走了,一点也不留恋,更没有说进去,看一眼儿子怎么样了,十分潇洒,脸色阴沉。
    而林婉云是全程跟着的,又是擦擦洛彤的脸又是帮忙整理衣服。
    就连回到家铺床的小事都是亲力亲为的,等到看到这个孩子瘦弱的躺在床上的时候,心疼的不得了。
    这一折腾脸色还是青紫色,身上虽然还是浮肿,但是相比于刚才那样的惊险程度,已经好了不少了。
    刚才她帮忙脱孩子的衣服时候,发现这孩子的后背也有一块胎记,和肖寒的位置一模一样,就连图案也是一样的。
    坐下来之后,叹了一口气,握住了洛彤的手,反复摸着,这一折腾所有人都没吃饭,管家上来之后问了一下是不是要下去吃饭,她只是摇了摇头,这种情况自己怎么可能吃得下去。
    “你把饭菜拿一份送给少爷吧,让他吃一点,我就不吃了。”
    管家看的林婉云还是刚才那身衣服,就连鞋上有泥土都不管,于是开口劝说了起来。
    “夫人,小少爷还是需要你的照顾,你要是不吃饭,身体会受不了的。”
    看来是这句话起了作用,林婉云听进去了,点了点头。
    餐厅,肖寒坐在那里,一杯又一杯。
    林婉云连忙上前,“肖寒,不管是因为什么原因他吃了那个芒果,现在他躺在那里生病,他是你的儿子,你就必须要照顾他。”
    “还有,你考虑一下这件事和洛辞说一下,顺便问一下彤彤还有没有其他需要顾忌的地方。”
    肖寒一听到这个名字就皱起眉头,把杯中就一仰而尽,重重的落在了桌子上。
    “告诉她干什么,她不配做母亲,连个人都不配做!”
    林婉云看着儿子的样子,叹了一口气,当局者迷,旁观者清,这儿子总是倔强。
    “就算不告诉洛辞,那你也应该在她那里多了解一下你的儿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