洛佑天眼睛里的怒火就要爆了。
    “她够资格说爱我吗?”肖寒毫不在意洛佑天的愤怒,他从来没把这种小人物放在眼里。
    “你……”
    洛佑天伸出拳头铆足了劲,对着肖寒的脸冲过去。
    肖寒没想到洛佑天在他的别墅会做出这么不理智的行为,一时间没反应过来,被揍了一拳。
    “少爷……”保镖们看到之后立刻冲了出来,把洛佑天拉开。
    “回去。”肖寒口腔里充斥着血腥味,看来他真的愤怒了。
    “你确定你能为这一拳造成的后果买单吗?”肖寒玩味的说到。
    自主的走到了桌边,倒了一杯红酒,把玩着酒杯,给人一种无形的压迫感觉。
    “为什么不能放过她?”洛佑天被保镖们放开后整了整西装。
    “放过?当初她为什么没有放过玉儿?”肖寒松开手中的酒杯。
    酒杯瞬间以自由落体往下坠落。
    “嘭”一声清脆的声音过后,地上只留下玻璃残渣。
    “我始终都相信我妹妹是无辜的。”
    洛佑天从来都没有怀疑过从小连一只蚂蚁都不忍心踩死的妹妹会是杀人凶手。
    “那按照你的意思来说,玉儿就是罪有应得,活该这样吗?”
    肖寒震怒的声音里面夹杂着无尽悲痛。
    为什么所有人都说洛辞是无辜的,可是谁又想过玉儿和两个孩子在冰冷无光的地下生活的有多么凄凉。
    只有他真的在担心玉儿,只有他会考虑这些问题。
    每一个人都在说着冠冕堂皇的话,说他残酷无情,可世界上哪有什么真正的感同身受呢?
    对面好像一头即将爆发的雄狮,洛佑天能够感觉出来肖寒的难过,他为妹妹不值得。
    这个男人所有的仁慈都给了玉儿,而不是爱了他十年的妹妹。
    “你们认识十年,五年在一起生活,只要你稍微关注洛辞一点,我相信你就会知道她的为人,这种事情她绝对做不出来。”
    虽然已经知道这个男人在外面乱搞,但妹妹依旧忍气吞声的维持着这一段勉强的感情。
    能够这么大度的女人无非两种,一种是一点也不爱,只是为了钱;另一种是爱到深处,只要这个男人还在不管他在外面怎么样无所谓。
    显而易见妹妹属于第二种。
    “所以才说你的好妹妹太会伪装了,我跟她一个床上睡了那么长时间竟然不知道每天睡在我枕边的竟然是一个心肠如此歹毒的女人。”
    “你……”洛佑天气愤的冲上前准备再给肖寒点儿眼色瞧瞧,可这一次肖寒却早有准备。
    “我不会在同一个地方跌倒两次!”
    洛佑天听得出来肖寒的言外之意,他不会把孩子还给洛辞。
    “来人,送客!”
    肖寒声音一出,两个面无表情的黑衣保镖就出现在了洛佑天的身边。
    “回去告诉洛辞,想要孩子,让她自己来找我,否则她这辈子都没有机会见到孩子。另外,不要试图用法律的手段要回孩子,她是劳改犯,孩子最终还是会判给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