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小白,你是吃醋了?”
    江沉翊冷笑了一声,显得很不屑。
    “你肯定吃醋了,没关系,吃醋就吃醋,我就知道你是爱我的。”
    “知道自己脑子不好就别想那么多。”
    “我脑子不好也不是一天两天了,就是因为脑子不好才要多想想才能提升嘛,要不然怎么能和你匹配?”
    又是一声笑,但不像刚才那么冷。
    “你是不想让白雪姬对你印象好所以就故意输了对吧?”
    没有回应。
    看来是猜对了。
    “你对白雪姬果然一点兴趣都没有。”
    江沉翊果然耿直,没兴趣就是没兴趣,像江沉翊这样的人是不需要爱情的,也不需要美人,是一个眼里只有权力的人。
    “你是觉得我骗你?”
    “你今天怎么回事?跟我玩绕口令呢?”
    今天的江沉翊话有点多。
    “以后不用叫我出去了。”
    “行呗,我知道你就只喜欢单独和我出去,不喜欢这多人,是吧?”白果儿仰着头笑嘻嘻地看着,眼睛弯弯的。
    江沉翊伸手在她的额头上弹了一下,“笑得这么傻。”
    “江小白,我怎么越来越喜欢你了呢?”
    此时此刻,白果儿突然觉得江沉翊好像也不是那么不好相处,有的时候甚至有点可爱。
    “随便你。”
    “……”
    撤回撤回!一点也不可爱!
    “你别忘了你的正事。”江沉翊提醒。
    “啊?”白果儿一下子没反应过来,“什么正事?”
    江沉翊看着她,看着她,就是不说话,只是用眼神压迫她。
    “知道了知道了。”
    算算时间的确是很久没有以纪凡希的身份出去晃了,估计再过段时间钱鸿翰都得忘记她了。
    “不要坏了我的事情。”
    警告意味十足。
    “知道了,啰嗦!”
    又被瞪了一眼。
    江沉翊居然被人嫌啰嗦?这绝对是没有的事情,从来没有发生过的事情。
    首先,江沉翊啰嗦?说出去谁都不信!
    其次,就算他啰嗦,也没有敢嫌他啰嗦!
    白果儿是想死了。
    果然,她撒腿就跑!
    “我错了我错了!”
    江沉翊根本懒得追,假装追了两下就不见了人影,等白果儿回过神来的时候发现,诶?人呢?
    人怎么不见了?去哪儿了?
    不跟她一起回宫吗?
    “2020,2020,江沉翊呢?”
    “朝东南方向离开了。”
    “奇怪,这么晚了他去哪里?”
    这就让人很费解了,难道江沉翊还瞒了她不少事情吗?
    不管了,先回去休息,这一天天陪着白雪姬,她也累,得找个时间自己溜出宫去找钱鸿翰他们了。
    想到钱鸿翰,白果儿突然想到一个很重要的事情。
    江珠慧!
    卧槽!她好像很久没有给江珠慧解药了,之前给的解药早就过了期限了,最近太忙她将这件事给忘了,没有解药的话,江珠慧的毒就会复发。
    不行不行,明天就得出宫了,否则江珠慧到时候鱼死网破直接将她的秘密说出来,那么她就前功尽弃了。
    传音符也用完了,明天得让桃桃多准备点传音符,不然消息传递都不能及时了。
    第二天一大早,白果儿就乔装成纪凡希出宫了。
    出宫第一件事就是先去公主府。
    公主府的人看到白果儿出现都疯了,马上就去通知。
    “纪公子您终于来了,我们郡主找您找的好辛苦啊!”
    “快带我去见你们郡主。”
    “纪公子这边请!”
    白果儿跟着公主府的下人快步走向江珠慧的住处,走到半道上江珠慧就迎面走过来了。
    “白……纪凡希!”她大喊一声冲过来拉上白果儿就冲回到了房间,关上门,“你怎么才来?解药呢?解药呢!”
    要解药这个架势,不知道的人还以为这是毒瘾犯了呢?
    “别急,我既然来了就不用这么着急了,不差这一会。”
    “我能不急吗?你看看我的脸,我的脸都这样了,再这样来一次,我的脸上就都是疤了,有解药也没用了。”
    皮肤一次次的溃烂,就算溃烂好了也会留下那看的疤痕,她不允许这样的事发生。
    “你没有把我的事情乱说吧?”
    “当然没有!”
    “行,拿去吧。”
    江珠慧一把抢过白果儿手中的解药塞进口中咽下去。
    这才舒出一口气,知道自己得救了。
    和上一次不同的是,这一次发作她没有很绝望,只是拼命找纪凡希,纪凡希找不到就进宫找白果儿,结果被告知白果儿陪着白雪姬出宫了。
    无奈之下只能回家先等着,她本来都想好了,要是再找不到就要去东宫蹲着等了。
    好在终于出现了。
    “你到底什么时候把真正的解药给我?”江珠慧担心下一次给解药不及时。
    白果儿冷笑一声,“江珠慧,你开始蹬鼻子上脸了?”
    江珠慧立即意识到自己的态度不太好,她主要就是着急了。
    “白果儿,我以后真的不会和你对着干了,我可以对天发誓,我绝对不敢了,经历了这件事之后,你觉得我还敢吗?绝对不敢了,你就相信我吧。”
    要不然以后都是这么战战兢兢的。
    “你之前对我做的我可没忘记,想让我这么轻易就放过你?做梦吧。”
    虽然白果儿在笑,但笑容里带着的冷意丝毫没有掩饰,她就是要直白地告诉江珠慧:本仙女就是不愿意放过你,你要是敢跳,老子就把你腿打断!
    江珠慧看向她,两人四目相对。
    最终是江珠慧败下阵来。
    “行,只要你按时给我解药,我就不会多说什么。”
    “哦?你这意思是,若是我不按时给你解药,你就打算说出我的秘密?”白果儿靠在门板上,嘴角保持上翘的弧度,却是似笑非笑。
    她的气场在江沉翊面前可能弱了点,但在江珠慧这里,可是绰绰有余。
    江珠慧没有马上接话,而是深吸一口气,应当是在心里斟酌了一番后才开口:
    “白果儿,我若是好好的,自然不会说你的事,但你若是不让我好过,我也绝对不会让你好过,我若是将你的事说出去,直接告诉陛下,你会有什么样的结果你自己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