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莫,是爸爸对不起你,这二十年来,一天都没有照顾过你,现在却让你来救冷家,这对你不公平,你听爸爸话,老王已经去接你了,你现在就从梵家出来,马上就出来!”冷父接过电话,接着说道。
    “爸爸!我……”莫莫擦掉脸上的泪,笑着对电话里说道:“您和妈妈不用担心我,也不用老王来接我,我想呆在梵家。”
    “莫莫!听话,快离开梵家!快回来!”冷父的声音有了哀求的味道,莫莫越是乖巧听话,他心里越是心如刀割。
    “爸爸,您和妈妈真的不用担心我!”莫莫听到敲门声,忙压低了声音对冷父说:“你们要保重身体,真的不用担心我。再见!”
    莫莫一边伸手拉开门,一边挂断了电话。
    “大太太,二少爷请您去客厅。”管家保才站在门外。
    大太太?这个身份变换的也太快了些吗?
    莫莫跟在他身后,来到了极尽奢华的大厅,一个身穿黑色西装的男人翘腿坐在黑皮沙发上,抬头目不转睛的盯着她。
    “坐吧!”男人用下巴指了指他对面的沙发。
    莫莫拘谨的把双手放在身前,文静的坐了下来。
    “把这个签了!”男人把茶几上的文件往她这边推了推。
    拿起文件,看着上面写的《结婚协议》,莫莫不解的看着对面的男人。
    “我不信那些嘴上说的东西,咱们还是先签份协议的好,你先看看,哪不满意,你可以再改。”男人的眼中有着不屑,虽然很淡,但莫莫心细的发现了。
    她无言的拿起协议仔细的翻看了一下,协议内容不多:
    “1.每月女方可以单独出去四次,每次时间不能超过四个小时,每月生活费10万。
    2.女方必须照顾男方的日常生活,听从男方的任何要求,不得提反对意见。
    3.女方不得提出离婚。
    4.男方提出离婚,付女方1千万。
    5.如果离婚时有孩子,抚养权归男方,一个孩子另付女方1千万。
    6.女方不得因任何理由,欺骗男方,如发现欺骗行为,听凭男方处治。”
    莫莫越看越心惊,看到第六条时,手都抖了起来,这是什么东西?这是结婚协议吗?他怎么拿得出手?
    她把协议重重的放在了茶几上,有些恼怒的瞪着面前看上去斯文有礼的男人,“我不签!”
    “不签?也可以,也许冷家可以找到其他人援助!”男人不急不慌的翘着二郎腿。
    “咱们可不可以这样,”莫莫知道冷家已经是走投无路了,她试着把自己的想法说出来:“我不结婚,不要生活费,听梵大少爷的话,24小时照顾他,一直到把梵大少爷的腿疾治好为止,我再离开。这样可以吗?”
    梵明轩挑眉看着对面粉黛未施,乖巧而清纯的女人,心底不禁有些疑惑,这是冷心若?怎么看上去和往常不太一样了呢?还是她怕大哥的腿不好,先给自己预备着退路吧?
    “哼!怎么先给自己找了退路?怕已婚的身份影响到你?”
    “不是!我是觉得既然梵家肯对冷家伸出援手,我就有义务和责任无条件的帮助和照顾梵大少爷。”
    莫莫真是想不明白,这个男人怎么总是把人想的那么坏呢?
    “我会尽我最大的努力来照顾好他的,但不一定,我就非得嫁给他,仅仅因为大少爷现在有腿疾,就这么随便的找个女人结婚,这对他不公平。”
    “想找侍候的女人,有的是,为什么非得用你?找你不是你梦寐以求的吗?你为了当这梵家的大少奶奶,费了多少的心机?现在看我大哥腿残疾了,就想不干了?天下哪有那么多的好事,都随你大小姐的心情来?”
    梵明轩声音一顿,拿起面前的协议,用笔在上面重重的划了几笔,又重新添了几笔,才把它重新扔在了莫莫的面前。
    “本来想着冷家也是有头有脸的人,才合计给你个名份,但现在既然你不想要,那就不强求你了!结婚证领不领,不用你操心。”
    梵明轩的心里还是很高兴的,结婚证要是能不领,是最好不过的,免得大哥还落个二婚。
    这回老爷子再问自己,自己也有话说了,是她不同意,跟自己和大哥没有半毛钱关系,老爷子可能真是人老脑子也不好使了,干嘛非得选冷家的女儿呢?这不是让梵家成为全市的笑柄吗?冷心若的风流韵事都够出本书的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