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新时间:2014-01-14

    程鼎等人撑船走后。冷小楠问赵含露道:妹子你会洑水吗?赵含露立刻摇头:我不会洑水,我怕水!冷小楠道:既然这样的话,我带你们从岸边走。到了道路泥泞的地方,我背你过去!

    于是冷小楠夫妇开始带着萧显和赵含露沿水边绕行,以躲避官军。海子旁边道路崎岖泥泞,还多有沼泽。若非冷小楠夫妇熟悉道路,生人肯定无法找路前行。由于四人脚程甚快,黑暗之中官兵也没有发现他们的踪迹,因此一直也没有官兵追赶过来。

    四人一直走到天光大亮,这时前面已经出现了一个寻常的村落来,徐仲森道:这里就是二王村了,官府的人应该一时找不到这里。依在下之见,二位最好在此稍事整顿,然后尽快动身离开冀州。这里向西不远便是河北西路,到了那里应该会更安全些。

    那徐大侠你们呢?赵含露问徐仲森。徐仲森道:我们必须要赶快回去。虽然这些年官兵一直没有发现我们在海子里暗藏的住处,但一旦被他们发现后追过去,后果将不堪设想。赵含露点了点头。

    冷小楠道:如果萧公子方便,可到宁晋等我们。一旦青草姑娘伤口愈合或者风声松动,我们会把她送到宁晋去。至于妹子你……你还是快些回家吧!

    赵含露没有说话。冷小楠呵呵一笑,道:妹子身边可有多余的银两?什么?赵含露没有明白。徐仲森也道:你找宫姑娘要银两做什么?

    冷小楠道:我想从二王庄买条渔船划过去,一条船总是不太方便。反正我现在一文钱都没有,你带了?徐仲森嗫嚅道:这半夜着火出来……

    赵含露微微一笑,从怀里取出了两张银票来,也没看数目,直接给了冷小楠:姐姐收着吧。半年前我第一次到真定的时候,韩大人给了我好多。我根本就用不了这些。冷小楠笑道:那就多谢妹子啦!

    徐仲森和冷小楠夫妇离开后,萧显问赵含露下一步意欲何往。赵含露道:我也没有要去的地方,不如便陪你一起去宁晋好了。萧显喜出望外,万没想到一向对他冷言冷语、口口声声我和契丹人没有话讲的赵含露,此时此刻居然能对他说出这样的话来,连忙问道:风铃姑娘说的是真的?

    赵含露点点头:现在我们到底有没有逃脱官兵的追捕还不知道,万一再遇到那个史振生怎么办?我们两个人在一起,好歹也有个照应。

    萧显登时大为感动。他感觉赵含露此时似乎已经忘记了自己契丹人的身份,而把自己当成了与徐仲森、冷小楠一样的人。于是萧显柔声问道:那我们现在怎么办?要不要此处找一家农户休息半日再出发?你一晚没睡,估计不好支撑。赵含露点点头:就听你安排吧。

    于是萧显和赵含露便在二王庄内找了一个较为富庶的农家休息。此时的赵含露确实已经十分困倦了。农妇将她引至女儿所住的房间,赵含露顾不得床单被褥是否干净,倒头便睡。

    但赵含露似乎没有睡了多久,便感觉外面有人急促的拍门。风铃姑娘,你快醒醒!你快开门!赵含露迷迷糊糊地醒来,又迷迷糊糊地坐起,一时都不知道自己身处何方。直到萧显声音愈急,几乎都要破门而入了,赵含露这次有所反应,穿鞋下地,将门打开。

    萧显见赵含露开门,急忙说道:已经有官兵进到村子里盘查了,我们要尽快离开!什么?赵含露道。萧显道:他们人数虽然不多,但我与他们动手多有不便,我们要快走才行!

    因为赵含露尚处疲倦之中,头脑并不十分清楚,于是只好点了点头,任凭萧显决定。这时官兵的声音已经渐渐传了过来,这户人家的主人也被惊动了,准备出来查看发生了什么事情。萧显急忙拉过赵含露的手腕,道:你随我来。

    赵含露虽然尚未睡醒,但对萧显拉她的手腕还是十分敏感的。隔着衣服,赵含露感觉到萧显有力的大手和温热的掌纹,登时面红耳赤,本能地便要挣脱开来。但赵含露确实虚弱,她的手只是微微向后一缩,萧显更是恍若不觉一般。

    这时萧显已拉着赵含露出了农家的院落,并向村外绕去。赵含露浑浑噩噩地被萧显拉着,不由有些着急。她既想挣脱萧显的掌握,但又清楚自己现在身体疲惫头脑不清,如果萧显松开她的手腕,她估计都没有心力好好地跟在他的后面。赵含露真不明白为什么自己与冷小楠夫妇分别的时候尚能谈笑风生、精神抖擞;而如今还躺下睡了一会儿,却变得如此他体力不支、困倦不堪。

    萧显带着赵含露没走多远,便看到了挨户盘查的巡检府官兵。其中一名都头骑在马上左右环顾,剩下七八名士兵则在逐门逐户地盘问搜查。萧显低声对赵含露道:你在这里等我一会儿,我抢过一匹马后,过来接你。赵含露点头。

    就在萧显松开她的手腕一刹那,一股不安感突然如潮水般向赵含露涌了过来,令她自己都颇感意外。赵含露不停地掐着自己的腿,让自己努力保持警醒。这时就听萧显发出了一声尖锐的哨响,都头的战马立刻做出了受惊奋蹄的反应。就在那都头惊惶地想要稳住马匹的时候,萧显突然一声断喝,身子纵出,手持单刀向他攻了过去。

    周围的官兵被萧显的声势所震,都不由向后退出了数步。萧显直接攻到了都头的面前,单刀带着刀鞘向那人的肋下劈去。那名都头武功本就不高,又在马上坐立不稳,就被萧显一刀劈了个结实。那人痛叫一声,萧显又伸出左手,抓住那人腰带用力向下一扯,当即把他扯到马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