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本来就完全不懂,就连基本的概念都没有。听说我是个很厉害的灵狩。这传闻我听过无数次了,但是完全没有记忆,我不知道那个“以前的我”到底是不是真的,到底做过什么事,让我现在惹上这么多麻烦。“***,真想看一下那个混蛋到底用我的身体做过什么,难道是什么人神共愤的事……还是打定主意去打扫抹地吧。反正在酒场时也习惯了。”

    看着略微犯愁的小夕,车厢有陷入寂静中。

    只是我忽然想起半弥也是个狩灵高手,当初我和他一起去买的灵听说就是他一个人狩的。至于赤那,这么出名的黑市商人自然也不可能差到哪里去。当时偶然间听半弥提起赤那的事,好像赤那狩灵的速度比他还要快数倍。

    我没有把自己的想法跟小夕说,想来她一定认为赤那没货的话,别人也一定不可能有货。

    我就想不通了,“怎么就会缺货呢?谁缺货,赤那都不应该缺呀……”

    “啊,宫主大人回来了……“小夕望着窗外,忽然叫了起来。

    我应声也向窗外看去。看到依塔从不远处慢慢走近,果然憔悴了好多,连步伐都开始变得飘忽了。

    “这样下去会不会真的出什么问题啊?…………真是的,连我自己也差不多了,还替别人担心个什么劲儿啊。支那,你天生就是贱。”心中暗呸了一声,却是着实为依塔担心起来。

    “好了,今天的工作完成了,回去吧。”依塔爬山马车,轻声细语的样子,充满了疲惫

    。抬眼间,那挂在脸上的微笑面具似乎挂不住了。

    “难道只有疲倦才能摘下你的面具吗?为什么要掩盖自己的内心?”对于眼前的花季少女,心中不知该想什么。

    “好的~宫主,请在车里坐好,马车要启程了。”依塔回来,小夕也高兴起来。

    车轮声响起,马车在路上再次颠簸起来。一切又归于平静。

    只有小夕的言语在脑中回响。

    “狩灵吗?似乎是个机会。为什么不试试?”

    ——————————————————————————

    依塔一回到建木,好几个人缠上来交代工作的事。好不容易终于回到书房,依塔一如以往开始处理案上的文件。

    夕照常捧来一壶姜茶进来,我拿起桌上的瓷杯,倒了一杯姜茶来喝。

    “……你越来越不客气呢。”夕对着很不客气的我不客气的说。

    “别这么小气啦~”我冲她摆摆手。其实之前还是会客气的,现在却自觉待在这里就如同空气一般自然。

    “麻烦你了,小夕。”

    “只要是宫主吩咐的,人家什么都愿意做的。”

    依塔捏起小杯子,用无名指的指腹擦一擦嘴唇刚碰上的杯缘。每次她喝茶后都会做这个小动作,仿佛不想留下无色的唇印。

    “你也是时候回去了吧?”

    “…………”我知道她是什么意思,在马车上与她说过的话仍言犹在耳。“打扫抹地就可以换来见灵歌的机会吗?总觉得不大可能,但还是要试试看。”我也想结束这闹剧了,这于我于依塔都不好。

    “咳咳……咳……咳……”依塔捂着嘴,有点虚弱的咳嗽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