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不是说在美国睡过很多男人嘛?怎么?连那个地方都不知道怎么说?”他邪恶的勾去笑,就这女人青涩的样子还睡过很多男人?

    “你……”这个男人怎么老是这么不正经的,海薇鄙视了他一眼。爱睍莼璩

    “我什么?难道我说错了吗?嗯……”最后一个音调上扬,他的手也跟着触摸在她的身上,带起阵阵酥麻。

    “不要弄……”被窝下,海薇按住了他揉捏在她胸上的手,这个罪犯,真想将他的手跟老二给砍了,那样看他还怎么得瑟成这样。

    不过,昨晚他没怎么自己吗?她的衬衫还穿着,虽然解开了几个扣子,小内内也还穿着呢栎。

    也不知道自己昨晚几点睡着的,就是太累了,房间里像是有熟悉的味道,就快速的睡着了。

    她对于有熟悉的人很快就能睡着的,以前只要有小北在的地方,不管是哪里她都能安心入睡,她知道,不管刮风下雨,那个人都会替她挡着。

    如果他现在还在的话,她一定会嫁给他,只是那场大火烧毁了她一切的幸福,甚至毫不留情的带走了他浮。

    “在想什么?”君天骜捏住她的下巴,让她看着自己,刚才走神的她带着莫大哀伤的她让他很不舒服,他在她面前,她却在想别的事情,或者是别的男人??

    想到有这个可能,君天骜危险的逼近她,侧过身将她搂的更紧,彼此紧贴着,感受着她的心跳,心里才会安定,这个女人就在他身边,任由他掌控。

    “没有。”她总不能告诉他,自己在想男人吧?那样这只禽兽绝对不会放过她的,不过就算不说貌似也不太会放过她的样子。

    穿上衣服明明是冷酷霸道让人畏惧的大总裁,脱下衣服立马就变成禽兽了!

    难道男人都是这样?不,不会的,至少她的阿琛不会是这样。

    阿琛现在还在b市吧,只要他回来,她就跟他回去美国。

    可是听君天骜的话貌似他已经知道自己要走的事情,他想要怎么做?

    不容她多想,君天骜就更加的靠近,近到两人说话的时候都能碰上唇,她喉咙干涩的咽了咽口水,而这个动作也是如此的诱人。

    即使现在还蓬头垢面的她,看在某只男人眼里都是很大的诱惑,他的血液开始沸腾起来。

    吻,他稍微一上前就捉住了她的唇瓣,痴缠的吻着她的唇瓣。

    海薇还张开着眼睛,看着已经闭眼投入吻她的男人有些哭笑不得,他怎么又来了。

    可是今天的吻让她有些不能招架,因为君天骜从来没有那么温柔的吻过她,那么缓慢有耐心,一点点撬开她的唇齿,温柔的扫过她口腔里的每一个角落。

    她的心突然就乱了,昨晚的一夜温情击溃了她长时间的坚持,她不自觉的也闭上眼,接受他的吻。

    她知道自己此时可能疯了,竟然不想推开他,明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这次却是情愿的。

    或许说昨晚要是他要她,她也不会拒绝,更加没有理由拒绝,是自己送上.门的。

    慢慢的,本来还痴缠的吻变得急促,寂静的房间里,是两人急促的呼吸声。

    男人的手自然攻城略地,在她身上带起阵阵战栗,他的手像是有魔法,一点点挑豆她身上的每一个敏感地方,让她也难受着想要着。

    “嗯……”她忍不住的申吟,声音带着极致的媚色,就连眉眼间都带着妖魅。

    君天骜半眯着眼睛,那双深眸里带着满满的***,早晨起来的男人是最危险的,这个女人还敢发出这般媚惑的声音,真是个妖精啊,所有想要她的想法全都打开,他也不自觉的不温柔起来。

    其实以前对待跟他上床的女人,他在这方面都是挺温柔或者淡然的,偶尔有些清心寡欲,任由那些身材比蓝海薇好,长的也很漂亮的她们怎么磨蹭他,不想要就是不想要,他总是淡定的像是没有七情六欲。

    而唯独一碰到她,即使她就那么躺着,脑海中也会有各种她魅惑的身影,所以以前在临江别墅的时候,她都对他冷淡成那样,他还是晚晚想要她。

    这个女人就是他的克星,让

    他所有的理智荡然无存。

    掌心下的柔滑肌肤,就像是初生的婴儿,她那么美,美的让人无法自拔。

    男人一点点品尝着她身上的每一个部位,绝不放过一点空隙,交缠的身体不知道何时已经一.丝不挂。

    “不……”海薇夹住了双腿,君天骜的手已经滑入了那里。

    他这次没有强迫着进攻,而是一点点吻着她的下腹地方,让她全身都颤抖,沉沦在肉yu里。

    滑腻的双腿,在他的手下一点点的打开,在早晨的阳光下,特别清晰的看清她的每一个地方,带着暖和的光晕,都是美的。

    早已挺拔的身体欲..望,君天骜粗喘着气息,将她的双腿打开到最大,自己赤身上前,并未粗鲁的进去,煎熬着额头低下汗水,在门口逗留。

    海薇扭动了下身体,那难受的感觉让她要疯掉了,他以前不都是很霸道凶猛的吗?今天怎么倒是磨磨蹭蹭起来了,反而折磨的她身体都快要疯掉的想要。

    空虚感在下身很是难受呢,原来自己也是想要的,第一次那么迫切的想要他。

    “给我……”海薇不自觉呢喃出声。

    君天骜邪恶的笑着,却强忍着止步不前,反问道:“给你什么?想要吗?”

    “嗯。”她胡乱的点头,真的要被他给弄疯了,下身不自觉的扭动了几下。

    “那你说,想要什么。”他的声音都暗哑了几分,额头的汗水在初升的太阳下晶莹剔透。

    他光着上半身就那样美好的曝光在阳光下,折射在他身上的光让那健硕的身体更加焕发力量,君天骜的身材完全的好看诱人,健康的肌理,那特别惹人遐想的人鱼线,刚好引入那黑色的丛林中,女人看到这样的身材应该都会着迷吧,所以只要他上过的女人总是对他很是迷恋。

    只有蓝海薇,从一开始就是冷淡的,让君天骜一直都未看透过她。

    两人太过相似,都是深沉的人,都是喜怒不形于色的人,若是爱,定能深爱,若是恨,必然至死方休。

    “我要你,要你。”现在她丧失了所有理智,若是等清醒过来,不知道会为这些话给懊恼多久呢。

    其实海薇很单纯,从小的流离生活让她穿上了一层厚厚的保护装备,但那颗心,却是单纯的。

    不管是曾今因为他一个小小举动就怦然心动,还是因为找到父母就给予她们最大的笑容,只为了她们不担心自己,只为了自己能有个幸福的家庭,就那么简单的要求,可她想要获得却那么难!

    “我是谁?嗯?”君天骜今天是打破沙锅问到底,即使现在他还有一点理智,他知道,错过这次,蓝海薇这女人绝对不会回答他这种话,或者说她以后还会不会像今天这么乖的可能很小很小。

    可能是昨天太过伤心了,自己又刚好是在她身边的那一个,她才会暂时的依赖他,不知道那个沈云琛回来她会怎么样,真的要跟他回美国?他决不允许的。

    “君……君天骜,我难受……”她当然知道他是谁,怎么可能忘了他是谁,就算是化成灰都认得,这辈子她第一个男人,也是这二十多年来她唯一的男人。

    即使和阿琛相处的那么好,也彼此交往相爱,可是做过最多的就是亲吻,那还是他生日的时候强烈要求的,她作为女朋友自然找不到借口拒绝。

    阿琛跟他是完全不同的两个人,他的吻是很温柔的,温柔到让她忘记曾今的伤痛,以为自己是幸福被疼爱的女人。

    而君天骜呢,即使刚才也温柔过,可是隐隐带着霸道的舌还是无法掩藏他的强烈需求。

    “君天骜,给我好不好?”她双目含泪,真的太难受了,他就这样坚持的折磨她,自己就不难受吗?

    海薇自然不知道君天骜已经到了极限,要是再忍下去,估计他君家就要断后了。

    “这次,是你说的。”男人掰开她的双腿到最大程度,将自己的腰一沉,早已湿润的地方能够承受他,他低吼一声滑入那让他激动的狭小里。

    明明不是第一次了,他都和她做了那么多次,却还是紧致的让他感觉要被夹断了。

    慢慢的,等她适应了它的大小,他

    才再一次全部的进去,将自己埋在她的身体里。

    这次,真的是全都在一起了,他开始的时候还慢慢的进出,到最后完全丧失了自我,只凭着身体的想法快速摆动起来。

    “啊……你慢点儿……”

    “君……君天骜,慢……慢点儿……”

    海薇的声音断断续续,可是现在的君天骜哪里听的进去,那美好的感觉让他要疯掉了。

    他的双手托着她的臀部,让彼此更加的贴合,像是电动马达,他的身体就那样快速的一进一出,在快要整根出来的时候,又顺着那滑腻的狭小进去。

    人体就是那么奇妙的东西,能让男人和女人都丧失理智,沉沦在这样的爱里面。

    爱这个字对他们来说都太过沉重,所以只有通过身体,才感受到彼此。

    她不敢爱他,因为深深受过伤,害怕也会是曾经那样的结果,而且现在还有了家人的阻隔,更加的不会去爱他。

    他不能爱她,因为这个女人从未爱过他,因为她让思思变成了那样,因为她,他的孩子都没了,所以不能爱,对她,只能是恨。

    对,他恨她,恨她入骨,这几年来每一个夜晚都想着再次见面时用什么方法折磨她,让她也尝尝自己所承受的痛苦。

    可是,从见到她的第一眼起,貌似就变了,不知道是他的心变了,还是计划变了。

    他虽然占有了她,但那些狠毒的手段却没有对她下手,看她被自己折磨的遍体鳞伤,突然就舍不得。

    当然,他那样高傲的人呢,怎么会承认自己内心的想法呢,他怎么会舍不得这个让他家破人亡的女人。

    “不要了……不……”海薇被撞的声音都快要喊破了,这个男人每次做都是那么用力,像是要将她身体都给撞破似的。

    疼吗?虽然刚开始是疼,可是慢慢地就不疼了,反而升起一种难以言喻的快感。

    她竟然因为这个自己恨着的男人,而感到快感,真的要疯掉的节奏。

    现在的身体,完全不受她自己的控制,虽然想要他停止慢点,但却是很充实的。

    “慢点儿……君……”

    君天骜快速的进出后,突然停了下来,慢慢的抽动起来,慢到磨人的状态。

    “这样怎么样?够慢吗?”经过刚才的一阵满足,他开始慢条斯理起来,脸上的邪笑也是那么的俊美,美到让神都嫉妒。

    他一直是很俊美的男人,只是脸上常年冷峻着,像是挂着一张生人勿进的牌子,很少有人敢得罪他。

    其实,他也并不是那么可怕的人,就像是他爸爸经常打他骂他,因为知道这小子的心其实很单纯,喜欢的就喜欢,不喜欢的就不喜欢,只是当年的那些伤害给他带来太大的阴影,所以君爸爸是打着也心疼着。

    “不要这样……”她扭动着身体,那磨人的感觉真的要死了,这个男人真的要将她弄疯了。

    “这样还太快吗?”男人邪恶的故意放慢了动作。

    “不是,快……快点……”她都快要将自己的双唇给咬破了,才说出这样羞人的话。

    “想要快点?”君天骜说着,俯下身撬开她的双唇,这个女人还真是,尽会瞎折腾自己。

    “嗯。”她害羞的点了点头,根本无法正视看着身上的男人。

    君天骜边吻着她,双手也用力的托起她的臀部,深深的进入,每一下都到最深处最里面。

    那种身体致命交缠的感觉,让他更加的不会放过她。

    去美国?休想。

    就算她真的去了,他也会将她亲手给抓回来。

    他君天骜想要的人还没有得不到的,更何况这个女人还欠他很多东西,该是还清的时候了。

    痴痴缠缠暧昧涟漪的早晨,就这样等两人都颤抖着交融在一起时,太阳也已经爬上来了。

    君天骜自个儿去浴室简单的收拾了下,然后就扔下海薇一个人在床上。

    海薇

    已经没有睡意,双目圆睁着看着天花板,不知道自己刚才到底怎么了,竟然和他又做了,还是心甘情愿。

    清醒过来的她很是懊恼,自己不该被这个男人迷惑的,他不是她的良人。

    休息了一会儿,她也去浴室清洗了自己肮脏的身体,换上昨天那套衣服。

    下楼的时候却看到君天骜正从厨房里端出两碗粥,桌上已经有了荷包蛋和几个小菜。

    好吧,她就站在那里惊呆了,没想到君天骜还会做菜,虽然昨晚的面条是挺好吃的,可是她以为他只会煮面,没准昨晚是瞎猫碰到死耗子。

    看他现在系着围裙的样子,海薇不知道是该哭还是该笑,明明这个风格跟他是多么的不搭配啊。

    一向狂酷狠拽的君大总裁,竟然有一天围着围裙在家烧饭,真的要是让他们公司员工看到,绝对会跌破眼镜。

    “愣着干嘛?还不下来吃饭。”

    海薇从愣神中缓过来,看看,明明是那么霸道的口气,他还是他,君天骜。

    就在她要推开椅子坐下时,门外有人按门铃,看他还在厨房里,她就去开了。

    可是,当她打开门就后悔了,看着门外的两人,她像是个罪犯,无地自容。

    ————————————正版连载————————————

    【第二更哦,今天还有两更,请稍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