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9章奇妙“包袱”

    第二百零九章奇妙“包袱”

    李云雅接着唱道:“……什么都想即爱即有,什么都可即演即奏。什么风光都看不够,地广天高跟你去到处走。如果想开心,为什么需要等,你是神话的声音,我耳朵想旅行。寻一点开心,让什么都发生,你是漫天的风筝,我眼睛想旅行……”

    郑高星说:“眼睛想旅行,实际上,是心灵想去旅行。”

    “是呀,”李与雅说,“这就是唱歌的艺术了。通过眼睛这个心灵之窗,来反应自己的心情啊。”

    “你说的很高妙啊,”郑高星笑,“还真是这样的啊。”

    李云雅说:“还有最后一段啊,”

    “好哇,那就全部的唱完啊……”郑高星小琪琪来说。

    “呵,我眼睛想旅行,呵,我眼睛想旅行。什么都想即爱即有,什么都可即演即奏,什么风光都看不够,地广天高跟你去到处走。如果想开心,为什么需要等?你是神话的声音,我耳朵想旅行。寻一点开心,让什么都发生。你是漫天的风筝,我眼睛想旅行。呵,我眼睛想旅行……”

    郑高星听了,笑:“我们在继续地旅行啊。这二车子夜里不敢开快啊,只能开个80码,每小时。”

    “慢一点,安全啊。”李云雅说。

    郑高星笑着说:“就是啊!不值得开那快的。我们去省城时,是带哦这任务取得,现在可是完成了任务啊,就慢慢地平安地安全第一开回家啊。安全第一在任何时候开车,都是最高的圣旨啊?!”

    “你说的太好了,郑总!”李与雅说,“还是那句话……”

    “什么话啊?”

    李云雅说:“就是:携安全上路,带平安回家!”

    “你很会说话啊!”郑高星很赞的说。

    “这不是我说的啊。”

    “那还算谁说的?”

    “那细二胺全行车的标语和口号里,就有这些很温馨的提示话语啊。”李云雅笑。

    郑高星说:“对啊,对!但是我有时候忘了。你这一提醒。我就警觉起来了。”

    李犮雅说:“郑总,为了让你保持兴趣,我来给说说一些笑话,一些好笑的故事啊。好吧啊,让你保持开车的活力,好险更换有一般的路程吧?”

    “对,刚好走了一半。”郑高星说,们“拟具说说一些好笑的事情,然给我开怀大笑,这样我开车就有好心情了。”

    “好的……”李云雅笑着,就说起来,“有这样的一个笑话,说的是呀,一天,一个女人外出打高尔夫球。她把球打进了树林,就进去找,结果发现一只困在陷阱里的青蛙。”

    郑高星说:“怎么就这样的巧合啊?”

    李云雅说:“无巧不成书啊啊!青蛙对她说:‘如果你放我出去,我就可以满足你的三个愿望。’女人释放了青蛙,青蛙说:‘谢谢你,但是我忘了和你说了,你的愿望实现有个条件,你的老公将会以十倍的程度来实现它。”女人说,“那好吧。’对于第一个愿望,女人想成为世界上最美的女人,青蛙警告她,‘你一定要明白,这个愿望会使你的老公成为世界上最英俊的男人,一个所有女人都会趋之若鹜的美男子。’”

    郑高星笑:“有点意思,这可是相反相成的事情啊。”

    李云雅说:“就是雅……女人说,‘成,因为我将成为世界上最美的女人,所以他的目光只会被我吸引。’”

    郑高星说:“这个女人很聪明啊,不可小瞧她啊。”

    “于是咔嚓—声,她成为了世界上最美的女人。”李云雅继续说,“对于她的第二个愿望,她想成为这个世界上最富有的女人。青蛙对她说,她的老公将成为这个世界上最富有的男人,而且比她富有十倍,女人说:‘成,因为我的就是他的,他的就是我的。’于是咔嚓一声,她是世界上最富有的女人了。然后青蛙询问她的最后一个愿望,她说:‘我想得轻微的心脏病’。”

    郑高星说:“这个女人可是很怪的,怎么想得病啊,有啥别有病啊……真是!”

    李云雅说:“这个笑话就是说的这件事情啊……它的寓意是,女人是聪明的,别惹她们。不然就有麻烦的啊。”

    “嗯……”郑高星笑,“是这么个理啊。很好笑的啊,幽默的很。你很会说这样的笑话啊。再说几个我听听,这样开车可是提精神了——”

    “好的。遵命!”李云雅笑笑,又说起来,“在上班的公车上,人满为患.紧贴车门的一男一女,男的戴副眼镜,拎个皮包,一脸隈琐,女的和漂亮的样子.两人肆无忌惮地谈话起来。”

    郑高星问:“他们说些什么啊?”

    李与南亚笑:“他们说的可是精彩……男的说:今晚你老公不在家吧?他这一问,周围的人一下安静许多。个儿高度在竖起耳朵听啊。”

    郑高星大笑:“好嘛,有戏啊进入情况了……”

    “就是!女的说:嗯,他这礼拜都在外地。男的说:那今晚可以耍了?女的笑:你想咋个耍嘛?男的笑:老样子撒,我开房间。女的说切,你开房我才不来呢,要么我开。”

    郑高星大笑不止:“太好了这个女的可是大方了……老子怎么……”

    “你怎么没有碰上这样的好事情,是吧?郑总?”李与雅笑着问。

    “我可是开开玩笑啊,不当真的,千万不要回去跟我老婆说啊。”郑高星笑。

    李云雅说:“我会替你保密的啊,那个男的又说啊:好撒,你开,我进来整死你!女的说:以为我好欺负说,不晓得哪个弄哪个,吃不消不要求饶。”

    郑高星大笑不停:“哈哈哈……太精彩了,好戏就要开场了!”

    李云雅也是笑笑哈哈的,说:“就是啊。男的说:你再凶,我也只能陪你1个钟头,晚上我还要陪我女朋友。女的说:喊她一起来耍撒。男的笑:她只会斗地主,不会打麻将……那些车上的恶人也到站了听来哦他们的话,就全部走开了。”

    “呵呵呵

    ……你这个笑话可以得奖啊!“郑高星笑个不停。“这可是说相声,抖包袱啊,将笑料放在聊最后,太精彩了真是好消化啊!”

    “这就似是说笑话的艺术啊。也是构思精巧啊。”李云雅也是呵呵的笑着,不能自己。这就是笑话的魅力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