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7章 臣与内子青梅竹马,心慕已久

    因为怀孕,夏枯草在家里深居简出,甚至都不怎么出门,也以怀孕养胎为由推了一些不太重要的宴席。

    而且让夏枯草不愿意赴宴还有一个原因,她一嫁给林晋没有多久就怀孕了,去赴宴总是会有一些大度的妇人明里暗里的劝她,女人该大度。

    既然怀孕了,侍候不了丈夫,就该为丈夫安排通房妾室,不然就是善妒。

    夏枯草面上微微笑,心里都想喷这些妇人一脸,不说她是非常不愿意有人介入她和林晋之间的,除非林晋要纳妾,不然夏枯草是绝不可能这么大度的。

    当然,如果哪天林晋要纳妾了,夏枯草也绝不愿意过下去,她自己一人也可以过的好好的,若是和林晋过不下去了,她也不会勉强,绝不会让自己过的酸苦。

    大度,有哪个女人是真能大度的,丈夫纳妾的时候,面上挂着笑容,心里指不定多扭曲,或者打落牙齿往里吞呢。

    在京城住了几个月,夏枯草就赴了三次宴,一次是襄国公府,一次则是长公主府,还有一次是贤王府。

    每一回总能看到八公主,八公主也不会上前为难夏枯草,但总是会远远地看着夏枯草,嘴角仿佛看好戏一样。

    夏枯草因为神水的关系,五感总是比一般人敏锐一些,所以对八公主这样,夏枯草多少有些不舒服,总是被人盯的感觉很不好。

    赴了几次宴,夏枯草就再也不愿意去了,林晋也并不勉强,甚至也更希望夏枯草安心养胎。

    不多久,八公主与景义侯世子定亲的消息也传出来了,圣上下的旨,自然是君无戏言。

    夏枯草心里松了口气,八公主定亲了也好,不然夏枯草总觉得八公主是一个不安定的因素。

    这日林晋从南方房出来,便回了一趟翰林院出宫回家,桂生在宫门口等着。

    林晋这一宫门却遇上了正回宫的八公主,八公主目光落到了林晋的身上,“林状元。”

    “臣见过八公主。”林晋给八公主道了礼。

    “你妻子本公主看过了,也并不怎么样。”八公主高傲道,尽管当初听到林晋拒绝,她也没把林晋放在眼里,可 身为皇家公主被人拒绝了,八公主心里多少有些不悦的。

    “内子与臣都是小门小户出身,自无法与公主相提并论。”林晋心里也是无奈,也知道高傲的八公主受不了被拒绝的气,可琼林宴上,圣上问出来,他不可能答应了。

    八公主自然不会对圣上不满,但对林晋和夏枯草就难说了,所以这会林晋在八公主的面前,态度也摆的十分谦和。

    但在八公主的眼里,林晋这是过分谦让了,八公主不屑,心里瞧不上林晋。

    林晋不过是个寒门状元郎,再幸运被御赐南书房行走,也不过从六品官而已,还入不了八公主的眼。

    以八公主的出身,不管下嫁公侯之门,都能把林晋甩的远远的。

    就算林晋长相出众,但长的好的人比比皆是,皇帝的女人也并不愁嫁,更何况八公主长的也不差。

    “拒绝了本公主,你会后悔的。”八公主终是道。

    “臣与内子青梅竹马,心慕已久。”林晋没有再多说,不管重来多少次,他依然如此选择,而且永不悔。

    夏枯草是他的爱人,是独一无二的,官途前程若是断了,只要他有命在,他还好好的,可以再寻机会,再努力过,或者另寻出路。

    但爱人失去了,错过了,那就是一生,他想终使他功成名就,他也会遗憾一辈子的。

    “本公主倒要看看你们的感情能多长久。”八公主嗤笑,转身就走了。

    林晋直接上了马车,由桂生驾着马车离开。

    而离去的八公主撇嘴不以为然,虽然林晋对夏枯草的一番情深让八公主羡慕,可八公主却并不觉得林晋和夏枯草的感情能长长久久的。

    在这京中,八公主还没有听过,哪个官员没有通房妾室的。

    而且很多有通房妾室的官员,都装着一副夫妻情深的样子呢,所以八公主倒是有些期待林晋以后纳妾的情形了。

    自和景义侯世子定亲之后,这几日来,八公主的心情非常的差。她是公主,金枝玉叶,可她却无法选择自己的婚事。

    景义侯的世子是独苗,而且是个纨绔子弟,虽然有个好皮相,但红粉知己可不少,甚至房里除了妾室两名,通房十位。

    这正妻没入门,就已经有两个庶子三个庶女了,不过纵使这样,景义侯世子依然是块香馍馍。

    但这里面并不包括八公主,可圣上想把八公主嫁给景义侯世子,自然也有圣上的用意,八公主再不愿意,也无法反抗。

    “太太,大人回府了。”

    听了擅云的禀报,夏枯草轻抚着肚子扶着擅香走了出来,如今她的肚子已经有五个月大了,胎动也越来越明显了。

    “相公”看到林晋走回来,夏枯草喊了声。

    林晋大步走了过来扶着夏枯草道:“天气冷,怎么出来了,回屋吧。”

    夏枯草点了点头,和林晋朝着屋里走,如今已经是冬至了,空中雪花飘着,习惯于南方的气候,如今夏枯草对北方的天气还是不适应的。

    主要也是觉得太冷了,所以如今到了冬天,夏枯草都不爱走动。

    屋里烧着炭火,一进屋倒是暖和了许多,很快林晋换了便服,便拉着夏枯草到火炉边坐着。

    “孩子怎么样?”林晋的手靠近火炉暖着。

    “很好,刚刚还踢了我呢。”夏枯草浅浅一笑,自怀孕后,夏枯草也丰满了,这一笑周身都仿佛闪着母爱的光芒,整个人非常的柔美俏丽。

    林晋暖了手,这才把夏枯草揽到了怀里,夏枯草动了动身子道:“你身上凉。”

    “那娘子帮我暖暖就不凉了。”林晋这一抱就不放手了。

    “天冷了,都不想动了。”夏枯草也没再挣扎,温顺的窝在林晋的怀里,然后打了个哈欠,这要是以前的她是很难以想像现在的她,是这么的慵懒惬意的。

    至少看在林晋的眼里,夏枯草就犹如一个懒洋洋,又睡不饱的猫咪一样。

    忍不住的,林晋手轻抚着夏枯草的背,好像在顺毛的样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