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7章 我绝不会与人为妾

    谭四娘道:“花落谁家倒不知道,但我这两个徒弟都是我最得意的弟子,我怎么也要为她们寻一个良家子做正头娘子,不然传出去我的弟子做人妾室,我谭四娘也没脸见人了。”

    谭四娘到底是嫁给了王三爷,王家虽然在京中没有大官,但能坐到知府,背后若没有势力也不会有人相信。

    而荆县的何府,到底不是京城的何府,谭四娘还是不拒的,甚至因为何老夫人看上了夏枯草,想让夏枯草成为何大少爷的妾室,谭四娘哪会愿意。

    “说不准人家愿意呢?”何老夫人不经意道,若不是夏枯草是谭四娘的学生,何老夫人哪用问谭四娘,直接派媒婆上门就是了。

    跟谭四娘提,也是有尊重谭四娘的意思。

    何老夫人是非常满意夏枯草的,只觉得夏枯草哪哪都合她的意,只可惜自己的孙子有妻室了,也可惜夏枯草门户低。

    但夏枯草门户低,何老夫人觉得做妾室倒也不委屈,而且自己的孙子那样的出众,那样的优秀,哪有女子不喜欢的。

    谭四娘扯着嘴角道:“何老夫人觉得一个自小穿男装,把家业打理的现在的光景的人,会是愿意做人妾室,甘居人下的吗?”

    “说句实话,我这徒弟,比起何府虽然出身低一些,但也是耕读人家。读书识字,厨艺绣艺,养花种草,开铺做买卖,持家管帐,身手不凡,聪慧敏捷,有勇有谋,虽是女儿身,但何老夫人觉得什么样的人能配上我这样优秀的徒弟。”

    何老夫人哑然,什么样的人能配的上,她自然觉得自己的孙儿绰绰有余,只是这样的姑娘做妾,确实屈就了。

    “有这样出色的容貌,却没有强有力的家世背景,是福是祸,难料啊。”何老夫人也没有多说,只是提醒了谭四娘一句,便带人坐着轿子离开了。

    谭四娘立在原地,想着何老夫人的话,回头看着夏枯草,心里微微提起。

    而且不止是夏枯草,就是小薇都有长的很出色,谭四娘心底幽幽一叹,至少何老夫人有一句话说对了。

    美貌过人,若没有家世背景护着,福祸难料啊。

    谭四娘没有立刻离开,而是回去和夏枯草还有柳氏谈话,看着谭四娘过来,夏枯草微微施了一礼。

    这会柳氏和夏枯草请谭四娘到了后院,谭四娘道:“何老夫人走前看上了小草。”

    柳氏和夏枯草不由看向了谭四娘,柳氏道:“谭绣师,何老夫人看上草儿是什么意思?”

    “何老夫人想为何大少爷置一名妾室。”

    谭四娘的话一落,柳氏先白了脸,夏枯草也怔忡了。

    谭四娘看向夏枯草道:“你怎么想?”

    夏枯草珉紧唇坚定道:“我绝不会与人为妾。”

    谭四娘的欣慰的点了点头,柳氏道:“谭绣师,那何老夫人怎么会?”

    柳氏确实给吓着了,她可不会因为自己女儿被何老夫人看上要为何大少爷准备而高兴,这会柳氏是惊吓的。

    谭四娘道:“我已经替小草拒绝了何老夫人了,暂时打消了何老夫人的念头,你们也别太担心,何府一向是自重脸面的,不会做出强逼人为妾之事。”

    说到这里,谭四娘看向夏枯草道:“只是小草有这样出色的容貌,若被他人窥伺,被有妇的权贵之人惦记上了,那可不是福气,而是祸根了。”

    “谭绣师,那草儿怎么办?”柳氏的心都提了起来了,一脸的担忧。

    “小草如今也及笄了,也该议亲了,若有合适的,便尽快为小草定一门亲事吧。”谭四娘说着,又一脸的愧疚:“也是我莽撞了,若不是把小草的及笄礼办的如此隆重,也不会为小草带来麻烦。”

    “谭师傅,您不必自责,我本来就长一副好相貌,迟早也穿女装的的,防的了一时,也防不了一世,不过今日多谢谭师傅帮我解围。”

    夏枯草朝着谭四娘一拜,内心里还是感谢谭四娘的。

    这会夏枯草内心里有些混乱,她对上辈子的事情还是疑惑着,也不明白,她怎么就被严母卖到了何府,又被何大少爷看上,又被高婉贞弄死。

    夏枯草这会想着,会不会这里面还有何老夫人, 何老夫人对绣品是由衷的喜爱的,也是锦绣阁的常客。

    虽然夏枯草没有机会和何老夫人碰面,但上辈子,她可是卖给锦绣阁不少绣品的。

    莫不是何老夫人想要给何大少爷纳妾,然后找人打听了她,被高婉贞听到了,所以高婉贞派人到严家来买她。

    谭四娘离去,夏枯草和柳氏也回房,这会树上正坐着林晋,从那一次开始,林晋就喜欢在这颗树上坐着了。

    却不想这才上来,就听到了这样的事情,林晋整张脸都黑了,没有想到第一个惦记的竟然是何老夫人,而且是想夏枯草给何大少爷做妾。

    林晋深深的不悦了,觉得何老夫人说出做妾的话,是在作贱夏枯草。

    这会林晋双拳紧握,心里是愤怒的,虽然现在他是比不上何大少爷,但未来就不一定了。

    而且刚刚谭四娘的话,林晋也听在了耳里,想着夏枯草有这样出众的美貌,若是没有强有力的背景护着,福祸难料。

    林晋也是明白的,再想着自己的妹妹林薇,林晋觉得肩上的重担又重了几分,他不仅要护好自己的妹妹,也要护好夏枯草。

    一想到今日夏枯草及笄,惊艳了这么多人,到时候上门提亲的人就不少了。

    林晋下了树,缓缓地朝着自己院子走去,远远地经过夏枯草屋外时,林晋看了一眼,心里想着,他一定要考第一,考第一,爷爷就会帮他说亲了。

    他想和夏枯草定亲,想娶夏枯草,夏和夏枯草在一起,单一个秀才如何够。

    童生,秀才,举人,贡士,进士,探花,榜眼,状元。

    案首,解元,会元,状元。

    他不仅要考取功名,除了这一次要努力取得案首,还必须连中三元。

    林晋的目标一步步的放远,一步步的确定,如今只差努力和时日去实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