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6章 及笄

    “然后呢?与康姑娘有什么关系?”夏枯草看着康兰道。

    康兰道:“没有关系,只是我不喜欢你,我严猛哥哥也要修养,所以请你以后不要再来我家。”

    严母在这个时候走过来道:“小兰,你们在说什么?”

    “婶婶,我现在叫小柔,不叫小兰了,我娘已经给我改名叫康柔了。”

    康兰话一落,严母道:“康柔好啊。”说着严母看了一眼夏枯草道:“身为姑娘家就该温柔娴淑,成日抛头露面的,像什么话,小柔做的很好。”

    “婶婶,我们去看严猛哥哥吧,我刚刚看他对我笑了。”康兰扶着严母朝着严猛的房间而去。

    夏枯草因着严母的话一愣,抛头露面,所以上辈子严母也是这么想她的吗。可严母不做,她能不做什么,她一个童养媳,男人不在家,里里外外她能不操持吗。

    而且严母教会了她刺绣,不就是让她刺绣卖钱吗,她去绣阁卖绣品,去买米买菜,去给家里添这个加那个的,能不抛头露面吗。

    还有康兰竟然改名康柔了,呵呵,夏枯草要再不看清康兰的‘狼’子野心,那她就是猪了。

    夏枯草也没有在康家多待就和刘魁还有王虎离开了,亲眼看到严猛没事,严猛还活着,她心里已经松口气了。

    回了农家仙味馆,夏枯草就开始把心思放在五十亩地上,除了养花种草,和林薇带小雨凉茶刺刺绣,夏枯草更多的时间都在想着怎么在五十亩地上建出另人惊艳的宅院。

    当然,何府的老夫人想要一副大观音绣图,夏枯草可没忘,所以夏枯草忙的很。

    但夏枯草却忘了一件事,她要及笄了,只是她忘了,柳氏可没忘。

    小雨凉茶的生辰在夏枯草之前,所以过完小雨凉茶的生辰,就到了夏枯草十五岁的及笄礼。

    夏枯草的及笄礼,也并没有大办,但谭四娘却非常的重视,所以亲自过来做正宾,甚至邀请了县令夫人过来为夏枯草做赞礼,而林薇则做赞者。

    这个时候何府的何大少爷和高婉贞已经在京城了,毕竟何大少爷要参加二月的会试,但何府的老夫人却是闻声过来了。

    夏枯草身穿色泽鲜丽的采衣,脸上被画了淡妆,梳着双鬟髻。

    初加:发笄和罗帕、素色的襦裙。

    再加:发簪、深衣。

    三加:钗冠。正式的大袖长裙礼服,上衣下裳制,佩绶等饰物。

    一套套的礼节繁杂,已经超出了柳氏的初想了,毕竟有谭四娘和县令夫人在,夏枯草的及笄礼可谓是隆重,甚至堪比闺秀及笄。

    当那一根碧玉的发簪插入她的发髻,夏枯草有些遗憾高婉贞竟然不在,不知道她看到了她头上这根碧玉的发簪,会不会惊疑。

    而夏枯草一身华丽鲜亮的嫣红色如意纹素面杭绸圆领对襟长袄,逶迤拖地缕金散花水雾绿草百花裙,身披米白色刺绣镶边雨花锦。细柔的青丝,头绾别致的双鬟髻,轻拢慢拈的云鬓里一支碧玉的发簪是那样的显眼。

    此时夏枯草跪在父母的面前,琼鼻樱唇柳叶眉,绯红的鹅蛋脸上一双水灵灵的大眼睛是那样的清澈明亮,桃之夭夭 灼灼其华。

    惊艳,看着这样的夏枯草,众人都被惊艳了。

    如果说夏枯草穿着男装的时候带着洒脱和英气,那么及笄这一刻穿着华丽鲜艳的女装的夏枯草,是那样的妍姿俏丽,耀如春华。

    不说其它人了,就是夏贵和柳氏看着夏枯草,都差点认不出来了。

    果然人靠衣装,美靠亮妆,可若没有好的底子,如何能惊艳众人。

    “这真是我们的草儿?”柳氏轻呼出声,突然第一次认识自己女儿的感觉。

    “哈哈”众人为柳氏的话给笑了,虽然夏枯草之前成天穿男装,但她毕竟是乡下的姑娘,没人会把她跟那些小姐比。

    而且会赚钱,养花刺绣,女孩子会的她几乎都会,女孩子不会的,她也会。

    你要说夏枯草不会弹琴不会做诗,不会画画,但这在一些妇人的眼里,不算什么,毕竟弹琴做诗画画这些风雅之事,也并不是每个人都会的。

    平常人谁会去学这个,更多的姑娘们都是学持家,学厨艺,学女红,读书认字,还有三从四德,女则女戒,就可以了。

    何府的老夫人看着这样的夏枯草,突然就想到了自己的孙子,也想到了何老太爷的话。

    虽然夏家有钱,但这点钱,何府还不放在眼里,而且夏家也不过是个小商贾,所以这会何府的老夫人有些动心思了。

    人群里,林晋只觉得自己的心仿佛在打鼓似的,呯呯呯地剧烈跳动着,感觉自己的脸都热了。

    他的目光聚焦在夏枯草的身上,虽然想过夏枯草穿女装的时候是如何的好看,却没有想到是这样的美丽。

    林晋的手缓缓的捂着自己的左胸,好似怕自己要不紧紧按住,胸膛里的那颗火热的心就要跳出来似的。

    不行不行,他不能再看了,再看得失态了。

    林晋忙离开,他觉得自己最近只要一看到夏枯草,整个人都不对劲了。

    结束后,何老夫人朝着谭四娘道:“我那大孙子参加会试去了,孙媳妇这过年也有两年了,但肚子也没个动静,我就想着给大孙子添一房妾室,王三夫人认识的姑娘多,可否推荐一下?”

    何老夫人说的时候,目光看向了远处的夏枯草,意思很明显就是希望谭四娘帮个忙。

    谭四娘敛了笑,道:“何大少爷的妻子那可是开阳侯府的大小姐,老夫人若想给何大少爷纳一房妾室,何必舍近求远,何府里漂亮的丫环多的是。而且开阳侯府的大小姐嫁过来还不到三年,若找了良妾贵妾的,开阳侯那里不满,高大小姐闹起来,何府也说不过去吧。”

    何老夫人看着谭四娘道:“你这两个徒弟倒长的不错,这小掌柜的有一手另人惊艳的绣艺,又如此能干聪慧,长相不俗,如今及笄了也不知道日后会花落谁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