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5章 原来你是个假小子

    夏枯草都无语了,看着林晋一副刀枪不入,很不要脸的样子,道:“你什么时候这么无赖了,这是流氓,无赖的行径,若不是看在多年的情份上,就冲你言语占我便宜,我不得揍你一顿。谦谦君子不应该是这样的,而且你还叫修竹,林爷爷给你取修竹的表字,就是希望你像竹君子一样。”

    林晋摸摸脸道:“我这不是一直努力学习竹子的君子品德吗,做人要像竹子一样,但这追求喜欢的女子可不能在意脸面了,王三爷追求谭绣师的时候,要是在意脸面,哪能娶到媳妇。”

    “但我们真不合适,你只是因为就认识我一个女的而已,你要是见识到别的女子,你就不会有这样的想法了。而且我……”夏枯草看了看自己一身的男装,一时都无语了,在她身上还真找不出女子该有的样子。

    如果林晋喜欢上一世的她,那还好说,毕竟上一世的她在严母的调教下虽然不是大家闺秀,但也是小家碧玉。

    只是她现在这样,林晋看上了她什么?

    所以夏枯草觉得林晋是因为女子见的少了,常跟她相处,所以才会对她有想法,要是见到了别的女子就不会了。

    “草草很好,我就喜欢草草这样。”林晋道,严猛的回来让他有些心慌,这个时候林晋哪里还要脸面了。

    “你要是见了别的闺秀,你就会收回这样的话了,说不定就算和我在一起了,你以后也会后悔的。”说着夏枯草摇头,“反正我不会答应你的,你越早打消了这样的心思吧。”

    “草草,你就这么不相信我?”林晋看着夏枯草,一副受伤的样子。

    夏枯草看了眼林晋,望着天边道:“不,我是不相信自己。”

    说着夏枯草轻轻一跃,跳下树,“林晋,以后别说这些堵气的话,人生是你自己的,不是为了我,好好读你的书,考你的功名,若是院试你连秀才都考不中,别怪我瞧不起你。然后,别叫我草草,我虽没个姑娘家的样,但也爱重自己的闺誉,我和你可是清清白白的,我可没有答应你什么,再让我听到你叫我草草,我把那道门给封了。”

    夏枯草说完就缓缓步出林晋的视线,林晋看着夏枯草消失的背影,却并没有立马跳下来,而是继续在树上继续坐着,嘴角噙着一丝微笑,就觉得这样和夏枯草说话,他也很开心。

    这几天,林晋确实没心思读书了,书里的字都能看出夏枯草来,但他心里知道,功名也要,夏枯草也要。

    林老汉还不知道林晋跟夏枯草表白了,不过看着林晋这几天书不离书,目不离书,非常满意的点了点头。

    “这次院试,你若得了第一,我厚着老脸上门给你提亲。”林老汉道。

    林晋眼睛一亮,瞬间觉得动力满满的,“爷爷就看着吧,孙儿一定会在院试上取得头名。”

    “你要考不到第一,我去城西豆腐坊提亲,你不是喜欢吃豆腐吗?天天都在农家仙味馆点豆腐吃,娶了豆腐坊的豆腐西施,你就不愁豆腐吃了。”

    林老汉这话一落,林晋黑线,那个河西的豆腐西施不就是媒婆上门要说给夏枯草的吗,当下道:“我不喜欢吃豆腐,再也不吃了。”

    林晋瞬间闪人,直接去书肆里看书,心里想着一定要拿第一不可,不然别说爷爷了,就是夏枯草都瞧不起他。

    林晋这一泡在书肆里,就没日没夜了,毕竟考试在即,说是头悬梁,锥刺骨也不为过 。

    而夏枯草这里,依然让王虎关注着康家那边,得知严母都搬过去住在康家照顾儿子了。

    夏枯草这个时候心情已经平静了些了,只是内心里对上一辈子的事情好奇。

    她想着,是不是严猛死了,严母觉得她不能替严猛挡煞,所以愤怒把她给卖了。

    但也想着,严猛没死,严母更看中康兰,所以把她给卖了,让严猛好和康兰在一起。

    这两个想法一直在夏枯草的脑里交替着,但不管怎么样,夏枯草都想知道,严猛醒来会怎么做。

    “夏枯草,你师兄醒了。”王虎道。

    夏枯草瞬间站了起来,却又坐了下来,她找不到理由去康家。

    当下夏枯草想到了刘魁,便去刘魁的屋子道:“太叔公,听闻康百户失踪了。”

    刘魁这一听,果然一惊,“怎么失踪了?”

    夏枯草道:“听说是在战场上失踪的,太叔公,要不要我们过去康家看看?”

    “好好,现在就去。”刘魁对康伯也是上心的,当下夏枯草和王虎还有刘魁就朝道太叔公朝着康家而去。

    夏枯草他们到的时候,康家母女和严母因为严猛醒来而高兴,这个时候老大夫也在,看到刘魁过来还打了招呼。

    刘魁在县城里住,除了林老汉,最熟的就是老大夫了,刘魁可是三五不时到济药堂找老大夫磕叨的。

    康大娘一看到刘魁上门,想到自己的丈夫失踪,生死不知,也是哭的伤心。

    刘魁安慰着康大娘几句,便看着严猛。

    这会夏枯草也跟了进来,严猛因为受了重伤,全身上下都动弹不得,不过目光看向夏枯草的时候眼里有了笑意。

    一边的康兰见此,顿时警惕地看着夏枯草,便道:“严猛哥哥才醒来,大夫说要修养,你们看了都出去吧,别打扰严猛哥哥修养了。”

    刘魁点了点头,夏枯草也没有多留,只是出去的时候,刘魁和康大娘说话,康兰盯着夏枯草道:“听说你是女的?”

    夏枯草扯了扯嘴角看向康兰道:“有什么不对吗?”

    “怪不得婶婶不喜欢你,原来你是个假小子,一个姑娘家的跟人家舞刀弄枪,不像个样。”康兰道。

    夏枯草定定地看着康兰,想到上辈子,康兰看到她在严家偶尔习武的时候,康兰一脸的崇拜,听她说要好好学武保护严母的时候,康兰却是非常的支持她。

    甚至康兰还说,她一直都喜欢学武,只是她娘希望她是个贞静娴淑的女子,所以她才没有机会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