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0章 是少爷在打少奶奶

    这个时候谁还管老花婆,那些人被夏枯草他们打出去,个个知道夏枯草他们不好惹都跑了。

    花大爷身边的小厮是暗里跟了过来,在人群里看着的,却不想看到他们请的人这么没用,见老花婆摔在地上起不来,忙背起老花婆就跑了。

    “小掌柜的,这是我们县太爷让小的送来的银子,是花家昨日在农家仙味馆欠下的。”

    这是县太爷的随从送来的,夏枯草微微一笑地接下了,让人打了酒和炒牛肉还有花生米给县太爷的随从道:“周官爷,劳烦你跑一趟了,这份是我请周官爷的,这份是给县太爷的尝尝的,若不是小店现在乱着,我就请周官爷上去坐坐了。”

    “小掌柜,这不行啊,县太爷那份,我就收下了,但我这边就不用了,哪能收小掌柜的东西呢,为县太爷做事是我的职责和本份。”周官爷道。

    夏枯草笑道:“周官爷莫要推迟了,不然就见外了,我也不送周官爷了,周官爷走好,下次再过来请你喝酒。”

    说着夏枯草就去忙了,周官爷虽然推迟,但这会盛情难却之下,收了酒和肉,心里也美滋滋的。

    等到他拿着酒和肉回到县太爷那里,县太爷对着师爷道:“看吧,这小掌柜年纪轻轻的,就挺有门道的。”

    师爷点了点头,也不得不说夏枯草会做人。

    花家这边就郁闷死了,老花婆一把年纪了,这一骨折受伤,在医馆医治后就回来了,躺在床上没有几个月或者半年以上,肯定是好不了的。

    花老太爷对着花大爷道:“蠢,我不是让你先忍着吗,这一接了文星,你就让人上门闹事了,你是怕县太爷不知道你不服气。”

    “爷爷,你是没有看到文星,他都受到了惊吓了,身上还有伤,我从牢里把他接出来的时候,痛心的很。”花大爷就这么个独苗,心里都疼死了,自己都舍不得骂儿子两句,更不说打了,却不想儿子被欺负了,心里哪能咽下这口气。

    “不管怎么说,现在夏家三房,我们不能惹。”花老太爷道,倒不是花老太爷怕了夏家三房,而是不想和何府和知府那边对上,也怕被扒了皮,毕竟花家自己的事,他们自己清楚。

    且现在花家和县尉还有县丞交好,利益上也有牵扯,事情暂时有县尉和县丞兜着,可周县令在旁边虎视耽耽着,花老太爷行事也小心了几分。

    “所以我们就只能忍气吞声了,还不能拿他们怎么样?”花大爷一脸的愤怒。

    花老爷道:“不能忍也得忍,听你爷爷的,现在咱们家先忍忍,往后的日子还长着呢,总会让我们找到机会的。”

    花老爷这么一说,花大爷也点了点头,忍下了。

    哇哇哇,突然一声的哭喊声传来,花老太爷和花老爷还有花大爷一顿,花大爷朝外道:“发生了什么事?”

    管家一脸犯难道:“是少爷在打少奶奶。”

    花老太爷皱眉,对着花大爷道:“去让文星停手。”

    花大爷道:“爹,文星知道分寸的,他只是一在夏家那里吃了亏,这会拿着夏腊梅出气,不会怎么伤的。”

    花老太爷摇头,“很快就乡试了,夏粮若是能中了举,这门亲事对花家只有益处。夏家三房到底分家出去了,而且与我们也是连着一气的,你让文星停手吧,别弄出什么事来。”

    花大爷听了便出去了,花老太爷对着花老爷道:“夏家是夏家,夏家三房是夏家三房,你们不可等同混之,君子报仇十年不晚,这个亏我们吃下了,夏家三房那里,我们暂时不惹。县太爷那里估计已经盯上我们了,你们都不能大意了,我们花家无论如何都不能倒。”

    “父亲说的是。”花老爷应下。

    这边花大爷劝了花文星,花文星到底收了手了,也是因为在夏家那里吃了亏,所以回来看到了夏腊梅,花文星就忍不住牵怒动手了。

    这会的夏腊梅虽然在花家的日子过的还算不错,毕竟夏粮中了秀才,花家对夏腊梅不可能对以前夏枯草那样的。

    但花文星是花家的宝,他要拿夏腊梅出气,花家的人也不会骂他一句,顶多就劝他停手而已。

    花文星哼了一声,就离开了,花老爷也离去。

    夏腊梅呜咽地哭出声来,想到自己被家里人送到花家做童养媳,心中悲伤不已。

    “少奶奶,您别哭了,少爷对少奶奶一向都很好,这一次也只是心里有气而已。”丫环劝道。

    夏腊梅哭道:“心里有气就拿我出去吗,他在外面受了罪,又不是我的错。”

    夏腊梅是很难过,如今夏腊梅十七岁了,并不是小姑娘,而且她比花文星大三岁,可却也已经和花文星圆房了。

    嫁到花家之后,夏腊梅就没有回过自己家去,而且花家也以照顾花文星,侍候长辈为由,并没有同意夏腊梅回去。

    小刘氏那里,顾着丈夫儿子,也没有来看过夏腊梅,夏腊梅心里对家里是又怨又恨的。

    夏枯草这边整理了花草,算了算又得了一笔银子,想到了刘铁牛和大虎二虎还有王虎都快娶媳妇了,再住在后院也不合适,所以夏枯草就想到要买房。

    傍晚,夏枯草用过饭之后,便去隔壁找林晋,这个时候何大少爷也已经回家了。

    林晋也是刚吃饱饭,在竹丛边上理他种的竹草盆栽,见夏枯草过来,林晋便道:“吃饭了吗?”

    夏枯草点了点头,道一声吃了,然后看着林晋的盆栽,竹子已经长芽了,但草儿却有些恹恹的,一副没有精神的样子。

    夏枯草笑道:“都不知道你怎么想的,把竹子和草这样种。”

    说着夏枯草摇头失笑,拿着瓢去盛了点水,加了点神水进去,夏枯草就拿过来帮着林晋浇竹草。

    林晋看着夏枯草的动作笑如春风,“养花种草,还是你行一些。”

    夏枯草没说话,她要不是有神水,根本就养不好花草,这当然只有她自己知道了。

    想到自己来的目的,夏枯草道:“刘铁牛和大虎他们都要娶媳妇了,在后院住的也挤,我想买房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