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8章 关在牢里反省思过

    六百六十两银了,吃了两百多两,这一打闹就多了四百多两,许县尉和梁铺头瞬间都说不出话来了。

    可夏枯草的算盘打的啪啪响,嘴皮子也利落的翻飞着,数算的那叫一个飞快和准确,让人不由刮目相看。

    一些围观的人员,想着夏枯草是女娃的 传闻,想让媒婆上门求娶的,此时都打退堂鼓了。

    这媳妇太精明能干又厉害,又能打,也不好。

    毕竟谁也不想娶一个悍妇进门啊,要是降的住还好,降不住,那可就不是福是祸了。

    而且农家仙味馆的小掌柜明显就是降不住那种,这要是不顺心顺意,祸福难料啊,这明显是要娶个祖宗回家供着,谁还愿意啊。

    夏枯草可不知道就她今日的表现,让不少想上门娶她的人家都退缩了,不过夏枯草要是知道了,也没放在心上。

    “可是这钱一时半会也拿不出来啊。”梁捕头看着许县尉犯难的脸色,当下对夏枯草道,而且从花文星的小厮身上也只找出五十多两,连六十两都没有呢。

    “那不如把花小爷留在我们饭馆里,既然是花小爷请客,其它的可以放了,待花小爷的家人拿银子来赎人,我们自会放人。”

    “这”许县尉有些犹豫。

    夏枯草又道:“或者我们请县太爷来判如何?”

    请县太爷来判?那结果也还是一样,县太爷也不可能把夏家给得罪了,毕竟夏家虽然是普通的老百姓,可这靠山都已经到了府城了。

    就是金五爷都拿农家仙味锭没有办法,花家跟金家一比,算的了什么。

    许县尉忙笑道:“这样吧,花文星就暂时留在你们饭馆里,我让人去通知他家人拿银子过来赎人,小掌柜觉得这样可行?”

    许县尉虽然是个芝麻小官,但六百两说不定能随便就拿出来,只是花文星又不是他孙子,要为了花文星就拿了六百两银子出来给饭馆,这连百姓都要怀疑许县尉了。

    所以许县尉不傻,自然不会拿银子给花文星贴上,也不会闹到县太爷那里去。

    县太爷之下就是县丞、县尉和主簿,这些都是属于官,但捕头和捕快就是属于吏。

    贪官污吏横行的那年,荆县一任三年的知县被抄家之后,就传出了一句谚语:三年清知县,十万雪花银。

    不说知县是五年一考评,最长还能在任上待十年,县丞和县尉这些理旬没有任期,谁知道会不会中饱私囊了多少银子啊。

    反正夏枯草想到了听刘魁说花家干人贩子的事,衙门中有人,看着许县尉和花家关系这么好,这会夏枯草都觉得许县尉都不干净了,甚至梁捕头也不知道牵扯多少。

    “自然好,那就谢谢许县尉了,今日饭馆乱着,我就不请县尉大人和梁捕头过来喝一杯了,还要收整一番,县尉大人和梁捕头走好。”夏枯草朝着许县尉和梁捕头挥了挥手,让大虎二虎把花文星押到后院看馆,至于花文星的小厮就留着去报信吧。

    许县尉和梁捕头就要带人离去,却不想这会一捕快匆匆而来,禀报道:“传县太爷之命,把这些闹事之人都带回衙门。”

    大家一顿,夏枯草微微一笑,还以为县太爷会不管此事呢,没有想到县太爷竟然要管,当即对王虎道:“去后院说一声,让大虎二虎把花小爷带过来吧。”

    许县尉却脸上有些不好,夏枯草这一看也有些明白了,这县太爷和县尉之间说不定关系不好,县尉扯进来了,县太爷说不定才要管。

    不一会这些少年包括花文星都被送到了衙门,夏枯草让夏贵和柳氏看店便走一趟衙门,林晋和何大少爷也跟来了。

    花文星这些少年被送了官,一下子都吓尿了,特别是到了衙门,县太爷高坐在主位,背后是是明镜高悬四个大字,两边几个衙差举着肃静回避的牌子,嘴里喊着威武的样子,很是让人惊慌,像是到了鬼门关接受阎王爷的审判一样。

    “学生拜见县太爷,求县太爷开恩啊。”一群少爷颤声道,朝着县太爷下跪。

    夏枯草和林晋也跟着下跪,只有何大少爷不用,因为何大少爷是秀才了,只有秀才才有资格见了县太爷不用跪。

    夏枯草还好,跪县太爷在她看来也是很正常的事,更不说这是在衙门,你又不是秀才,也不是有身份的人,不跪县太爷那可是大不敬要打板子的。

    而林晋看着何大少爷不用跪,登时羡慕了,只有跪下的时候,才会知道站着是多么的有尊严。

    且能站着见县太爷,那是一个读书人很有尊严之事。

    林晋突然想到了林老汉的一句话,在你还没有什么成就,没有什么本事之前,就不要谈什么尊严,因为那不会有人去理睬你。

    如果要尊严,那么你就让自己立起来,只有你强了,才能赢得了别人的尊重,但永远都不要失去做人的尊严和骨气。

    县太爷让起,夏枯草和林晋还有刘铁牛还有大虎都真情为了,二虎和王虎则留在农家仙味馆收拾。

    “这是哪个学堂的学生?”县太爷问道。

    “回县太爷,这是文山学堂的学生,王举人和几个秀才开办的学堂。”梁捕头回道。

    县太爷了解了这些事,也不用夏枯草再开口了,梁捕头就已经帮忙说了。

    县太爷道:“这还是读书人呢,做出如此莽撞无脑之事,文山学堂教学生无方,另学生在外做出如此失读书人颜面之事,也有责任。每人打十板子,关在牢里三日反省思过。至于花文星,你也关三日反省思过,此事由你而起,本官就判你偿还农家仙味馆六百六十两银子,你们可服气?”

    “学生遵命,谢县太爷开恩。”众少年齐齐道,这会酒气也消了,脑子也清醒了些,心里悔的肠子都青了。

    花文星也是如此,他一直觉得不管多大的事,只要不惹权贵,都有家人和干爷爷给兜着,哪里想着干爷爷都靠不住,这会被县太爷一罚,花文星直接就吓尿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