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3章 别人怕你,好过你怕别人

    晚上,何大少爷拿了本书就去高婉贞的院子,高婉贞生病了,何老太爷让何大少爷过去守着。

    终是夫妻,也不可能冷的太过了,不然开阳侯府那里也会不满。而且何老太爷和何老夫人都盼着嫡重孙,何大少爷和高婉贞不亲近,嫡重孙也出不来。

    夏枯草这边,林柱子和王虎倒是赶在了城门关闭前回来了。

    “林二头人呢?”夏枯草问道。

    “在家呢,他爹没了一边胳膊,还伤了腿,林二头在那边照顾着。”

    林柱子的话一落,夏枯草点了点头,便去跟大头娘说了此事,大头娘松了口气,“活着就好,残了也不是坏事,至少下次再抓壮丁就不会抓他了。”

    夏枯草无语,但也不得不承认这样的话是对的,可没了一边胳膊又伤了腿能做什么,养活自己都困难。

    第二日一早,林二头就回来了,夏枯草道:“你爹怎么样了?”

    林二头把情况说了说,道:“分了一边手,但腿伤不是很重,郎中说能好。”

    “能好就好,你去跟你娘说吧,别让你娘担心。”夏枯草觉得大头娘对林水生还是放心不下的。

    不过林二头一回来,夏枯草让夏贵和柳氏还有林柱子、王虎看铺,而小雨凉茶和守定守时则跟着刘魁在后院,夏枯草自己则骑着小青驴回河源村。

    走前,夏枯草炒了些花生米,让柳氏弄了一只烧鸭,还有一副猪耳朵,一副猪大肠,打了两斤酒,就带回去了。

    到了大虎二虎家,夏枯草就把烧鸭和猪耳朵猪大肠还有花生米和两斤酒交给了二虎娘,“方婶子,我午时留在这里用饭了。”

    “这也太多了吧。”二虎娘道。

    “不多啊,一会叫铁牛大娘和刘铁牛一起来过来吃饭吧。”夏枯草道。

    二虎娘点了点头,“那我去厨房做,再炒两个青菜。”

    这会大虎爹不在家,下地去了,大虎二虎则在铁牛家里,夏枯草出了二虎家就朝着刘铁牛家去了。

    “夏枯草,你来了。”大虎一看到夏枯草登时叫了起来,二虎也跟着夏枯草打招呼。

    刘铁牛的娘也都跑出来了,让夏枯草进屋。

    夏枯草走了进来,朝着大虎道:“不是听二虎说你伤了腿么,你不好好休养?”

    “我过来看看铁牛。”大虎道。

    “夏枯草,我现在是不是很可怕。”刘铁牛看到夏枯草也露出了笑容来了,脸上的疤是那么的明显,狰狞着在脸上,确实让人看了可怕。

    夏枯草摇头,“你自己不可怕就行了,别人怕你,好过你怕别人。”

    “是啊,夏枯草说的对,别人怕你,好过你怕别人。” 大虎和二虎齐点头。

    “刘亦杰呢?”夏枯草又问道。

    “被家里看管起来了吧。”刘铁牛道。

    “我拿了菜回来,在二虎家呢,一会大家过去吃个饭吧。都说大难不死,必有后福,你们也想开一些吧。能有命活着回来都不错了,你们在战场上也见到这么多的死人了,听说那江里的水都是红色的,你们更应该庆幸自己能活命才是。”

    “是啊,太可怕了。”刘铁牛和大虎都摇头,简直恶梦一般,人命在那里脆弱的很。

    大虎道:“我倒是庆幸跟着学了几招拳脚功夫,不然我这次没法活着回来了。”

    “是啊,还会游水,我都掉下江里了,拼了命游回来的,不过我们大军也勇猛一些,也没让那些倭寇好过,最后倭寇的船都被炸了。”

    刘铁牛和大虎都纷纷说着战场上的事,男儿对战场上多少都有些热血的,这会说着都热血沸腾了,豪情万丈的样子。

    “要是你们没有受伤,下次你们还会不会去?”

    夏枯草这问话一落,刘铁牛和大虎有些疑,但还是点头,要是没受伤,还能打战,他们还是想上战场的。

    刘铁牛道,“我就不去了,我要照顾我娘。”

    大虎道:“我还想去,我想杀敌,把那些侵犯我国的倭寇都杀了。”

    “你腿没好,你也去不了。”夏枯草道。

    大虎瞬间泄气, 刘铁牛倒也想上战场,但如今他爹去世,家里就只剩他娘了,刘铁牛也丢不下他娘。

    夏枯草道:“走吧,方婶子这会应已经做好了饭菜了,我们过去吧,铁牛大娘也一起去。”

    夏枯草招呼着,又对二虎道:“你去看看刘亦杰能来吗,能来就一起吃个饭。”

    当下二虎就去找刘亦杰,刘铁牛扶着大虎去了大虎家,夏枯草和铁牛娘也跟着。

    “好酒好菜,夏枯草,你够意思。”刘铁牛和大虎看着这些菜,脸上都露出了欢喜的神情。

    夏枯草道:“我倒是忘记拿鱼来了。”

    刚进门的刘亦杰道:“我家有,我去拿来。”

    “别去了,下次我们再抓来吃。”夏枯草拦着,“这些菜也够大家一起吃了。”

    刘亦杰这才又进来,他伤的是左手,这会正绑着带,一坐下来就道:“这次真是福大命大了。”

    夏枯草问道:“你怎么活着回来的?”

    “倭寇的火炮轰过来,正好我前面挡了一些人,他们全压在我身上了,不过他们都死了,就我一个人活下来。”刘亦杰说着都红了眼,然后他就干脆装死了,这个倒没敢说出来。

    “都过去了,也不用想了。”夏枯草道:“你们坐吧,我去帮方婶子和铁牛大娘的忙。”

    夏枯草说着就去厨房帮忙了,二虎则去叫他爹回来吃饭,却不想他爹提了两条鱼回来了。

    “爹,有鱼啊。”二虎笑了起来。

    二虎爹笑道:“是啊,正好网了两条。”

    “那好啊,夏枯草过来了,带了不少菜呢,这两条鱼我拿去给娘做。”说着二虎就提着两条鱼去厨房。

    夏枯草看着二虎提鱼进来,一听到是二虎爹网的,但道:“做一条就好了,留一条你们晚上吃。”

    不过二虎娘还是坚持把两条鱼给做了,儿子能回来,二虎娘就比什么都开心了。

    这一餐饭非常的丰盛,大家吃的很尽兴,特别是大虎和刘铁牛还有刘亦杰几个,而且夏枯草还带了酒来,他们大家都多少喝点,可开心了。

    有伤的人是忌饮酒的,夏枯草在酒里放了神水冲的,也是想着对他们的伤有帮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