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1章 大少奶奶不舒服

    夏枯草又看了看守定守时的,点了点头,至少比凉茶还认真一些。

    “娘煮了青豆汤,凉茶留下,你们都过去吃吧。”夏枯草道。

    小雨和守定守时很开心的放下笔,如被关着笼中的小鸟儿一样,欢快跑出去了。

    “大姐”凉茶委屈地看着夏枯草。

    夏枯草道:“大姐也没吃,陪你。”

    她只是觉得凉茶的性子太急了,得磨磨,不然急性子的人都容易冲动。

    “你看守定守时的,他们写的都比你好,是不是。”夏枯草拿过守定守时的字给凉茶看。

    凉茶点了点头,夏枯草道:“那你认真写,一笔一划写好来,你想吃什么,大姐给你做好吃的。”

    夏枯草这么一说,凉茶眼睛一亮,点了点头。

    夏枯草就守着凉茶写字,看着凉茶写的差不多了,便道:“你看还有几个字就写完了,你要是不认真,哪个写错了,就得重写了。”

    凉茶一听立马不敢大意了,夏枯草点了点头,这才走出去。

    不一会,夏枯草就端着两碗青豆汤回来了,她刚刚到前面的时候,听王虎说何大少爷和林晋还在上面论书,显然都是入了神了。

    夏枯草也不去打扰何大少爷和林晋,这会她拿着青豆汤回来,凉茶已经写完了,看到青豆汤,凉茶非常的开心。

    夏枯草把弟弟妹妹的字都收了起来保存着,以后让他们看看,他们小时候的字是怎么样的。

    竹韵间里,林晋和何大少爷聊了很久,而且何大少爷毕竟考过秀才的人,所以也给林晋传授经验。

    如今何大少爷把林晋当成了师弟一样的照顾的,他是嫡长子,生母早逝,其它的弟弟妹妹也有好几个,但都不是同母所出的。

    而且除了庶出的弟妹,何大少爷的继母也生了嫡出的弟妹,不过如今何大少爷的父亲调到外地做官,只有何大少爷随着祖父母一起住在老宅,其它的弟弟妹妹都是跟着他父亲上任的。

    现在何大少爷跟着林老汉读书,对林老汉的学识也非常的欣赏,自然就尊敬了,所以对林晋也有几分的照顾和上心。

    等到傍晚,夏枯草还听王虎说上面的林晋和何大少爷还没走,一时都无语了,这都快天黑了。

    他们都准备午饭了,夏枯草当下让人给林老汉那边送饭,然后给林晋和何大少爷端饭菜上去。

    扣扣,夏枯草轻扣了两下门,听的一声进来便端着饭菜进去了。

    “夏姑娘怎么给我们送饭菜来了,我们好像没叫啊。”何大少爷道。

    夏枯草笑道:“你们都不知道现在什么时辰了吧?”

    林晋道:“好像才吃过青豆汤没有多久。”

    “你们看看太阳都要落山了。”

    夏枯草话一落,林晋和何大少爷往窗外看着落日的余辉,轻呼出声,“这么久啦。”

    “快吃饭吧。”夏枯草把饭菜摆上,打趣道:“今天这餐可是不收银子的,下次要占着雅间,那我可要收银子了。”

    林晋和何大少爷都不好意思了,他们只是想坐一会的,没有想到坐了这么久,而且霸着竹韵间倒碍着夏枯草做生意了。

    正说着,这会书墨上来了,“大少爷。”

    “什么事?”何大少爷道。

    书墨看了林晋和夏枯草一眼,何大少爷就道:“修竹贤弟和夏姑娘也不是外人,有什么你就说吧。”

    “大少奶奶不舒服,请了大夫,老太爷派人来让大少爷回去。”

    书墨话一落,何大少爷一顿道:“我吃完这餐饭,你也下去用饭吧。”

    林晋歉意道:“是晋打扰了仁兄。”

    “无碍,先吃完这餐饭再说,有大夫在也不会是什么大事。”何大少爷招呼林晋坐下吃饭。

    夏枯草动动嘴,但到底没有出声,只得下去了。

    何府里,高婉贞确实是不舒服了,昨夜着凉了,染了风寒头疼,但高傲的不肯让人通知何大少爷,也不肯请大夫看。

    如今到了傍晚,高婉贞都没有好转,奶娘忍不住让人去请大夫了,高大小姐嫁过来第一次请大夫,怎么会不引起老太爷的重视。

    不管老太爷对这个孙媳妇满不满意,冲着高婉贞是开阳侯府的大小姐这身份,也得供着,所以便让人去找何大少爷回来。

    生病不舒服的高婉贞也没有一开始的坚持了,这会频频问着何大少爷回来了没有,甚至想着自己本应该千宠万爱被人捧在手心里呵护的,却不想被迫下嫁,竟还受丈夫冷落,一时悲从心来,忍不住就落泪了,然后越哭越伤心,越伤心越哭,泪水都止不住。

    奶娘婢女纷纷相劝,心里也对何大少爷非常的埋怨,想着老太爷都派人去叫何大少爷回来了,何大少爷却还没见人影。

    这边何大少爷说吃完饭,但也只吃了一半,就和书墨离开了。到底是娶进门了,是自己的妻子,何大少爷也不可能真的不把高婉贞当一回事。

    而且高大小姐都嫁进门了,要真在荆县何府出了什么事,何大少爷和何老太爷也不好交代的,不止是对开阳侯府,就是京城的何府肯定也会问责的。

    林晋到了帐台前要付帐,夏枯草摇头,“不用了,我请你们吃的。”

    林晋不好意思道,“怎好让夏姑娘破费,到底是开门做生意的,今日我和仁兄论书一时入迷了,倒耽误了夏姑娘做生意了,我还要给我爷爷带一份饭。”

    “林爷爷那里我已经让柱子送去了。”夏枯草摆手道,

    “你也不必过意不去,咱们两家关系好,这你帮我我帮你的,这点也不必计较了,再说真要论起来,林爷爷字画值千金呢,我们开店你和林爷爷都帮我们不少。我们还得跟书肆借书看呢,我爹都在书肆里待着不走了,以后我爹和守定守时要考秀才都少不得你和林爷爷的教导呢,要再计较就见外了。”

    夏枯草这么一说,林晋要是再坚持那就确实见外了,所以当下林晋笑道:“那就谢谢夏姑娘了,若是还要到花市就找我吧。”

    “好”夏枯草点了点头。

    林晋道:“林二头没回来吗?”

    夏枯草摇头,二虎一家还有铁牛娘都没有回来,但林二头,二头娘都还在这里,林二头不可能不回来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