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7章 回来了

    “夏枯草,我哥和铁牛哥还有刘亦杰都回来了,真的,都回来了。”二虎边说边笑,脸上都流了激动的泪。

    夏枯草和林晋都非常的高兴,因为不知道结果如何, 所以他们都在外面等着,暂时还不敢让消息传进屋里。

    但这会听到了刘铁牛还有大虎和刘亦杰都平安了,大家高兴的同时都松了口气,心里是非常怕听到噩耗的。

    “就是铁牛哥伤了脸,我大哥伤了腿,刘亦杰则是手骨折了,村里去了这么多个,才活着四个回来,还有一个是来喜叔,也是残了,这还算是好的了。”

    大家都感叹,能有命回来都不错了。

    而和二虎回来的高兴不同,林柱子是哭丧着脸的,而且上还有个巴掌印。

    “我哥没了。”林柱子沉沉道。

    “你这脸是你嫂子打的?”夏枯草问道。

    林柱子点了点头,村里有回来的人说他哥没了,他嫂子可不就疯的打他了。

    夏枯草道:“这事怎么能怪你,你不可能替你哥去送死,我觉得你嫂子也太不讲理了,你哥的命是命,你的命就不是命了。”

    “夏姑娘说的不错,柱子,你可以伤心,可以难过,但不必为你嫂子的话影响,也不必自责伤已。你大哥是在你回家之前早被抓走的,拿你去换你大哥本来就不合理,你家人和你大嫂若怪你,你也不必理会他们,你并没有错,问心无愧的面对他们就是了。再说你二哥都躲出去了呢,你家人怎么不去怪你二哥,怎么就只怪你,那怎么当时不让你大哥躲好?”

    林晋说了好长一番话,大家都点头,纷纷劝着林柱子不要自责,也不必愧疚。

    这事不能因为林柱子不去换他大哥,就是林柱子的错,他大哥的死也怪不到林柱子的身上。

    “你爹娘怎么这么听你嫂子的话?”夏枯草都觉得不合理了。

    虽然林柱子的嫂子生了两个儿子了,可这媳妇在婆家没熬成婆的时候,都是弱势的。

    像大头娘这样和林水生和离还能带走林二头这种情况那是非常少见的,那林柱子的嫂子呢?

    “我大嫂是我大舅的女儿,是杏花村的,这个村可霸道了,而且我大嫂生了两个儿子,我二嫂只有一个女儿,我爹娘一直想靠我大哥养老,现在我大哥没了,爹娘也怪了我。”林柱子重重叹了口气,以前还是家里疼的么子,可现在却是瞬间大变了,成了家里的弃子了。

    “要是你家里还不理解你,还是恨你,找你麻烦,到时候你找村长做主。”

    夏枯草的话一落,林柱子道:“村长?村长跟地主家是连通一气的,我在你这里做事,他们怎么可能帮我。”

    “那你爹娘以后要是说你不孝,那你不是死定了?”夏枯草无语了。

    “要是我爹娘真想我死,我这条命也赔上。”林柱子道。

    一时间大家心情都沉重了,林晋道:“你也不必担忧,虽说族里的事一般都是村长和族长定的,甚至在族长在族里是最大的,要是谁被定了罪,族长都有权利处决。但是族长再大,也大不过县太爷,到时候有县太爷做主为你平冤,你也不会有事。”

    林家村不过是小族,也不似何府这样的大族,要是何府这样的大族内部自行处置什么事,一般县太爷不敢得罪都不会插手的,但林家村这样的小族倒不担心了。

    最主要的是现在他们这边和县太爷认识,只要县太爷不被林老爷那边收买,那就没问题。

    大家一听林晋的话,眼睛一亮,是啊,族长再大,能大的过县太爷吗。

    “没事了吧,那我去告诉我娘和铁牛娘,回村去见我哥和铁牛哥了。”二虎突然出声道。

    夏枯草笑了起来,“你还没说啊,赶紧去的,方婶子和铁牛大娘知道了一定很开心的。”

    二虎嘿嘿一笑,然后朝着厨房跑,一会又跑鱼跃书肆去通知铁牛娘。

    铁牛娘和二虎娘都激动了,和夏枯草说了声,就跟着二虎回村。夏贵和柳氏都很为他们高兴,可惜刘铁牛他爹走的早了,不然要是撑到现在还能见到刘铁牛回来。

    夏枯草心里也遗憾,要是知道刘铁牛的爹快不行了,她就用神水试试了,可惜那个时候忙着县里的生意,没怎么回村也就不知道。

    “对了,林二头的爹呢?”夏枯草突然反应了过来。

    林柱子一顿,惭愧道:“我给忘了。”

    “不怪你,你这一回家遇上这样的事情,哪还能想其它的。”夏枯草摇头。

    林晋道:“我去跟林二头说。”

    林晋一走,王虎就出来了,夏枯草道:“你家人呢?”

    王虎一顿道:“被抓壮丁之前,我奶奶死了,我现在也没家了。”

    “那你愿不愿意留下来做事?”夏枯草道,想着刘亦杰和大虎还有刘铁牛他们回来了,到时候他们也许会自己开铺子,二虎可能不在她这里做了,一旦二虎娘和刘铁牛离开,她这里就很缺人了。

    “愿意。”王虎倒是很高兴的。

    “那林柱子,你教教他怎么当店小二吧。”夏枯草道。

    林柱子点了点头,夏枯草把王虎交给了林柱子,这边林二头是火急火燎地朝着林家村赶。

    书肆有书墨在看着,林晋问夏枯草还要不要去花市,夏枯草点头:“那我们走吧。”

    路上林晋道:“我爷爷想给我备个书童。”

    夏枯草道,“我们两家亲近,这工人也都互用,如今刘铁牛和大虎、刘亦杰都平安回来,他们也许会和以前一样开铺子,到时候我们这边就很缺人了。”

    林晋道:“先看看刘铁牛和大虎、刘亦杰他们怎么想吧,方大娘和林二头到底是你的人,林柱子也是跟你签了契约的。刘铁牛回来了,他娘不一定还继续在这里做活,那到时候我们都得另请人。”

    夏枯草点了点头,她也是这么想的,现在主要看刘铁牛他们怎么想的。

    不过想到林晋要个书童,夏枯草道:“不若我把方大娘和林二头还有林柱子都归你吧,你书肆也要人看着,单一个书童是不够的,我这边再重新安排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