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6章 空间养花

    虽然时下民风相对以前开放了些,对女子的束缚不像以前那样诸多规矩和约束了,新婚前还是能见面的,只是出嫁的路上就得盖上红盖头了,在路上到进洞房前,女子的容貌除了丈夫,是不让别人看到的,不然不吉利。

    但现在高大小姐这么一出来还是有些莽撞了,有失了大家小姐的教养,开阳侯能不气吗,如果不弄出动静来,没被发现也无伤大雅。

    不然就是婢女出来认罪也就算了,可高大小姐这性子明显就不是缩在人后的人。

    开阳侯顿感教女无方,在女婿的面前失颜面,心里有些对女儿的行为恼怒。

    不过索性这会也都是自家人,女婿也不是外人,开阳侯也只能忍下来了。

    “贞儿被我和她母亲给宠惯了,没个样子,还忘贤婿别见怪。”开阳候对着何大少爷道。

    “不敢不敢。”何大少爷忙道,刚看了高大小姐一眼,对着高大小姐那有些骄纵高傲的脸,何大少爷心里哀嚎,也怪不得圣上和怡妃娘娘还有贤王都瞧不上了。

    看着何大少爷,高大小姐可没有半点女儿家的娇羞,而是打量着何大少爷。

    开阳侯已经不忍直视了,对着开阳侯夫人道:“时候也不早了,该出发了。”

    开阳侯夫人顿时一惊,“怎么这么快。”

    “你还想留女儿过夜不成?”开阳侯瞪眼,都不知道当初怎么就同意娶了这样一个夫人的。

    于是高大小姐被盖上了红盖头,这会喜婆一应等人也进都进来了,何大少爷和高大小姐拜别开阳侯和开阳侯夫人。

    开阳侯夫人看着女儿被背上了大红花轿哭的不能自己,她就这么个女儿啊,怎么就嫁到那么远。

    然后何大少爷就被开阳侯夫人嘱咐着,一定要努力读书考功名,一定要争气。

    想着何大少爷到时候考中状元进士这些,留在京里当官,她的女儿就能回京了。

    因着迎亲之前,何大少爷去过京城的何府了,所以这会何大少爷直接接亲回荆县。

    荆县这里,林晋和林老汉不去何府,就只能在家里待着,林薇都没有时间回来,小雨凉茶还有守定守时就天天朝着隔壁跑。

    林晋教孩子还是有一手的,不用像夏枯草这样又是摆威严,又是喝令着,小雨凉茶和守定守时都能愿意跟着林晋学习。

    夏枯草也不是非得这样摆威严,这样喝令,但她要笑着,小雨凉茶和守定守时就不怕了。

    而且夏贵和柳氏是很疼孩子的,所以夏枯草也只能担起长姐之职,摆威严了。

    听着隔壁朗朗书声起,夏枯草打着算盘噼里啪啦响,嘴角弯起一抹愉悦的弧度,只觉得现在的日子平静安稳,挺好的。

    突然只听到了敲锣打鼓的声音,林柱子跑了进来道:“夏枯草,何大少爷迎亲回来了。”

    夏枯草手上一顿,走了出去,只见街市两边都已经挤满了两排人,大家都在看热闹着。

    何大少爷骑在白马上,精神有些差,旁边的书墨提醒道:“少爷,要笑啊,要笑啊。”

    何大少爷顿时打起了精神,扯着僵硬的嘴角,要不是在大庭广众之下,他都想给书墨一个大白眼了。

    不期然,何大少爷经过了农家仙味,看到了门口而立的夏枯草,他冲着这里笑了笑,却发现夏枯草并没有看向他,而是朝他后面看着。

    何大少爷这一笑,顿时让围观的人惊呼着,直叹何大少爷真俊啊。

    而渐行渐远的何大少爷回头看着夏枯草的方向,看着农家仙味,不自觉地手捂着胸口,只觉得自己好像错失了什么了。

    京城贵女下嫁,十里红妆,好长的队伍,好多的嫁妆,甚至陪嫁随行的人也不少。

    大家议论纷纷,只有夏枯草看着那顶大红花轿而过,那风吹起的轿帘,只看到了微微飘荡的红盖头,却看不到新娘的面孔。

    夏枯草手紧了紧,上辈子那个刺死她的人,嫁到了荆县来了,她预感她们的缘份不止如此,觉得还会有缘再见面的。

    这边林晋一众也在门口看着,看到夏枯草目光一直看着喜轿,望着迎亲队伍渐渐远去,最后却目无焦距,久久不回神,不由走了过来上前道:“想什么?”

    夏枯草回神扯了扯嘴角,摇头,没说什么转身就进屋了。

    林晋珉唇,突然不喜欢夏枯草和他这样的生疏感和距离感,明明就在旁边,明明就认识多年了,一直交好,却有着陌生的感觉。

    林晋一直发现,夏枯草像个谜似的,了解不透。

    林晋跟着夏枯草进屋,身后一串小尾巴。

    夏枯草也没再待在帐台前,而是朝着后院走去,自从养了两盆迎客松卖给了何大少爷后。

    夏枯草脑里灵光一闪,就有了养花这一出了,想着自己去买一些名贵的花种来种,用神水养活,到时候摆在饭馆里观赏,若有人过来看了想买也可以卖,一举两得。

    所以这会夏枯草过来看她种的牡丹花,兰花,还有菊花,她全是买的种子,现在看看发芽了没有,这是夏枯草现在的一大爱好。

    “你们跟着我做什么?”夏枯草准备回头,却看到了林晋和几个弟弟妹妹顿时哭笑不得。

    “大姐,你在看什么?”凉茶从小雨的身后伸了个脑袋出来。

    夏枯草道:“在看种子发芽了没有。”

    林晋朝着土壤里,没看到一片嫩芽,便道:“你打算在这里种花,把这里弄成小花园?”

    “不错”夏枯草点了点头,朝着林晋道:“又可以观赏又可以卖,这个主意怎么样?”

    林晋挑眉,“怎么不买花苗?”

    “种子便宜一些。”夏枯草也只能这么说,她只想着有神水在,买了种子回来泡在神水里,应该发芽的更快。

    而且夏枯草并不只有在这里种,她在空间里也撒了种子,现在就盼着种子赶快发芽了。

    林晋看了夏枯草,只觉得夏枯草想法多,又能干,而且一门心思挣钱营生。

    想到他自己,好像除了读书,就没什么会的了,当下林晋想到了自己正空着的铺子。

    两层楼,若空置着,也确实太浪费了。

    所以他也得好好想想,怎么把书肆给开起来,夏枯草这样的努力和能干,他怎么也不能落后太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