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5章 恢复名誉

    林老汉一顿,然后深深叹了口气,站了起来道:“睡吧,明天我去一趟官府。”说着林老汉就进屋了。

    大家这么一听,看着林老汉离去,也没太明白,不过也不多问了,所以也都各自去睡。

    林柱子悄悄地走近夏枯草,低声道:“林水生被抓壮丁,我还没说呢。”

    夏枯草一顿,她也没有跟林二头说,但现在大晚上了,说了也没用。

    夏枯草道:“你明天再偷偷回一趟林家村,再回来说,现在大晚上的,就当做不知道。”

    林柱子点了点头,夏枯草道:“去睡吧。”

    屋里的林老汉并没有睡了,而是把手伸到了枕头底下,那里有一块布包着的东西。

    烛火里,林老汉拿了出来,缓缓地打开。

    这是杨育林给他的,一封是给县太爷的信,一封是给林老汉弄的身份证明。

    林锦源,进士出身,育林书院讲师,上面有杨育林的亲笔签名。

    本来林老汉就想这么一辈子过下去了,收了林晋为弟子,也只想着看着林晋出息。虽然林老汉被林老爷给算计了,但骨子里还是把自己当成林家的人,林家的子孙的。

    现在林家这么对林晋兄妹,林老汉也不能再这么躲在暗处了,他也想从暗处走出来了。

    在林老汉看来,林晋兄妹是一对好孩子,可是林老爷却瞧不上,既然如此,这对孙辈,他要了。

    于是第二天一早,夏枯草他们照例收鱼收菜,是何大少爷派田管家带人过来收的。

    不过夏枯草和林老汉也要进城一趟,所以和田管家一起走,林老汉说要去找县太爷,说了自己是育林书院的先生。

    田管家很是诧异,没有想到林老汉有这么一层身份,顿时大为的失敬。

    林老汉也是故意这么一说的,田管家一想到他们老太爷就想送大爷去育林书院,不过因为上面赐婚,所以给搁下来了,不由心里一动。

    到了县城,夏枯草和林老汉,就与田管家他们分开了。

    这是夏枯草第一次去县太爷家里,因着林老汉的身份证明,他们很顺利的进了县太爷家的院子。

    夏枯草还以为县太爷家住的院子一定很大,就算比不上何府,怎么也差不到哪去。哪成想着,县太爷的院子和林家的差不多,甚至这一眼看去,还不如林家的宽。

    县太爷姓周,是一个中年的男人,看起来很普通,但身边也隐隐带着官威。

    “恩师故友光临寒舍,本官失礼了。”县太爷迎了出来。

    林老汉微微一笑,朝着县太爷微微失礼,“林某见过县太爷。”

    “不敢当,先生请起。”周县令扶起林老汉,他虽是县令,可林老汉是进士出身,又是恩师故友,周县令只要给杨育林面子,就不会受林老汉的礼。

    很快林老汉就跟周县令说着他的事,希望周县令能把他之前的档案给还原,毕竟当初林老汉被贪官通辑成为逃犯的时候,原资料档案都被销的得,只要不恢复名誉,林老汉就还是个罪犯。

    不过这事情也好说,毕竟这是先帝在位时的贪官,而且新帝上位时,就已经肃清了。

    林老汉现在就是来诉清冤情,几十年的冤情,希望沉冤得雪,恢复名誉。

    县太爷正好曾是杨育林的教过的学生,所以林老汉大病一场非要回来时,杨育林就打算帮林老汉一把。

    但前提,林老汉得过来,如若不是林晋林薇兄妹被林家不待见,这一回去被罚跪这么久,林老汉也不会过来。

    夏枯草在一旁也听明白了,林老汉是想先一步恢复名誉,再光明正大的去跟林老爷谈判。

    这举手之劳的事,周县令自然非常愿意帮忙的,虽说杨育林不在官场上,看似对他没有多大的帮助,但是他的恩师,做官的学生不少,更不说没做官那些了,这人脉就很广,杨育林的拜托,周县令自然非常愿意接下,这也不是什么为难之事。

    正准备要离开,周县令又听着小厮禀报何府的田管家上门了,当下让人请进来。

    不一会田管家进来,先施了礼,然后才道:“我们老太爷听闻了林先生在县太爷府上做客,想请林先生过府一叙。”

    “哈哈”周县令一笑,“那好,我也不多留林先生了,一会办好了事,就给林先生送去。”

    本来周县令还想拖一拖的,倒不是不办,只是让林老汉等一等,也不能太轻易办到了。

    哪里想着连何府的老太爷都找林老汉了,所以周县令就更上心了。

    这不,夏枯草和林老汉出了何府,就又被请到了县太爷府上。

    周县令不仅好吃好喝的留他们用餐,打听到何府的老太爷想让林老汉教何大少爷读书,更是热情了。

    这饭一吃完,周县令就把林老汉的新档案给林老汉过目了,还备了一份给林老汉。

    夏枯草终于见识到了什么叫有人的好处,这简直是大大的方便啊,要不是有杨育林这层关系,他们说不定连县太爷都见不到呢。

    “林爷爷,没想到这么顺利。”夏枯草和林爷赶着骡车回去,虽然耗的时间长一些,但相对来说,这事办的已经非常快速了。

    林老汉笑道:“今天要是没有何府老太爷这么一出,哪能这么顺利,这周县令是杨育林的学生,但杨育林的学生何奇多,想要让杨育林记着这份人情,他这事情办的不会太快,也不会太慢的。不过何老太爷让我教何大少爷读书,这是我没有想到的,这也算是好事。”

    说到这里,林老汉就叹了口气,“人啊,怎么也离不开人情啊。”

    “林爷爷,那我们现在去哪里?”夏枯草道。

    林老汉直接道:“去林家吧,也是多年没见我那个大哥了。”

    “好”夏枯草当即赶着骡车朝着林家村而去。

    这会林家里,林晋和林薇兄妹在祖宗牌位待了一个晚上,这一早被人发现,都双双染了风寒发热了。

    林老爷听了许管家的禀报,当即让人请郎中,昨天只想着把水柔肚子里的孩子给弄没了,却把林晋兄妹的事情给忘了。

    可以说,不止是林老爷,林家大家都忘了。